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today > 熱搜關鍵字 > 非常上訴

非常上訴

羅士翔/【國際人權日】彰顯人權價值—赦免邱和順,此其時也

12月10日是國際人權日,捲入保險員柯洪玉蘭與小學生陸正命案的邱和順,卻還被困在1988年那些侵害人權的辦案手法與瑕疵證物之中,失去自由超過31年。憲法保有總統赦免之權力,此其時也。

蘇友辰/刑事補償改革再創新猷 名譽受損也能賠

美國已有數州修法給予受誤判之人更全面的補償,填補人民因受刑事誤判所受損失。國家應看見冤案受害人在司法訴追程序不同階段,其名譽權與人身自由皆可能遭受侵害,不能偏失。

蘇友辰/刑事補償改革再創新猷 名譽受損也能賠

司法院通過《刑事補償法》修正草案,增訂未受人身自由拘束的補償機制,值得肯定。但期待未來送交立法院審議時,能參考外國立法例,建立更完善的社會復歸機制,助冤案受害人重建生活。

影/魏應充混油定讞 家住台北申請移轉…15日北檢報到入監

頂新前董事長魏應充因混油案,月初遭最高法院判決其中部分罪行定讞,必須入監服刑,魏應充堅稱清白,委請律師提出再審並研究申請非常上訴,但依法仍須先到起訴他的彰化地檢署報到入監,不過他日前已經遞狀,以住在台北為由,請求移轉到北檢執行獲准,檢察官已通知魏15日上午報到執行。

死刑議題再發燒 蔡清祥重申:審慎審查、沒有時間表

死刑執行的議題持續發燒,法務部長蔡清祥5日受訪時,再度重申法務部的立場,強調對於死刑確定案件,法務部均秉持審慎的態度審核。針對案件是否有再審、非常上訴、聲請大法官解釋,以及總統特赦等各面情形考量,不會有哪個案件要加快、變慢的狀況,「沒有一定的進度,所以沒有時間表。」

郭瑤琪有望平反?找不到2萬美金誰說了算 證據法則與自由心證的省思|行動法庭 第24集

前交通部部長郭瑤琪在台鐵台北車站的招商案,檢察官指控她,收受南仁湖集團美金二萬元的賄款,被最高法院依照貪汙罪,判處她八年有期徒刑定讞。郭瑤琪成為我國第一位判定有罪、必須入監服刑的女部長。這個案子判決有罪之後,引發極大的爭議,全案沒有找到所謂的賄款二萬元美金,郭瑤琪一路喊冤,各方人士也紛紛發起各種聲援活動。郭瑤琪最後還是入監服刑,但她因為罹患癌症,矯正署後來核准她保外就醫。最近,台灣高檢署重新檢視案件的證據,決定為郭瑤琪提出再審,這個案子似乎露出了一線曙光。郭瑤琪案到底是不是冤錯假案?行動法庭和大家一起深入

高職狼師性侵9女判27年 非常上訴成功少坐7年牢確定

台南某國立高職的孫姓數學老師,以怪力亂神之說誘騙性侵9名女學生,最後遭判刑27年,早已入監服刑。但他請求檢察總長提出非常上訴,認為自己應該適用舊法有期徒刑最高上限20年為限,檢察總長認為有理,為他非常上訴。案經最高法院審理後,也認定有理,改判孫姓狼師有期徒刑20年定讞。

吳景欽/從日本大崎案再審駁回看目擊供述的不可靠性

日本最高法院於6月26日駁回大崎事件的再審聲請,由於再審聲請曾由下級法院裁定開啟,卻遭最高法院撤銷駁回。此案的被告雖從未自白,但法院判有罪的關鍵,竟是極不可靠的共犯自白及目擊者供述。

湯文章/郭瑤琪案,法官的自由心證有多自由?

