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today > 熱搜關鍵字 > 靈修

靈修

導演鈕承澤涉嫌性侵劇組女員工,遭起訴後目前由法院審理中,他以出國靈修為理由,向法院聲請解除限制出境。一審駁回聲請,鈕承澤向高等法院抗告,但高院認為他每次出國靈修均1到4週,顯見有能力長期停留海外,為免他潛逃海外不願回國,因此駁回聲請確定。

有些事是連作夢也想不到的,在1981年的美國內布拉斯加州東北部安蒂洛普鎮有了奇異的改變,印度性愛大師巴關•希瑞•羅傑尼希(Bhagwan Shree Rajneesh)買下了一座占地近8萬英畝的牧場,打造一個大型公社做為靈修場所,接著有許多穿著橘衣追隨者的人進入小鎮,追隨著他們心中的奧修教主。

我曾經遇到一位「修行人」,稱讚自己已經修行二十多年,而且靜坐的功力可以達到三個小時身體不動,也經常在冥想中看到影像等等……但是,從他的言行舉止,和對 待家人、朋友的態度來看,我只能說一聲抱歉吧!

眼前這位女性,打破所有女人的恐懼。她堅定且快樂,樂於教學,樂於獨處,樂於藝術創作,樂於享受簡單的生活,樂於分享生命的智慧與洞見。她是一位經過許多不同文化洗滌的藝術家──香緹。

桃園男子黃睿平4年多前透過某神壇認識一戶篤信鬼神的人家,因垂涎對方大二女兒美色,竟謊稱對方全家遭惡鬼纏身,並以協助他靈修「開天眼」才能除魔為由,性侵、猥褻女大生。女大生為了全家安全,忍辱屈就3個月,最後崩潰墮胎,被送進精神病院治療。法院一審重判黃男12年,案經上訴,二審高等法院3日宣判維持一審刑度,但由於目前案件上訴最高法院,黃男羈押期限又將屆滿,因此高院23日裁定延押2個月;可抗告。

一個落實身心靈健康的社區有多令人嚮往?看看蘇格蘭東北角莫瑞斐斯海岸邊的芬活生態村(Findhorn Eco-Village)就知道。

一名彰化師範大學已婚張姓男教授和吳姓女碩士發展婚外情,兩人相處宛如夫妻一般將近10年,但他在104年突然以「靈修」為由人間蒸發,2人終於撞見後,又裝死不說到底怎麼了,氣得吳女叫囂、踢破花盆,雖然他後來控告毀損罪成功,但他確實有拋棄女方的行為,因此法官僅輕判吳女拘役20日,並能緩刑2年。

身兼《N世代》製作人與《女神情爆局》主持人的姜寧,日前錄吳宗憲主持人的《小明星大跟班》。節目聊到最近火紅的靈修話題,姜寧透露,前女友也曾「墜入」靈修思維,初期確實提升了信心與精神狀況,但後期不斷被引誘購買高價水晶,兩人還因此鬧到分手,讓他無奈表示「被sea food框了」。

楊定一常提醒,從腦落到心,用心專注去觀照,用佛家的說法就是「參」。「參」什麼?最終我們要參的,是「我是誰」。

曾獲總統教育獎的30歲清華大學資工所碩士畢業生莊靜潔,去年(2016)3月間在靈修道場離奇猝死,家屬指控是牽扯出和她參與的靈修團體有關,她的母親甚至控訴道場鄭老師,要女兒付100萬,在過世前一天還用仁神術治療害命,不過桃園地檢署調查後發現,法醫解剖後認為她是長期營養不良致死,鄭姓姐妹和高中同學曾女予以不起訴處分。

靈性彩油創辦人的得力助手克勞蒂亞三十多年的研究與推廣,不但沒有因創辦人維琪渥爾離世隕落,相反的,彩油的精神如今已遍及世界各地。一九九一年維琪過世後,他們夫妻接手領導了該組織的營運,也主導了它的生產、研發與教育訓練。

元神是一切意識的總和,紫嚴導師說道家沒有「潛意識」這個名詞:「道家會形容人有許多『細微的意識』,但這些意識離元神還很遠,最多只能觸及一點點靈識。打個比喻,元神是一張紙,靈識只是上面的墨跡而已,而細微意識可能是構成的圖案。我說這是潛在的意識,不容易察覺的意識。」

認識自己的潛意識,就是認識自己的性格。當你「認了」自己,就能夠不為難自己,更寬容別人,找到自在相處的空間。「潛意識是什麼?」在精神科、心理學、靈性上,每個領域詮釋的方式都略有不同。擁有認知心理學、心理諮商師及管理學的背景的沈唐認為:「潛意識就是能量,也是一種訊息。」

當感情出現了很大的挫折,邱欣柔開始正視自己的人生到底哪裡有問題。「開始接觸身心靈的課程後,第一次認識到關於靈魂、生命、能量、內在小孩的內容,這些眼睛看不到的東西讓我覺得很開心。當我開始往內探索後,我開始明白以往不快樂的根源與問題都來自自己。」

台南市一名陳姓宮主在宮廟開設靈修課程,並欺騙一名女子(以下簡稱甲女)體內長有「髒東西」,如果不進行男女交合雙修不但工作會有問題,就連父親都活不過101年農曆9月,2年內共性侵多達557次。受害女子直到另一名同樣遭侵犯的女子說出經過,才知道全部都是一場騙局,因此決定提告。

享受各式各樣紓壓、放鬆、有趣而神秘的靜心的方法,把隱藏在內心的負面能量,和喋喋不休的頭腦找到一個出口,放下身心的負擔與執著。地球的母親,我們稱她為「大地之母」,是一個活生生的偉大能量體,給予一切生命所需的能量。

早有耳聞阿育吠陀的神秘療效,多年前看過外國節目的介紹,便從此對它充滿好奇。每次去印度都一直想找個機構好好體驗一下,只可惜一直到今天都還未實踐這個願望。謹慎的我,一直都在打探要到哪兒才能找到一個可靠、正統的阿育吠陀醫療中心。

Asha的母親與外婆都是通靈者,她從小就知道靈異體質是怎麼一回事,對於通靈她沒有恐懼,只是沒有想到代價這麼大。學電影及戲劇的Asha在法國求學居住了八年,過去她的生活中只有藝術與表演,十多年前一次回台灣擔任非洲象人阿福的治療翻譯時,被阿福的狀況與痛苦衝擊……。

當面對醫師宣告你的生命日子所剩無多時,會有什麼反應?康惠雯說:「我告訴自己,這就是一個感冒,我感冒的時間比較長,當感冒好了,人就好了。」在一次又一次面對自己、家人生死交關的危機中,重新思考生命的意義與此生的使命,透過與陽光、宇宙的對話,除了豐富自己的生活,也把得到的愛傳遞出去。

常有人哭喪著臉說:希望自己的生命有所突破、有所改變、渴望新氣象,殊不知改變是需要能量,需要突破重圍的企圖心與行動力。知道嗎?當身體快樂的時候,我們比較不容易在意別人的批判跟詆毀,比較能看到人的良善,比較會把注意力放在生命的契機,比較豁達,最重要的是,比較接近那個自己喜歡的樣貌。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