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today > 熱搜關鍵字 > 草堂

草堂

震驚社會的華山分屍命案,到底有沒有共犯一直未解,現在終於露出曙光了嗎?台北地方法院8日上午借提兇嫌陳伯謙開庭審理,並傳喚2名關鍵證人,其中1人表示,該案有共犯,他也曾經勸陳伯謙投案,問陳伯謙「還有沒有別人知情」,目前相關證據都已整理好交給法官,更提到陳伯謙似乎認為是共犯出賣了他。

華山分屍命案再開庭,陳伯謙的委任律師黃致豪主張,陳男是在警方逮捕前就坦承殺人,符合自首減刑要件,但法官傳喚偵辦案件的忠孝東路派出所所長,所長表示,其實早在逮捕前2天就鎖定陳男,也傳過陳男訊問不只一次,根本不符合自首要件。

華山分屍案兇嫌陳伯謙被依殺人、強制性交等4罪起訴。檢警在搜索陳伯謙住家時,除了在陽台一紙箱內發現死者被割除的乳房、下體,冰箱內也發現多達20塊,總重約170多公克的肉塊,一度可能有其他被害人,滿足陳伯謙的標本癖,但經DNA驗證,其實是「牛肉」。目前全案移審至台北地方法院,由於陳伯謙羈押期將滿,北院將召開移審庭決定是否續押。

華山分屍命案已進入最後偵查終結階段,案件爆發當時,因阻擋員警逮捕兇嫌陳伯謙,而與員警爆發衝突的羅姓女子,則被依妨害公務罪起訴後,6日首度出庭。開庭僅10分鐘便結束,不過離開法院時,羅女再度情緒激動,並由委任律師對上前詢問的媒體嗆聲,氣氛火爆。

華山分屍案兇嫌陳伯謙原本收押不禁見,但上午台北地方法院重新召開禁見庭,檢方提出4大疑點,法官認為確實有待進一步釐清,因為「自難排除有其他共犯協助肢解之可能」,加上陳伯謙在看守所幾乎忙著會客,隔空串供滅證機率高,改裁定禁見。

針對華山分屍命案兇嫌陳伯謙收押卻沒禁見,高等法院27日發回台北地方法院重裁,上午10點30分開庭,約1個多小時後,法官裁定禁見,也就是說,陳伯謙無法再像先前收押時,還忙著會客。

針對華山分屍案兇嫌陳伯謙應禁見否?台北地方法院27日晚間召開禁見庭,不過開不到10幾分鐘就結束,因為陳伯謙找到新的委任律師,為讓律師閱卷,禁見庭改期28日上午。至於律師是誰,就是在「小燈泡案」中,替兇嫌王景玉辯護的律師黃致豪,而他也曾是北捷隨機殺人案兇手鄭捷的律師。

台北地方法院針對華山分屍命案主嫌陳伯謙,重新召開禁見庭,審理是否禁見問題,由於還有其他案件正在進行,因此原本預定晚間9點30分開庭,延至約11點才開始,不過僅10多分鐘便結束,法官諭知28日上午10點30分再開,因為陳伯謙表示,已經找到自己的辯護律師,但因檢察官僅收到委任狀傳真,並未看到正本,新律師也尚未閱卷,因此暫緩。

檢警偵辦華山草原分屍命案,兇嫌陳伯謙因為被禁見,台北地檢署提起抗告,高等法院下午裁定,原裁定撤銷,發回北院重裁。台北地方法院也確定將在晚間9點30分重新召開羈押庭,決定是否對已經收押的陳伯謙「禁見」。

台北市華山藝文特區分屍案震驚社會,警方找到死者乳房後全案告一段落。但如今傳出,其實早在命案曝光前,就有靈異惡兆。

台北地檢署偵辦華山分屍命案,借提兇嫌陳伯謙訊問,不過庭訊僅約1個多小時便結束,還押看守所。根據了解,陳伯謙態度依舊冷靜,但一反先前有問必答,對於關鍵問題包括另一半的乳房下落?動機、處理血跡與遺體等細節,陳伯謙皆避重就輕,並當庭表示要申請辯護律師。檢方最快下周將再度提訊。

檢警追查華山分屍案,下午借提兇嫌陳伯謙訊問。陳伯謙身穿黃色短袖上衣、深色短褲,似乎精神不佳垂頭喪氣。其實外界對他也有不少疑問,到底還未找到的遺體乳房部分到了哪裡,是否還有共犯,都是檢方訊問重點。

檢警偵辦華山分屍案,傳出找到死者被切除的乳房,由兇嫌陳伯謙以福馬林保存,放在家中臥室。不過陳伯謙曾主動向檢方表示,他切下死者的乳房後,隨手丟在夾鏈袋裡,而檢警日前帶著陳嫌的妻子前往位在台北市大同區的住家搜索,但結果僅找到一邊乳房,另一邊乳房的下落,陳嫌表示「已經丟掉了!」至於為何要割掉死者雙乳,陳嫌避而不談。

台北市警方在這個月17日,到華山大草坪逮捕分屍嫌陳伯謙時,50歲羅姓女子與員警爆衝突,不僅辱罵員警、對員警比中指,還咬傷員警,事後被依妨害公務罪移送台北地檢署,由於案情事證明確,羅女也坦承當時情緒確實激動,坦承犯行,因此檢方將她起訴,並聲請簡易判決。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