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today > 熱搜關鍵字 > 2014大家來說鬼

2014大家來說鬼

我翻開被子抬頭一望,才發現有人正在窗口看著我。後來我媽媽請佛教 (忘記怎麽說了) 裏的人來拜拜燒香,這件事情才因此落幕。 我覺得那個人應該是跳樓死的吧,祂的衣服長到腳,沒有頭髮光頭,不知道是不是得了癌疾病。。。。這是真實的哦。

這件事發生在日本是一個日本朋友告訴我的,事情是這樣的,有一天他喝太晚了,所以決定搭電車回家,搭電車他就進去了,等了一下他想說車都還沒來,結果終於來了,他進去想說怎麼都沒人車也沒停,過了一下終於停了,他下車後發現這站明字叫字月光車站。

有些人體質就是比較特殊,我也是其中之一,就講個特別感到被侵犯又記憶清晰的經歷吧。 8年前從台北跟男友去宜蘭參加喜宴,當晚他喝多了,只好在宜蘭找地方睡,開著車問了6、7家都沒房間,一路開到郊區找,悠轉大半夜的倆人已經精疲力盡。

昨天我與大學同學們前往南投仁愛鄉這裡的溪畔烤肉,小邱一走近溪畔就跌倒了,腳踝扭傷,疼痛不已,我們只好讓小邱在旁休息。大家正準備好木炭和火種升火,但是火苗卻怎麼都點不起來...

做過小產手術的我,在去超渡前,當時的男友帶我去找他朋友,想說我運勢低迷,算算應該會比較好。他朋友會用塔羅牌卜卦,應該是業餘的吧(我想...

因為算過自己八字重,所以一路走來確實沒甚麼可怕的撞鬼經驗,頂多偶爾熬夜,睡眠不正常的時候會神經交感失調,然後覺得自己被鬼壓。每次聽別人說有看到女鬼或是被附身...一堆怪力亂神的故事都覺得像在唬爛,但是人千萬別鐵齒,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呀...尤其在你自我感覺良好的時候...

聽說人死後,若超度不周,靈魂會一直徘徊在死亡地,自殺的人尤是。小時候看過日本的靈異卡通,有提到自殺身亡的亡魂會一直重複著死前的自殺行為,並且以這種方式顯現…。若實屬真實,那麼跳樓的身亡的人,靈魂應該就得承受這種不斷墜地,萬劫不復的苦難吧?

當時,害怕的感覺如水庫洩洪般湧現,我趕緊唸經,希望能把這股無形的力量驅散,沒想到才念了兩句,我的嘴巴就被摀住,活像一隻手壓在我的嘴上,臉龐還能分別感受到五根手指的觸感!

無意間,娜媽總覺得右前方一台車的後座隱約有兩個人,還對著她露出詭異的微笑。然而,那表情完全感覺不到活人的氣息,實在令人非常不舒服,雖然當時是午後4點,陽光不小,還是讓娜媽與娜娜看了全身由頭頂涼到腳底。

記得小時候,長輩曾說過:「去山上,千萬不要亂講話。就算沒遇到魔神仔,山神或孤魂野鬼也會因為一時有趣找你陪他們玩一遭。」

我愣住了。那剛剛那個人是誰?這時候我才驚覺,我剛面對的是一面牆壁。怎麼可能會有人可以坐在那裡?而且還跟友人長的一樣。我的背整個涼了。

它詭異的笑,詭異的聲音配上從左邊裂到右邊的臉,再加上臉上一直流不停的血液,最後慢慢爛掉,一再重覆著,我真的快要瘋了。 最後,我終於靠著堅強意志力掙扎起來,但也是一個小時以後的事了,正當我坐起來喘著大氣,還在想還好只是個夢、慶幸著自己的幸運時。

後來我們聽到一個女人在唱歌的聲音,原本叔叔沒聽見,只有我和表姐聽見。我們一直沒睡著,直到清晨六點,大家都醒了......

洗澡洗到一半時,我媽突然看到門外有一雙腳走過,有點模糊,但可以很清楚的知道的確是腳,黑黑的。當時我媽就打給朋友們(手機放在浴室裡)問說剛是不是有回來,結果大家都說沒有。所以,那雙腳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我睡不著就翻來翻去,忽然看見房間窗簾外面有好多影子在亂動。我很害怕,立刻叫醒我媽。我媽身體太累了,就對我說,「快睡覺,明天要爬不起來了。」我快崩潰了,一直搖我媽。我媽才起來看。一看不得了,她自己也嚇到,連忙抱起我哥,拉著我的手往外跑。我爸進來對著它們罵幾句髒話就不見了......

我已經神經衰弱,出現幻聽的症狀,有時在辦公室都彷彿聽到小虎對我的呼喚。躺在床上,呆滯地望著天花板……ㄅㄅㄅㄅ……. ㄅㄅㄅㄅ。事實上,如今的我已無法判斷,這個持續性的,日以繼夜的ㄅㄅㄅㄅ聲響,是來自於幽靈小虎,還是我的想像……

當天晚上大概89點,她的室友(一對情侶)外出買東西,留下她一個人在家看電視,忽然間她的小狗狂吹狗螺,吹得她心裡發寒,打算早點抱著小狗去睡覺,結果一關掉電視,螢光幕的反光鏡反射出一個女的坐在沙發上,就在她的旁邊!!

我這才敢拉下被,急忙爬下樓,這下我也不敢自己留在寢室了,準備準備就要和室友出去。結果,正當我轉身要鎖寢室時 (因為習慣反鎖),未關的門縫中,我再次看到腳踏車,慢慢慢慢地騎,消失在我位置旁的窗戶。 我冒出了一身冷汗,當晚不敢回宿,加上也要放假了,我便退宿不敢再住。

這時候,「她」伸出一隻手來,感覺好像要摸我。我看著一隻細長的手,指甲還塗著紅色指甲油,嚇都嚇死了,趕緊使出吃奶的力氣想要逃走,嘴裡也不停地念著阿彌陀佛⋯阿彌陀佛⋯終於,「她」伸回她的手,我⋯安心了!但我還是一直唸著佛號,直到力氣耗盡,才昏昏沉沉地睡著。

那天做完法事,我帶父親回我家先換個環境,在我家客廳,父親坐在沙發上。我問他,你叫什麼名字?你是誰? 父親沒說話,我又問他說,你叫xxx對不對?父親這時抬起頭,用眼角側光看看我,居然用冷笑的方式對著我笑了一下! 父親一向對兒女慈祥,從沒有對我們有過不豫之色,更不要說用冷笑對我們了。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