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today > 熱搜關鍵字 > 難民

難民

義大利在本月14日讓一艘承載82位的難民救援船停靠至該國的蘭姆培杜莎島(Lampedusa)。義大利自上月爆發政治危機,極右派的聯盟黨退出執政聯盟,29日由五星運動和左傾的民主黨成立新的聯合政府後,便開始建立新政府對移民的立場。

德國政府9日公佈的數據顯示,入德難民融入德國勞動力市場的情況好於預期,德國的勞動力市場開始從難民受益。

希臘公民保護部部長赫里索希季斯(Michalis Chrysochoidis)宣布,啟動緊急計畫應對激增的「巨浪」難民潮,2日預計將1500名移民轉送到歐陸收容中心,並且加強沿海邊境巡邏,避免人口販子犯案。根據聯合國數據,今年抵達歐洲的5萬6千難民中,將近一半的人都選擇前往希臘,土耳其政府8月報告指出,進入希臘的移民人數成長7倍之多。

位於敘利亞與約旦交界的邊境,敘利亞難民遙望著不到7公里遠、卻無法回去的家園,咫尺天涯;沙漠上的帳篷區,1百多人沒想到這一逃就是7、8年。沒有童年的孩子,抱著弟弟妹妹來看診,原來,必須提早獨立的他們10歲已算成年。

位於南太平洋的島國諾魯(Nauru)24日舉行總統大選,現任總統巴倫瓦卡(Baron Waqa)確定喪失國會席次,以數萬票的差距輸給反對黨前內閣部長,預計27日將選出下任新領導者。由於巴倫瓦卡面對中國無形中的施壓,仍多次公開表示支持中華民國,所以這次競選失敗,是否會影響未來外交還有待觀察。

非洲北岸不斷有非法移民嘗試橫跨地中海,前往歐洲尋求庇護。西班牙人道救援組織所屬的「張開雙臂」號近日於海上接起上百名移民,停靠在義大利蘭佩杜薩島外海,但未獲義大利政府接納。至20日,有10名非法移民乾脆直接跳海,嘗試游泳上岸。

敘利亞北部戰事頻傳,許多無辜的平民受到波及,更有許多來不及長大的孩子在砲火中失去性命。現年4歲的庫德族男童約瑪(Jouma),在1年前和家人搭乘巴士準備逃離敘利亞,沒想到卻在此時遭到空襲,坐在窗邊的約瑪立刻被碎玻璃刺滿臉,雖然幸運地活下來,但眼睛就此失明,永遠無法再看見世界美麗的景色。

歐洲難民問題頻傳,西班牙救援船「Open Arms」本月初在利比亞附近的地中海海域,救出約147位難民,並且將營救船開到義大利,希望可以得到協助,然而一向反對難民的義大利卻拒絕接收,最後法國提出「願意收留40位難民」沒想到卻造成船上等待的人更加鼓譟,衝突頻傳。

在台灣,這位年輕的女牙醫照顧著植物人、身障者的牙;在戰火不停的中東地區,在守護苦難眾生的身影中,依舊能看見這位來自台灣年輕女牙醫的慈悲身影。

「我的呼吸都能感受到你們的珍貴!」「我的心中有比萬分感謝還要更多的感謝!」這是敘利亞難民最真實的感受,也是對來自慈濟人醫會最真誠的回饋。

超過數十萬人敘利亞難民長期滯留的約旦,受到敘利亞內戰影響,這群無法回家的難民,飽受著生活與疾病的困擾,但來自台灣的關懷,一直都在。

地中海25日發生嚴重難民船翻覆意外,估計將成為2019年最嚴重的難民船船難。利比亞紅新月會26日表示,已經尋獲62具遺體;根據當地漁民的描述,沉船地點附近海面上四處都是浮屍,因此很難計算出真正罹難者數量。

利比亞胡姆斯(Al Khoms)海岸25日發生翻船意外,預估150人死亡,其中也包括婦女和孩童,成為地中海2019年死亡人數最高的一起船難。聯合國難民署(UNHCR)高級專員格蘭帝(Filippo Grandi)表示,147位倖存者正在接受醫療,未來也會獲得人道救援協助,呼籲利比亞停止拘留人民,並建設其他安全交通路徑。

舊金山聯邦法官提格(Jon S. Tigar)於24日發布臨時禁制令,要求政府暫緩提高移民庇護申請門檻。白宮對此回應,川普的政策關心美國南部邊界,司法部發言人也表示,國會授權相關單位禁止「某一類」的移民,「這項政策完全符合官方授權,地方法院的結論卻是錯誤的。」

瑞典有很多極好的地方,只是烏托邦並不是永恆的,在全球化的影響之下,瑞典正在面對的問題其實不少。每個國家都在全球化的影響下努力走出自己的路。

利比亞首都的黎波里郊區的難民收容中心3日遭到空襲,造成至少40人死亡、80人受傷。現場照片曝光,有多輛救護車忙著將難民送醫,還有許多血、屍體混雜於瓦礫中。

救援船德國籍女船長拉奎特(Carola Rackete)在海上救出53名難民後,向德、法等歐洲國家請求支援長達17天,卻始終得不到回應,最後只好突破攔阻進入義大利水域靠港,卻因此被控衝撞軍方船隻而遭到逮捕,岸上等著她的是最多10年的有期徒刑。

2013年,一群從事難民救援的醫護人員及慈濟志工,順利搶救在戰火中誕生的敘利亞難民嬰兒,透過搶救及被約旦慈濟家庭認養後,將小嬰兒命名為「小王子」(Ameer),2019年5月,這位戰火中搶救回來的「小王子」,正式從約旦公主手中接下幼稚園畢業證書!

近年來,難民議題始終是各國討論的焦點。出生伊朗的男子納賽里(Mehran Karimi Nasseri)本身也是難民,1988年時本以為可以從巴黎前往倫敦,卻遺失相關文件與護照,最後在機場住了18年,直到2006年因病住院,才終於結束不穩定的日子;他的故事也促成了知名電影《航站情緣》(The Terminal)的誕生。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