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出軌公婆叫她忍…苦妻30年婚姻像坐牢:唯一記憶是服侍全家人

鍵盤小檸檬/好文製造機

駐站作家募集中!不論是有趣、感人、恐怖的,歡迎和我們分享你的職業二三事!

感謝【鍵盤小檸檬】社團成員投稿!本文為投稿網友經歷,涉及個人觀感,請斟酌閱讀。
※職業:我是送行者

>>>續上篇<<<

法會完畢結束已經晚上11點多,我突然想起我還未吃晚餐,找了家水餃店來填飽肚子。水餃店的對面是一家知名咖啡廳,我瞄到吳姐就在咖啡廳裡。

人生中總會遇到一些氣質與眾不同的人,這些人明明跟我們做一樣的動作,但就是跟我們不一樣,吳姐就屬於這類「與眾不同的人。」在我眼裡,她在咖啡廳喝咖啡的畫面,就像音樂MTV拍攝的感覺,鏡頭對焦對準了她,旁人的一切動作、事物,彷彿都是配角。

▲▼女性,正妹,憂鬱,傷心,失戀,難過(圖/記者莊祐晴攝)
▲示意圖/Pakutaso,下同

我用餐完畢結完帳正要離開,電話響起,螢幕上顯示吳姐的名字。

「小張,我是吳姐,我在對面咖啡廳裡。最近你辛苦了,我請你喝咖啡。」她講話快速、簡結有力,我還來不及回話,她就把電話掛掉了,我連拒絕都沒法拒絕。

咖啡廳裡的服務生親切的把我點的咖啡放在我面前,也許是我在治喪期間都以她的意見為主,所以她對我的態度比一般人來得熱絡。我們聊了起來,聊天過程中,我透露了對她的敬佩與好奇:「在治喪期間,一個女人家能堅持自己的意見,一手打理丈夫的後事,吳姐,妳不簡單啊。」

她笑了笑,「我這是被訓練出來的。」

她娓娓道出她的故事:「我夫家是三重地區的望族,擁有許多黃金店面及房產,由於我丈夫是獨子,一切理所當然都由他打理。我丈夫從小到大從未出去工作,每月光靠收租,生活就可以很優渥、舒服。

這些的黃金店面大部分都租給八大行業,像是賭博電玩、酒店。當然,白紙一旦進了染缸,哪有不被染色的道理?漸漸的,我丈夫被有心人吹捧,開始自認經商奇才,能縱橫商場、一本萬利。他最喜歡自稱大仔或董仔,身邊的朋友更是無所不用其極的挖錢,不斷鼓吹我丈夫投資做生意。還好先生心無大志,超過一千萬的投資他都沒膽投資。」

這是多諷刺的一句話,每位妻子都希望先生是人中之龍、心懷大志、成為人中人,唯獨她慶幸自己的先生心無大志。

「就是因為心無大志,至少還能留些東西到兒女手上。」她搖搖頭苦笑著。我從苦笑中能看出她的苦澀。

她家中有六個兄弟姊妹,她是最小的一個,也是唯一能讀書的一個,從小就最得寵。她並沒有讓父母失望,以狀元之姿讀到了北一女,在那個年代是何等榮幸之事,她成了三重區有名的才女。

許多男生一大清早就會躲在她家附近等她出門上學,為的就是要一睹才女的容顏,這是上午場。而下午場是在她放學後,許多男生會獻上情書、禮物。每天都有不同的邀約,來自不同的男生。但,在那個女人就是要足不出戶、道德倫理崇高的年代,她從沒答應任何人的邀約。她不僅在念書上展現才華,藝術上更是才華洋溢,尤其是服裝設計。

但沒有哪個人的人生是順遂的,命運沒放過任何人,當然也沒放過她。在她要升大學的那年,她正考慮往藝術方面發展,家中卻因經商失敗而家道中落,而她,成為家中經濟解套的關鍵。現在的夫家看上了她,給的聘金及開出來的條件,足以替她的爸媽解決一切。

