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火災現場留下焦黑密室,一場不單純的秘密招魂

祭壇擺好了,儀式準備開始...

►►►室友八字有點輕-長輩們的初次任務(上)

室友八字有點輕-長輩們的初次任務(中)
文/瀝青

「到底是什麼事?我們走這麼一大段路,到底要去哪?」

一到放學時間,張楓依約與他在校門口會合,對方沒多說什麼便拉著他走,轉眼間他們繞過好幾個巷口,又走過幾條小路,眼看離學校越來越遠,他卻猜不到那傢伙想做什麼。

「你還記得幾年前,學校附近有棟大廈火災,死傷慘重的事件吧?」
「記得,一樓的小吃店用瓦斯不慎發生的慘劇,所以呢?」
「那樁案子有問題,不是單純的意外。」程世藤壓低聲音語氣神祕地說道。
「你什麼時候也兼差當起偵探了?」張楓皺起眉,心頭頓時起了不好的預感。
「你說什麼傻話呢?我可沒這麼閒。」
「不然呢?氣爆案有問題,就交給警方去查就好,關你什麼事?」
「就是警方處理不了,才關我的事。」程世藤插腰大笑說道。
「你收了多少錢?」張楓冷眼看著,瞧他爽成這樣,酬勞肯定不低。
「還好,比我半年的零用錢還多一些,老頭扣我零用,當然得想辦法賺。」
「……你真的是……你缺多少?我借你就是了。」張楓從書包裡掏出錢包,正要抽出幾張鈔票卻被程世藤伸手阻擋。
「我可是有志氣的男人,還有──你這個傢伙真的想氣死人,張少爺,把你的錢收回去!」
程世藤將他的錢包用力塞回去,卻順勢抓了幾枚銅板起來。
「用這些來買飲料喝就夠了。」
「你臉皮真厚啊。」張楓冷著臉瞪他,一番話說得如此好聽,還是會趁機揩油。
「哎──到了。」
就在兩人一路瞎聊,不知不覺已來到委託的指定地點,一個位於略嫌偏遠的老舊大廈,一共有八層樓,一樓以上還有亮光,顯示出還有住戶。
至於那問題最大的一樓──
「這一看就知道問題很大。」張楓看著一樓的情況,擰起眉萌生掉頭就走的念頭。
「你怕了?」程世藤攀住他的肩膀笑問,這眼底藏著滿滿的挑釁。
「誰說我怕了?」張楓最不願被這人看扁,他挺起胸膛非常不悅的反擊。
「那就走啊!」
程世藤扣住他的手腕往前走,此時張楓才發覺自己落了陷阱,但是早已無法拒絕。

「你到底接了什麼委託?」張楓很無奈,既然回不了頭總該知道工作內容吧?免得被不明不白的賣掉。
「這裡的死者不願離開,因為有冤。」
「所以這就是司法的問題,不需要我們吧?」張楓跟著他進屋,經歷過氣爆的店面,周圍的牆壁都呈現焦黑,更瀰漫著一股奇怪的燒焦味。
「就是沒證據無法翻案,沒人知道這裡的正確死亡人數,結果──這裡就被荒廢了。」
此時,他帶著張楓站在店面中央,腳下的地板相當髒亂,他們從外而進的足跡相當明顯。
「不知道正確人數?」張楓挑眉疑惑,這說法可就玄奇了。
「這不是一間單純的小吃店,後面曾經是賭場,只是有人掩護一直沒被查獲,直到一把火燒了那裡,才發現後頭別有洞天。」
「所以……火災的時候,後面還有一堆人在賭錢?」張楓一面聽他說明,一面走往屋子的深處,越過那扇早已沒了掩護的後門,眼前是個可以容納約十人的空間,牆面仍然是被火燻過的焦黑,讓他感到奇怪的是,這些焦黑的痕跡彷彿人們痛苦掙扎的姿態。
「對,小吃店突然失火從外延燒,等到這房間內的人察覺,出路已經被堵死,所有人根本來不及逃,十二個人通通被困在裡頭活活悶燒而死。」
「原來,這裡怪悶一把的,盡是濃厚的怨氣。」張楓聳聳肩,雖然他看不見但是感覺得到此處不尋常。

