計畫通!運將載屁孩上夜店 等幹架再報警:這樣我就賺兩單

Mr.錯別字/

主管幫我取了這個名字,感謝,以後再也不用因為修錯別字,感到頭痛…

點評:心機好重

※本篇【小檸檬】專欄文章作者為代筆,內容為受訪者經歷,涉及個人觀感,請斟酌閱讀。
※內文皆使用化名。
※職業:計程車司機

老楊是一位60多歲的老司機,開計程車超過10年的歲月,習慣開夜車的他說比較自由。雖然現在小孩都長大也會給生活費,但他還是笑著說:「我這個人閒不下來,沒事幹太痛苦了,出來跑跑比較有趣。像這邊啊,你右邊這間夜店,我之前就載過3個年輕人來這,哈哈哈……好玩,好玩。」

差不多7年前的某天晚上,老楊在新北市三重繞,看到了3個年約20出頭的屁孩,穿著很鬆很垮的褲子(那時候流行垮褲),五顏六色的頭髮搭配耳洞和刺青,其中1人還背著一個水桶包,意氣風發的招手上車。

一上車,說完要去台北市某夜店後,3個人就興奮的聊起天來,但他們不是要去夜店把妹,而是要去夜店幹架。說起幹架,3個人開心得像是小學生去動物園戶外教學。

其中一個金毛說:「一下聽我的,除了我兄弟之外的,通通給我用力貓下去。」

副駕駛座戴帽子的說:「那根金色球棒我的,別跟我搶,幹!就在等今天啦。」

後面一個很瘦的說:「這次去大家罩子亮一點,一定3個人去3個人回來。操!動我兄弟就是動我,老子一定打爆他們。」

瘦子說完,準備點起一根菸。老楊冷冷的說:「車上不能抽菸!」瘦子馬上把菸拿下來,「拍謝拍謝拍謝!」

3個人繼續大放厥詞,直到下了台北橋快到目的地時,車上安靜得掉根頭髮都聽得到,唯獨帽子男兩手不停搓包包的背帶,發出沙沙沙情緒焦慮的聲音。

「到了!」老楊拉起手煞車,帽子男付了錢,3人笨拙的下車。

▲▼載屁孩上夜店打群架「再偷叫警察」 小黃運匠爽賺兩單(圖/小檸檬供稿專用)
▲夜店示意圖/當事人提供

當時是夜店準備結束的凌晨3點,門口一群喝到茫的型男辣妹東倒西歪,兩攤烤香腸的攤販傳來擲骰子的聲音。老楊就靠著車,等著3個人接下來的猴戲。沒多久,另一群屁孩從夜店門口出來,雙方人馬列隊站成兩坨,吵沒幾句、互推了幾下,其中一人一拳貓在金毛臉上,金毛大罵一聲「幹」,成了開戰的號角。

金毛先倒在地上,一動也不動,帽子男則是太緊張,水桶包的拉鍊一直拉不開。很快的,對方兩個人就衝過來,一個把包包扯走,另一個人一拳一拳像鐘擺一樣,狂打帽子男的肚子。這時金毛好不容易站起來,摀著臉慢慢走去旁邊的階梯坐下,繼續頭低低縮在那邊休息。

聽到這,我忍不住插了嘴,「啊還有一個瘦子呢?要在車上抽菸被你嗆的那個。」

「他躲在香腸攤那邊,嚇得滿臉蒼白。」

5分鐘後遠方傳來刺耳的鳴笛聲,有人大喊「警察來啦!」,一群人鳥獸散。剛剛那些屁孩也馬上衝到老楊的車上,大喊:「快開快開快開!」

老楊故意問:「開去那?」

「那裡都好,快開快開快開!」

老楊又故意問:「那開回三重好不好?」

「隨便啦!快開啦!」

回程的路上,屁孩們一句話都不敢放。到了三重,帽子男突然問:「啊……啊金毛咧?」

「幹!還在那邊!」當初說3個人一起去一起回的瘦子,頓時恍然大悟。

他們開始狂打電話,但金毛一直沒接。老楊告訴他們,金毛十之八九被警方抓了,現在這個時間應該在分局裡面銬著,不用緊張,問一問程序跑一跑就可以出來。故事說到這,老楊得意的點了一根菸。

偷偷跟你說,警察是我叫的,我就在等他們上車再賺一筆回程錢,哈哈哈……好玩,好玩。」

>>>Mr.錯別字看更多<<<

>>>【小檸檬】職人專欄看更多<<<


鍵盤小檸檬 長期徵集來自各個特殊職業領域的駐站作家!你是特別領域的達人嗎?你有別人沒有過的職業經歷二三事嗎?不論是有趣的、新奇的、爆笑的、感人的、恐怖的,歡迎和我們分享你的職業小故事!歡迎來信r4517@ettoday.net
鍵盤小檸檬臉書社團 歡迎自由投稿,還有機會登上網站讓更多人看到你的故事喔!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雨天打滑很多都自撞變肉醬 往生室人員告誡:千萬別剎車

讀者迴響

心情排行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