心理師艾彼│從「你是我世界中心」走向分屍殺人 3理由一定要避開「愛無能者」

艾彼/心理師

本名王昱勻,現任夏凱納生活診所心理師。艾彼,筆名。取得國立台灣師範大學教育心理與..

5/28醒來就看見板橋分屍案新聞,5/29又發生一起17主播情殺事件。更別提記憶中,上週才剛發生一起殺妻分屍案

昨天新聞發生當下,艾彼心理師不斷在思考,什麼因素會讓人對曾經愛的人痛下毒手?情殺案的兇嫌,在什麼樣的因素下想要殺害一個人呢?

▲▼殺害台大女友後分屍,男金在板橋被人發現上吊。(圖/翻攝自爆料公社)
▲殺害台大女友後分屍,男在板橋被人發現上吊。(圖/翻攝自爆料公社)

將愛人當作是自己的全世界,無法承受任何形式的分離!

有一種人,在戀愛時完全以對方為重心,沒有自己的興趣、交友圈,有時甚至連工作都沒有,和家人關係也很疏離。為什麼要特別強調缺乏興趣、朋友或工作、家人?因為這種人多半認為世界上沒有其他值得他投入的事情,或可能缺乏適當技巧無法有良好社會、人際適應。

這類人,進入感情後很容易就把愛人當作自己的全世界,願意投注所有的時間精神在愛人身上。戀愛初期,多半是甜蜜的,所以被愛的人很容易沉醉在浪漫的感覺中,覺得對方沒有我就不能好好的生活了,戀愛期間也會願意為對方放下自己的所有與對方綁在一起。

熱戀期,覺得互為戀人的氧氣很正常。但等到熱戀期一過,恐怖情人卻無法接受愛人將生活重心轉移。

自我認同靠戀人支撐,以至於失去連結,等於失去自我!

這是恐怖情人不接受愛人重心轉移的原因,他既然把愛人當成全世界,自然也把自我認同架在對方的身上。意思是,在感情中他無法持續感覺到自己是被愛的,需要愛人一直陪在她身邊不斷告訴他「你好棒」、「我好愛你」才能夠維持他的自我價值感。也可能,需要透過交往對象的外表、學歷、身份地位來證明自己是好的、有被愛的資格。

恐怖情人的自我認同建構在戀人身上,當戀人想要恢復自己的生活,就意味著拉遠距離,意味著自己不能夠感受到愛。即使只有一點點,在他們心裡都意味著即將失去對方。

▲▼情侶,情人,戀愛,熱戀,男女,兩性,幸福,戀情。(圖/取自pakutaso)
▲示意圖/Pakutaso

如果只有前兩點,也許還不足以讓一個人去傷害其他人。

最後一點才是關鍵,恐怖情人認為「自己」的重要性在對方之上。

當一個人認為自己的需要、感受應該第一時間被對方滿足時,就會把權力關係無限放大。並且,認為自己有資格掌控另外一方的所有事,認為對方為自己犧牲是應該的,並且他會堅持如果易地而處,自己也會這麼做。但事實上,讓步的永遠只有對方。

當一個人不願意看到其他人的需求、感受,並且強調自己擁有權力掌控另外一方時,口中再怎麼說「我愛你」都掩蓋不了他只愛自己的事實。

個人認為,報導實在不能再說「愛你愛到殺死你」,應該說這是個「愛無能」又拚命要去愛的憾事了。

*延伸閱讀:心理師艾彼│他很聰明為何還被詐騙?登門檻效應讓人沒有退路

看更多>>【艾彼的心理師雜談】

【喜歡艾彼的文章嗎?歡迎來訂閱!】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經過門就忘記上秒打算做什麼... 不是失智而是「換位效應」造成

讀者迴響

心情排行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