「事實上,傷亡的總人數是十三人。」
「什麼意思?」張楓皺起眉,瞪著程世藤說:「你把話一次講完行嗎?又不是說書的。」
「最後一具屍體,屍骨不完整,查不出這人的身份,當時查遍了可能的失蹤人,全都不符合,最後這具屍體只能用無名氏的名義下葬。」
「所以──你是要來處理那個無名氏的魂?」張楓很快地聽出他這番話的意思。
「正確來說,是王先生的魂,我已經收了家屬的錢要來幫他招魂回家,很簡單的。」
「……我才不信,一定有別的原因,不說清楚我不幫。」張楓仍然冷眼看著他,倘若很簡單何必找他這個未成年、還沒通過測驗資格的小孩辦事?
「張爺爺一定很討厭你心思敏銳的特性。」程世藤望著他感慨萬千地說道。
「我爺爺愛死我這個特質,好來防堵你帶壞我。」
「哪是帶壞,我是在增加你的經驗值。」程世藤雙手環胸嚴肅地糾正,卻換來搭檔冷眼看著,兩人就這麼你看我、我看你長達三分鐘之久。
「王先生生前是個德高望重的學者,但是他嗜賭喜歡在這種小賭場出沒,那次他恰好在現場,來不及逃出,家屬都不敢相信他會出沒在這種場合,直到近幾年各種證據才讓他們不得不相信,卻也希望我們可以低調招魂,畢竟這種事萬一在學術界傳開,他們家也掛不上面子,不過這些我都不管,他們開的價碼很美味,不收可惜啊!」
「你這傢伙真的是──見錢眼開。」
「要是老頭不扣我零用錢,我怎麼會想接這個委託?」
「少貧嘴,明明是你不對,惹程老爺生氣,怪不了誰。」
「行了行了,你們同一陣線的,總之,十一點在這裡開壇,把那位傳說中的第十三個魂魄叫出來,替他開道送他回地府報到即可。」
程世藤邊說邊在中央比劃範圍,開壇招魂的位置不需太大,但是時辰卻非常重要。
「只有這樣?」不要怪他多疑,他太清楚這傢伙總不經意把事情搞大的能力。
「只有這樣,難道說你對自己招魂的能力沒把握?」
「我的能力豈能讓你質疑?你未免也太小看我了。」

張楓徹底展現激不得的性子,被程世藤這麼一戳,剛才的疑慮全拋在腦後,還猛說儀式的主導權要在他手上,事後張楓只有後悔二字的感想。

……to be continued
開好祭壇,等待冤魂現身…張楓與程世藤能夠順利招魂嗎?


●以上文章為瀝青原創文,看瀝青最新創作《室友八字有點輕(上)、(下)》,由尖端出版社出版。

●番外篇內容由二維秀獨家授權鍵盤大檸檬使用,請勿隨意轉載,以免侵權。想要了解更多請上二維秀官網

瀝青二維秀作者專頁:http://goo.gl/WdbtTX

關鍵字: 火災密室招魂室友八字有點輕瀝青二維秀尖端

分享給朋友: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最新留言

推薦閱讀

【原創】抓鬼前輩的年輕往事,那次任務豈止大過一支…

【原創】抓鬼前輩的年輕往事,那次任務豈止大過一支…

週末,恰好碰到入秋的時節,張楓心血來潮約了許午安與程彰去餐館吃了一頓溫補大餐。這個大前輩出手請吃飯,自然是相當高級的地方,隱密的包廂、難得一見的食材料理,讓近乎貧民生活的許午安看得眼花繚亂,相較之下,家境優渥的程彰便覺得沒什麼了不起

