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過世阿嬤挺她…不顧全家冷眼 跨性別女穿長孫孝服送行

鍵盤小檸檬/好文製造機

駐站作家募集中!不論是有趣、感人、恐怖的,歡迎和我們分享你的職業二三事!

點評:最支持她的人走了……

感謝【鍵盤小檸檬】社團成員投稿!本文為投稿網友經歷,涉及個人觀感,請斟酌閱讀。
※職業:我是送行者

內科加護病房外,氣氛一片凝重。高阿嬤因多重器官衰竭撒手人寰。雖然家屬們早已做好心理準備,但這種事如何準備?當醫生宣布消息時,心痛、不捨、悲傷的情緒接踵而來。

▲醫院,門診,掛號,領藥,輪椅,排隊領藥,老年,生病,病房,走廊(圖/記者姜國輝攝)
▲示意圖(圖/記者姜國輝攝)

我跟高大哥是近年來才認識的,雖然認識不是很多年,但大家有同樣的過去,相知相惜。在加護病房外,除了高大哥外,我發現,其他家屬看我的眼神並不是很友善,我不懂為什麼。但在這關鍵時刻,我並不去想太多,眼前做好自己的事才是最重要的。

雖然醫生已宣布死亡,但家屬依照民間禮俗,先將阿嬤載回家中樓下。由媳婦用家中的杯子盛滿水,象徵性的將水沾在阿嬤的唇上,代表阿嬤有回家喝茶休息,希望阿嬤不要再掛念家中,好好跟佛祖修行。

在殯儀館的頌經室內,師父正在替阿嬤誦經、豎立牌位。我替家屬一一的別上孝誌,別上孝誌後,代表阿嬤的治喪流程正式開始了。

跟家屬解說治喪流程及合約的包單內容時,其他家屬紛紛表明,一切流程由「長孫」做主。在跟長孫講解的過程,長孫完全沒表達任何意見,只是發出「嗯、嗯」之類的語助詞帶過。

我發現,長孫的頭髮是盤起來的,指甲比一般男生長,動作也偏於女性化。但對我來說,我的工作是服務往生菩薩、服務家屬,不管家屬是何種型態都不重要。

一般而言,治喪流程剛開始的前幾天是我們最忙的時候,要排定做七、告別式的大小及流程、排版訃聞、解決家屬對禮俗的疑問。有些問題在電話中講不清楚,就必須親自面對喪家當面解釋。有時必須搭配圖片、照片,家中成員的不同,往生菩薩的性別或身分、信仰的不同,都有不同的治喪過程,我們用我們的專業,來解除家屬的疑惑或擔憂。

這段時間我每天都往喪家跑,甚至一天跑兩、三次,只要一通電話,我隨傳隨到。也許是這種服務精神及熱忱,家屬都看在眼裡,感動了他們,慢慢的,家屬對我的態度也比較友善。

長孫很孝順,阿嬤每天早晚二餐的拜飯,都是長孫自己準備的,而且細心程度令人佩服。在我得到家屬的認可後,長孫在替阿嬤拜完飯後開始會跟我聊天,有天他娓娓的說出他的故事。

「阿嬤生了兩個兒子,兩個兒子也都是生男生,男生畢竟比較不會撒嬌,也不太貼心,所以阿嬤心中一直渴望有個女兒或孫女,能陪她聊聊天、能照顧她。

我很早就發現我跟一般男生不同,一般男生有興趣的,我都沒興趣。我從小是阿嬤帶大的,阿嬤也知道,我跟一般男生有所不同。細膩的靈魂,卻裝錯了身體。生長在那麼陽剛的家庭中,我過得很辛苦,只有阿嬤認同我,支持我。

▲▼2017同志大遊行。(圖/記者林世文攝)
▲示意圖(圖/記者林世文攝)

既然在這個家過得那麼辛苦,我也想離開這個家,展翅高飛,不再去在乎其他人的眼光。但阿嬤臥病在床,我不照顧她,誰照顧她?」

阿嬤告別式當天,「她」穿上了長孫專有的孝服。但,在孝服底下的靈魂,是「她」而不是「他」。

在阿嬤的告別式結束了一個禮拜後,她打電話約我碰面,說是有東西要給我。我依約與她碰面,她拿了個信封袋給我。「這是我劇團表演的票,如果你有空,來看看我的演出,也謝謝你在這段治喪期間的付出。」

她幫我安排在第一排的位置,當布幕一拉開,雖然每位演出者都化著妝,但我一眼就認出她來。

她的演出身段很美,很柔。在我的眼裡,她就像隻破繭的蝴蝶,很美的蝴蝶,展翅高飛。 

>>>網友職場甘苦談看更多<<<

>>>【小檸檬】職人專欄看更多<<<


鍵盤小檸檬 長期徵集來自各個特殊職業領域的駐站作家!你是特別領域的達人嗎?你有別人沒有過的職業經歷二三事嗎?不論是有趣的、新奇的、爆笑的、感人的、恐怖的,歡迎和我們分享你的職業小故事!歡迎來信r4517@ettoday.net
鍵盤小檸檬臉書社團 歡迎自由投稿,還有機會登上網站讓更多人看到你的故事喔!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天天遭性侵」高層都知! 女神卡卡哭了:沒有人願意幫我

讀者迴響

心情排行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