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today > 熱搜關鍵字 > LIFE

LIFE

看幾米的畫作,會自然而然地想要安靜下來,然後,時間停止了,空間不見了,就像被吸入畫中一樣,心中浮現的,是跟自己的對話,像是一張進入心靈的門票,帶著走進屬於自己、卻很少進入的世界。

秋冬正是世界邁入寂靜的時刻,也是欣賞美國畫家愛德華・霍普(Edward Hopper)作品的好時機,這位以畫作描述出寂寥、孤身一人的畫家,透過背影與模糊不清的人臉角度說故事,80年前正是他活躍創作的時期,然而歷經多年,那一場場孤獨的片刻仍發生在你我之間,我們都曾化身他畫中的人物。

極簡兩字,有千百萬種呈現,北歐、日式、中式與法式設計各有自我風格,法國設計師Guillaume Alan在居家界的作品,在法國現代室內設計引起討論,他將多種元素結合在同個空間內,在最簡單的線條前提下,所有的物件都能完整呈現各自的「優雅」,讓人目不轉睛。

咖啡在現今已變成普遍的世界性飲料,1933年誕生的摩卡壺,對於咖啡的普及推廣功不可沒,原來在摩卡壺面世之前,咖啡是只能在餐廳喝的飲料,摩卡壺誕生之後以低廉的價格、簡單使用的方法,讓咖啡迅速普及在家庭裡,簡單就能享受到一杯義式咖啡,甚至在二戰中義大利軍隊還帶上戰場用。

周夢蝶這個名字能被提起,已不是年輕人了,2年前他的墨寶進了藝術拍賣,14字的字跡落在如同信箋大小的紙上,據悉約以20萬元賣出,一字萬金,他本人卻一生清貧、不求富貴,在60年代的台北街頭擺書攤維生。

我想先承認我目前為止唯一喜歡的韓國歌手是河東均,所以當我知道他會唱電視劇《Life》的原聲帶時,我真的有從沙發上高興地跳起來(笑)。身為他的粉絲(加上花痴成分),我想分享一下這首名叫做《Home》的歌曲,也是睽違幾個月後,他又唱了戲劇的OST。

雖然現在手機支付正如火如荼的更改消費者的使用習慣,然後最早普及全球的塑膠貨幣(信用卡),仍是除了現金之外,最主要的支付方式,北歐部分國家更有出現「不接受現金,只接受信用卡」的店鋪,但其實一開始信用卡的出現,是源自一次沒帶錢包的尷尬狀況。

要說帶有一點「態度」的傢俱,或許能有很多設計可呈現,但最高竿之一的產品,莫過於丹麥設計師筆下的3-Legged Shell Chair,迷人的線條弧度說明一切,一條曲線簡潔耐看,又能合乎人體工學,放在任何場域,整個空間似乎為它而開。

在以醫療劇為皮的嚴肅電視劇當中,《LIFE》可以看到Happy Ending真的是種難得,但總會覺得又被編劇給狠刮了一臉,因為現實總是更加的殘忍。

李棟旭本次在《LIFE》的演出,大概是我看過他的作品中,最喜歡的一個角色,他時而強硬,但又柔軟,又會嘴賤,面對喜歡的人傻傻的樣子更是討喜,但最討喜還是跟弟弟的情感,本人對他好感度UPUP~

2年前,李秀妍這個名字大家可能都沒聽說過;而2年後,李秀妍會是一位讓大眾記得以反思教材來諷刺現今社會,寫出《秘密森林》和《Life》這兩部優異作品的作家。猶記得第一集被具社長三幕的戲份直接佩服得五體投地;猶記得每一集收看的時候,我都會驚訝得嘴巴變成「O」型,然後問我媽這是不是在現實裡也會發生;猶記得每一個事件都讓我燃起了想知道後續解決方案的慾望。這,就是《Life》的精華。

北歐設計的名號在近10年快速崛起,隨著家具品牌IKEA的拓展,對於北歐居家逐漸形成一個概念,但問多數人有關北歐的品牌,許多人耳熟能詳的還是宜家,2002年在丹麥創立的HAY,平價結合設計風格,早在國際間大放異彩。

《LIFE》日前播出完結篇,5.561%結局收視率創下JTBC電視劇TOP6的好成績。主角具勝孝(曹承佑 飾演),真的是壞人嗎?

《LIFE》芮善宇知道自己的身體狀況慢慢地在惡化,覺得自己害了爸爸,也讓媽媽和哥哥辛苦了,所以可以的話就默默地守護和支持。最喜歡大海,可是因為自己的身體狀況無法和別人一樣地在海中玩耍,出門又會招來其他人的關注而覺得不便,索性都在家看著電視裡出現的海洋滿足心中的渴望。

其實韓劇《LIFE》很好看,它是那種劇情刺激,故事線像鑽地機一樣,會一直往內鑽爆出更多內幕的節奏,但是偏偏這樣的故事就特別沒什麼好寫心得,因為大部分的看法就如劇中所見一樣。但我們大概可以留意一下這部劇到目前為止,最重要的其中一個核心概念,應該是「人不如你所見」。

日本的女性插畫家岩崎知弘,是著名小說《窗邊的小荳荳》書內插畫作者,今年適逢她的百歲冥誕,這位走過戰亂、重歸和平的藝術家,使用水彩融合東方的運染風格,繪出心中平靜安祥的世界,他最常創作的題材就是孩童,看著她的作品,會讓人回想到童年那段無憂時光。

我知道我才推薦完《LIFE》,它挑戰了我對醫療體系的了解。明明看似商人的具社長(曹承佑 飾演),我竟然贊同了他;明明看似披白袍的天使芮醫生(李棟旭 飾演),我竟然和他意見相左。是體系,是制度,是系統;也是利益,是患者,是全體。這裡,與其評論兩人是好人或壞人,不如說說兩人代表的力量如何共存。

攝影師蜷川實花是個明星,無庸置疑,有時她與其他明星或演員合作,氣場跟知名度都不會輸,她就是如此猖狂,包括她的作品也是,然而你還是能從中品嚐到,那一抹細膩的日本滋味,還有一種疏離的美感。

不知道為什麼,看到或是聽到李棟旭這個名字,就會馬上想起《孤單又燦爛的神 — 鬼怪》裡的那一幕。那一幕是離別,地獄使者含淚向Sunny吻別,說了這一段話,不管過了多久還是那麼虐心。

《Life》,面對生命的態度。如果用既定印象去看待一個人的職業的時候,醫生多會被認為是懸壺濟世的正面形象;相反地,商人則常被視為是為求利益、不擇手段的惡角。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