出社會後悄悄遺忘了甚麼?直到一個夢,讓他回想起來…

出社會後悄悄遺忘了甚麼?直到一個夢,讓他回想起來…

他不太記得大學畢業典禮時拍攝的照片,為何有幾張帶著悶悶不樂的臉。 為什麼呢?可以修滿學分順利畢業、當天父母還特地請假北上參加畢業典禮,怎麼看都是值得慶祝,可是他的心頭卻像是失落了一大塊拼圖,他找不到原因

繞境被神轎拖著走,神明帶路發現橋下暗藏陰廟

繞境被神轎拖著走,神明帶路發現橋下暗藏陰廟

暑假時,白秋恆跟著陶東年回去鄉下阿嬤家小住了幾天。陶東年每回暑假必回去一趟,為的就是要參加一年一次的神明繞境活動,這次他還報名了幫忙抬轎的志工,打算幫鄉下老家出一份力。繞境活動當天,天還沒亮所有人便在起點待命準備,陶東年也不例外,順帶拉著一副昏昏欲睡的白秋恆

隱約傳來的狗叫聲,循線想起遺忘多年的往事

隱約傳來的狗叫聲,循線想起遺忘多年的往事

「小白,你有聽見狗叫聲嗎?」正在埋頭吃晚餐的陶東年,隱略聽見遠處傳來狗吠聲,宛若隔著好幾層牆壁的音量,不仔細聽不易察覺。「沒有。」剛咬下一口炸雞塊的白秋恆抬頭,滿腹困惑。「耶?你沒聽見?」「沒。」白秋恆不怎麼在意,繼續吃著他的晚餐

停電的時候能說鬼故事嗎?那要看你的膽子有多大…

停電的時候能說鬼故事嗎?那要看你的膽子有多大…

「我先來講,這件事要從很久以前說起。」「你能講重點嗎?」「靠!我想先鋪陳行嗎?」在黑暗中的少年,抓著手電筒晃啊晃,面對同伴的催促有那麼一絲不悅。「不需要吧?直接講什麼事就好了啊!」坐在他對面的少年,屈膝、手裡也拿著一把手電筒

0301好星運開關│獅子開好運,為牡羊打打氣

0301好星運開關│獅子開好運,為牡羊打打氣

今天你可能開始變得勤快起來,工作任務將會佔據你大部分的時間,你會努力為此做出具體的安排。

1000頓漏油淹沒海龜生態!專家狂餵美乃滋,龜寶寶的呼吸穩下來了

1000頓漏油淹沒海龜生態!專家狂餵美乃滋,龜寶寶的呼吸穩下來了

他們採取的救援方式是「餵食海龜寶寶吃美乃滋」。這是因為美乃滋含有油、蛋黃、檸檬汁、醋和卵磷脂,當中的磷脂質分子同時具有親油性和親水性...

瘸腿狗「車陣尋主五個月」不肯走!善心阿伯捨不得,認牠當第三隻狗兒子

瘸腿狗「車陣尋主五個月」不肯走!善心阿伯捨不得,認牠當第三隻狗兒子

自被丟棄的那一刻起,整整五個月的期間,這隻單眼失明的狗狗始終不願跑遠,只要看到和原飼主同款的車子,牠就會試圖闖入車陣、接近,想看看是不是飼主要來把牠帶回家了...

草莓種子在蛀牙裡發芽了!牙醫細挖病患齒縫:裡頭有滿滿細菌和營養

草莓種子在蛀牙裡發芽了!牙醫細挖病患齒縫:裡頭有滿滿細菌和營養

病患表示,不太記得是何時吃的草莓,但確實有段時間了,原來長期以來令他感到搔癢難耐的異物感,就是一顆在他齒縫中生長、發芽的草莓種子...

【法塔羅】0301-0307 有伴雙子狂冒粉色泡泡、摩羯來到人生十字路口

【法塔羅】0301-0307 有伴雙子狂冒粉色泡泡、摩羯來到人生十字路口

這週在行動上羊羊們需要放慢一下步調,不建議事事都衝第一。

妹子騎山路「雷殘」站路邊求救 車友立馬回頭幫細心擦藥+救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