雖然解套的關鍵在她身上,但父母並沒有逼她,八點檔灑狗血的劇情並沒有出現在她身上。

她看著自己的父母為了債務放下身段,到市場賣衣,為了生活費用跟親戚鞠躬哈腰,父母卻要她專心溫書應付大學聯考。她看著家中父母兄弟姊妹都為了生活努力,她想要幫忙,卻無能為力。看著父母一天天越來越多的白髮、看著兄長早出晚歸替人搬貨、看著姐姐日班夜班輪著到成衣廠車衣,她不忍、更不捨,看著所有人為了維持一個家在努力,她恨自己無能為力,她恨自己什麼都不會,只會埋首在書本裡。

所以,她下了一個足以讓她的家庭解套的決定,也讓自己成為籠中鳥的決定,點頭嫁人,問題也就解決了,而她也開始過著籠中鳥的生活。

剛開始,她非常不習慣夫家的生活。她家世清白,白紙一張,曾幾何時家中會有那麼多龍蛇混雜之人?以前在家,她的母親每天都為家裡料理三餐,婚後不是上館子就是叫外賣,早餐當中餐吃,晚餐連帶消夜一起吃。

她的公婆愛子如命,任由她丈夫時常上演指鹿為馬的橋段。更何況,公婆認為他不是娶她過門,而是買她過門。雖然家中有傭人,她不必為家務費心,但她的地位比在家伺候公婆數十年的傭人更低。她更不敢怠慢,白天要伺候公婆陪笑臉,晚上要忍受丈夫在外經商失敗的牢騷。

丈夫時常喝酒到半夜才回來,大呼小叫是家常便飯,她還得忍受丈夫身上別人的香水味。她不只一次聽聞丈夫金屋藏嬌的香豔故事,甚至是狡兔有三窟的情事。

▲▼男女,兩性,外遇,出軌,偷拍,偷情(圖/免費圖庫Pakutaso)

她曾跟公婆抱怨,但公婆要她體諒,反而勸她要讓丈夫無後顧之憂,他才能好好打拚事業。丈夫知道後更肆無忌憚、變本加厲,把家當成了旅館,回家不是連路都走不好,就是倒頭就睡。

每過一陣子,家中就要變賣房產替她丈夫擦屁股,然後她丈夫會低調一陣子,等風頭過後,丈夫的好朋友們又會帶新的企劃案出現,一次次的重複著。她成為照顧老小的傭人、為丈夫收拾殘局的工具、出面應付家族成員的人頭,這些事耗掉了她大半的青春。

吳姐說:「我嫁過去,剛開始是照顧他,中期照顧中風的公婆,晚期照顧孩子,這是我對這個家唯一的記憶。」

吳姐的丈夫告別式當天,她戴著墨鏡,會場中來公祭的人絡繹不絕,一些人走到她身旁向她致意,她總是面無表情的回應。

告別式的隔天,她跟我約在她家裡結清喪葬費用。偌大的房屋只剩她一人,鳥籠再大,對鳥來說,也是關在鳥籠裡吧。

一個月後我手機收到一則來自吳姐的簡訊,簡訊裡附一張巴黎日落的相片,日落很美,天空顯得毫無邊際,很自由。如今小孩都大了,禁錮她的制約也消失了,她自由了,鳥兒從禁錮的籠子飛向天際。

>>>網友職場甘苦談看更多<<<

>>>【小檸檬】職人專欄看更多<<<


鍵盤小檸檬 長期徵集來自各個特殊職業領域的駐站作家!你是特別領域的達人嗎?你有別人沒有過的職業經歷二三事嗎?不論是有趣的、新奇的、爆笑的、感人的、恐怖的,歡迎和我們分享你的職業小故事!歡迎來信r4517@ettoday.net
鍵盤小檸檬臉書社團 歡迎自由投稿,還有機會登上網站讓更多人看到你的故事喔!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鸚鵡「大法師跑法」衝向媽 被爸嚇一跳炸毛氣噗噗碎唸

讀者迴響

心情排行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