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today > 熱搜關鍵字 > 蘇友辰

蘇友辰

國內關於拒絕身障者進駐社區的抗爭事件,時有所聞。社區居民多半因擔心房價下跌,對於身心障礙機構的接納度低。由於偏見,讓身障者居住歧視的這道高牆仍有待打破。期待更多人包容、接納這群社會的弱勢朋友,提供他們溫暖友善的環境,和平共處。

模擬亞洲人權法院7月底邀請來自亞洲各國退休法官、學者組成合議庭進行審理,以我國涉及刑求的「邱和順案」作為首例,控告中華民國政府涉嫌違反國際人權公約,藉由這次讓更多人了解事件真相,讓未來不曾經歷這般痛苦的人們,別再經歷這些事情。

《法官法》修法引起諸多討論,司法團體主張任意評鑑個案法律見解及涵攝適用,將摧毀審判獨立,但案件經判決確定,承審法官有事實足認因故意或重大過失,職司糾彈的監察院自可本於憲法所賦予的職權進行調查究責,此時已非司法核心領域可以拒斥。

具有偵查與起訴裁量權的警察與檢察官,必須對案件詳加調查,才能使罪嫌不足的被告免於受到不必要的程序折磨及司法資源的浪費。而檢察官更握有實施偵查、起訴案件的公權力,必須依照證據來發現真相,才不會因權力的傲慢偏見而累及無辜。

法無明文的限制出境終於增訂專章,規範其要件、限制及救濟程序等,但基於刑事審判「無罪推定」原則,在被告判決有罪確定前,應嚴格限制強制處分權之濫用,以免對人權過度侵害。

司法院提案修訂再審程序,未來若不符合聲請再審程序,應定期間先命補正,並給予再審聲請人到庭陳述,提高聲請再審成功機會。但裁定開啟再審的法官須自己審理此案,當承辦案件量增加,心態上易有「能推就推」的障礙,修法思維未臻完備。

《國賠法》第13條規定要件嚴格,建議依《法官法》「受撤職或免職懲戒處分確定」作為國賠前提,日後法官或檢察官有故意或重大過失而侵害人民自由或權利,一旦懲戒處分確定,即證明其違法失職事實已甚明確,國家自當予以賠償,亦得向司法官求償。

針對檢察官不起訴案件的外部監督,法務部評估引進日本的檢察審查會,建議可將其設置在運作有年且具有獨立性的監察院為宜,防止行政權、立法權不當的施壓,以確保人民檢察審查會能獨立運作,亦可免除設置在法院下產生「審檢不分」的疑慮。

人民對司法的信任度始終處於低檔,關鍵在於不適任司法官的退場機制失靈。為此,司法院推出的《法官法》修正草案,評鑑委員仍以法律人居多,讓人有官官相護之感,建議讓外部委員過半,以強化外部監督。

前北市議員謝明達涉貪案,一審到高院更三審皆判有罪,最高法院於去年8月間,以難以認定有對價關係等理由,罕見地自為改判無罪,引發輿論熱議。檢察總長為此提起非常上訴,認為最高法院自行認定事實,且未對爭議之處進行言詞辯論即自為判決,違背法令。

浩鼎案一開始因檢察官對於生技產業技轉的專業不足,誤以為有利益衝突而草率起訴,所幸一審宣判無罪後,檢方自我節制檢察權的行使,決定不上訴,這是檢察機關謙抑的表現。然而遲來的正義非正義,不當的媒體報導和輿論公審早已將他定罪。

媽媽嘴雙屍命案中,雖然洗清老闆呂炳宏的犯罪嫌疑,但仍有兩件民事損害賠償事件的纏訟,一件判賠300多萬,另一起近日內逆轉免賠,求償結果不一樣,讓這個案件的後續發展再度受到社會關注。

目前各級法院採合議庭,法官各自陳述意見,再形成多數意見作為裁判結果。可惜實務上往往由資深法官主導,易引發弊端。建議盡速修法建立包括事實審的各級法院,在宣判後公開裁判不同意見書的制度,讓陽光及早照進司法評議的陰暗角落。

精障犯罪者須進行強制性的監護治療,國內目前把監護處分個案收治在同一處所,難有治療及降低再犯的效果。為解決精神病患的犯罪問題,建議可參考德國體制,跨部會合作,設置高度戒護的「司法精神病院」,兼顧專業治療和監護保安。

林挺泰老先生為了5萬多元遺屬年金槓上勞工保險局,最後只好聲請釋憲,大法官做出釋字766號解釋,宣告國民年金的遺屬年金請領規定違憲。其中可議的是,行政機關「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的官僚作風,讓許多民眾因不熟悉法令而喪失權益。

被喻為「史上最貪女檢」的前高檢署檢察官陳玉珍遭判12年,在其收賄期間,品德操守竟被列為「足為楷模」等級。不僅凸顯檢察官考績評等形同虛設,更反應出原本被期待監督、淘汰不適任檢察官的評鑑機制,成效不彰!

鄭性澤被囚禁長達14年,其冤獄賠償判賠每日4,000元,不論金額高低,都彌補不了失去的人生。雖然法有明定,公務員因故意或重大過失而違法,致生補償事件者,可對其求償,但最後卻是不了了之,都是全民買單。

新竹商人蘇炳坤32年前捲入銀樓搶案,他堅持遭刑求鑄成冤獄,終於在今年父親節獲無罪宣判。而江國慶冤殺案、蘇建和等三死囚案、徐自強案、鄭性澤案等多起冤案平反,更不難發現其共通點之一,即是執法人員常施加不人道的酷刑取供,危害之大莫可言喻。

我國《監獄行刑法》制定已逾70年,未曾就整部過時的法律通盤修正。矯正署今年7月召開「監獄行刑法及羈押法修正草案」公聽會,關於《監獄行刑法》修正草案中有諸多關於大法官對受刑人人權提升的回應,可望達到受刑人復歸社會的矯正目的。

監所人權的保障,是評估一個國家人權是否進步的重要指標,期待政府能遵照大法官解釋意旨,儘速推動已增修完成或待審的《監獄行刑法》、《羈押法》等法制規範,以逐步改善監獄設備與受刑人處遇,提升我國人權保障水準。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