郭瑤琪貪污案爭議在於法官的自由心證欠缺規範,僅憑關鍵證人單一指證就被判處8年刑期,如何令人信服。想挽回人民對司法的信任,唯有大破大立,引進外在監督制度,才能重整人民對於司法的信心。

782公斤毒品誤認成419公克輕判 監察院促最高檢提非常上訴

有媒體報導去年5月高雄地方法院,法官疑似誤認毒品重量782公斤為419公克因而輕判2毒犯一案,監察院17日發布新聞稿表示,通過監委蔡崇義、高涌誠所提調查報告,函請最高檢察署研議提起非常上訴。

吳景欽/郭瑤琪案平反有望?茶葉罐內消失的2萬美金

針對郭瑤琪收賄案,據傳台灣高檢署「辦理有罪確定案件審查會」檢視後,發現確實有疑,正研擬提起再審或非常上訴的可行性。對於冤罪平反的機制,除了必須法制化外,審查會的組成甚至不應有檢察官、法官在內,才能有效避免道德風險。

蘇友辰/修法放寬再審門檻 法官心態仍居關鍵

司法院提案修訂再審程序,未來若不符合聲請再審程序,應定期間先命補正,並給予再審聲請人到庭陳述,提高聲請再審成功機會。但裁定開啟再審的法官須自己審理此案,當承辦案件量增加,心態上易有「能推就推」的障礙,修法思維未臻完備。

張錫銘自認非30年前舊案之「累犯」 提再審遭駁回確定

犯下多起綁架案件、綽號「惡龍」的槍擊要犯張錫銘,最後遭判無期徒刑入監,目前在台南監獄服刑超過10年。而他針對30年前他曾犯下的傷害案件,自認當時並未執行,不符合「累犯」加重刑度的規定,請求准許再審。但最高法院認為這個問題應循「非常上訴」途徑尋求救濟,7日駁回再審聲請確定。

雷皓明/【我們與惡的距離】為什麼不等我提起非常上訴

非常上訴也是一種上訴,讓法院「再審一次」,確認前次的判決是否有問題。如果確定有問題,那麼法院應該根據合理的法條、程序「另行判決」。但非常上訴沒有暫緩執行的效果,在非常上訴過程中,還是必須受罰,只能在最後打贏官司後,再提起國賠。

林俊宏/健全再審程序 冤案平反不能靠運氣

現行法制對於再審開啟前的審理程序,因為法無明文,多數處理方式就是書面審理,只有極少數案件因為承辦法官個人判斷,偶有在再審開啟前開庭的情形。藉由法院及當事人直接開庭溝通的程序,可以補充只有書面文字不完備之處,有助於再審開啟與否的判斷。

金孟華/【王隆昌案】污點證人致命的吸引力?

美國冤錯案救援研究顯示,證人的偽證是導致冤錯案的重要原因。近日司改救援團體關注的王隆昌案,涉及的便是污點證人的評價問題。行賄者因出庭作證而換得緩起訴處分,法院審判中有無考慮過證人是否有可能為了脫罪而做偽證?有無釐清證詞的前後矛盾?

蘇友辰/【謝明達案檢提非常上訴】最高院檢火線交鋒為哪樁

前北市議員謝明達涉貪案,一審到高院更三審皆判有罪,最高法院於去年8月間,以難以認定有對價關係等理由,罕見地自為改判無罪,引發輿論熱議。檢察總長為此提起非常上訴,認為最高法院自行認定事實,且未對爭議之處進行言詞辯論即自為判決,違背法令。

吳景欽/【謝明達案檢提非常上訴】最高法院該自為判決嗎

謝明達涉貪案最高法院自為判決無罪確定,檢察總長對此案提起非常上訴,引發院、檢針對最高法院自為判決的爭議。纏訟18年的謝案,高等法院對於最高法院發回應調查事項置之不理,最高法院為避免再次發回,基於罪疑惟輕,自為判決,於法有據。

湯文章/【王隆昌案】為什麼證據那麼少,還會被定罪?

日前王隆昌提再審或非常上訴,關鍵在於論罪依據僅憑行賄者前後不一的單一證詞,就可以將人定重罪。在刑事證據法學上,法官確實可以憑一個人的證詞就將人定罪,因此,荒腔走版的認定結果時有所聞,冤錯假案即可能產生。

錢建榮/【謝明達案檢提非常上訴】樹立自為無罪判決的典範

謝明達涉貪案件最高法院自為無罪判決而確定,檢察總長提起非常上訴。最高法院早在民國77年就有決議,為了解決案件多次撤銷發回,如果事實審仍難發現確鑿證據至事實欠明確或明顯不罰,第三審得逕為無罪判決之諭知。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