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today > 熱搜關鍵字 > 謝海盟

謝海盟

他存錢為了有一天能動那「兩個碗換一個把子」的手術。這大願在他的成長期曾斷斷續續提出過,我只能謹慎的扮演反方辯論了好多回,最終被他的兩句話給說服,「我寧願以一個男身死在手術台上,也不要以一個女身長命百歲。」

「跨性別」(transgender)是一個很廣泛的族群,整體而言指的是「性別認同與性別表現,與他們出生時被指定的性別之間有不同程度的差異」。其中一部分的跨性別者強烈感受到自己的性別與原生性別不一致,進一步符合醫學中的「性別不安」(Gender Dysphoria)診斷。

不論中外古今,專職作家已不多見,若說全家人都是靠寫作維生的作家,更是極罕,台灣文壇的朱家——朱西甯、妻子劉慕沙、大女兒朱天文、二女兒朱天心、小女兒朱天衣、二女婿唐諾(本名謝材俊)、外孫謝海盟——即是最具代表性、也最易識別的文學家族。

初次採訪謝海盟,他還有些拘謹,連在說話空檔拿咖啡起來喝,都有所遲疑。第2次見面後,他就很放鬆了,甚至利用攝影師換電池的30秒空檔低頭玩手機。「我對手遊有無窮的熱愛,父親也玩啊。」手遊是一家三口除了讀書寫字外,難得有的共同興趣。

謝海盟在上本書《行雲紀》裡記錄電影《刺客聶隱娘》的劇組拍攝過程,因下筆太過誠實而開罪不少人。新書《舒蘭河上》也不避諱大談他的「反太陽花」立場,多數同齡人看到「反太陽花」肯定先跳腳。他淡淡說:「我覺得太陽花最弔詭的就是,你不參加太陽花就是親中。我只是想用自己的方法,不跟你們同路,不代表我的立場跟你們相反。」

他著迷於外公的往事,也對不屬於自己的過去懷有鄉愁,「老靈魂是很自然的事情,你接收別人的記憶,擁有別人的一部分。」因此少年老成,脫口而出老是「過去」,「如果不了解過去,你做不了任何深刻的決定,都是很膚淺跟風的一件事。」凡事老的好,愛聽京劇,喜歡披頭四,馬奎斯和卡爾維諾的書是床頭讀物;而戀舊的人也不捨離家。

日本男星妻夫木聰在侯孝賢新作《刺客聶隱娘》扮演磨鏡少年,隨片參加坎城影展,他的燦爛笑容和影星舒淇的演技,成了侯導決定拍片的2大關鍵。而他拍攝時,對同戲女演員非常照顧,當發現片中飾演自己老婆的忽那汐里戲份快被刪光,趕緊哀求侯導保留老婆的畫面,還願意刪掉自己的戲份,實在「超貼心!」

編劇謝海盟是電影《聶隱娘》編劇團隊之一,是作家朱天心的女兒,這次與導演侯孝賢、朱天文、鍾阿城共同完成劇本,近日在臉書發表該片劇本構思經過,也分享拍攝趣談。而她在24日發文分享該片編劇心得,提到日本男星妻夫木聰為戲講中文,濃濃的日本腔喊女主角「隱娘」時反而像在講台語粗話,笑翻片場。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