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today > 熱搜關鍵字 > 真實事件

真實事件

日本愛知一位三胞胎媽媽松下園理,長期在沒有娘家,老公又幾乎不幫忙的情況下,每天要餵24次母乳、只睡1小時的她,在失神崩潰之下,親手摔死了自己11個月大的次子,消息一出,網友分為兩派,一為咒罵她罪不可赦的單身派,另一派就是已經成為母親,頗能感同身受的媽媽派。

有沒有那麼一個人,與你的關係很近,近到可能是血親、可能是配偶,但他們對你來說,就像是沾染到最喜歡衣服的瀝青,如此黏稠、煩人、揮之不去?一開始,你曾經嘗試用各種方式,洗去這一身汙黑沾黏,可是,不管用什麼清潔,它總是狠狠扒牢,留下那個難看的印子。

如果您接觸過受害者,會發現他們最缺乏的就是自救能力,長期被打、被折磨、被言語暴力,就像受到邪教控制,日日夜夜毀壞被害者的自信與價值觀,就我親身經驗及觀察來看,一般來說,受到暴力的當事人,會有兩種情況!

她對生活中所有事,感到焦慮及無奈,對孩子的包容度降到最低,她可能曾經試圖保持冷靜,但心頭的憤恨,卻讓人無時無刻不在失控邊緣,丈夫的外遇讓她自卑,丈夫的暴力讓她害怕,她發怒的燃點變低了,當孩子不能依照她的教導常軌去做時,就像火山爆發一樣,一發不可收拾。

「肉圓沒加辣就家暴?這也太荒謬了吧!是不是媽媽想離婚,刻意設下的騙局啊?」沒親身經歷過的人,總是可以說著無關痛癢的風涼話。對家暴受害者來說,一點點的風吹草動,就算不是因為自己而引起,都有可能引起加害人的不悅及暴打,乍聽之下,這只是一個沒加辣的故事,但對那個家庭成員來說,那對憤怒的眼神,就是響起的喪鐘。

當時才18歲的男孩 Conrad Roy III在汽車內因一氧化碳中毒而身亡,警方在調查他的手機時,發現有許多他女友Michelle Carter傳給他的訊息,當時17歲的Carter不是要阻止Roy自殺,也沒有趕緊找人求助,而是鼓勵他趕快動手!

當了媽媽才知道,這社會對於婦幼安全,竟是如此輕忽,虐童事件層出不窮,常看到公部門重重舉起、輕輕落下,還得靠網路鄉民的正義,才讓那些政府機關試圖亡羊補牢,只是補了一半又無聲無息,反正,沒人盯、沒大官重視嘛,何必給自己找麻煩呢?

最近不少人問我:「妳現在敢露臉囉?」我用一貫冷調的語氣、淡淡地回答,「是啊,躲爸爸與養小孩,總得選一個。」

不管是哪個黨上台,對於我們的政府來說,「婦幼」永遠是他們操作民意的一個素材工具,選舉到了,他們就想起來「要重視托育問題、要慨發生育補助」,面對民眾的怒吼與不安,他們什麼都「好、好、好」,反正凍蒜最重要!

「身為一個母親,看到那個孩子的舉動,我感到非常害怕,擔心他成為下一個社會問題。」從事護理師工作的小文說,上週她帶女兒去逛街,在嬰兒用品店購物的時候,看到一位大約國小低年級的男孩走進來,一把抓起店內的擬真假嬰兒,做出令人目瞪口呆的暴力行為。

雖然每天都在寫教養觀念,但自從小燈泡遇難後,我很少對這件事情發話,只是默默地在自己的專欄裡面,對兒童保護、家庭反省做一些努力,提醒大家關懷那些冷僻的人,對孩子的天真活潑多些警覺,期待這社會,再也沒有第二個小燈泡。

老師在年幼的孩童心中,是很特別又有份量的存在。我們那個年代,老師是公開收禮的,每當逢年過節,不少家長得特意準備紅包跟禮盒到學校,深怕自己禮數不周全,讓孩子在班上得不到重視。

小一的時光很快就過去了,這不是記憶斷層,而是初上小學的我,完全是個遲到大王。之前說過,父親要求母親每天陪著我去學校上課,母親是個急性子,剛開始,她還能早早把我喚醒,一手牽著我,一手用推車載著妹妹,順利抵達教室門口,但,隨著母親被父親毆打的頻率更密集

我善於獨處、不喜歡應酬,甚至還有點怕吵、怕熱鬧,這樣離群索居的個性,除了跟父親的肢體暴力有關,最大的關鍵,就是學齡前都與大人相處,很少與同齡孩子接觸吧。

我的父親跟刻板印象中的家庭暴力加害者不同,他的暴力不會因為酒精而觸發,所以,當情緒穩定的時候,我們認為他是全天下最好的爸爸,不但大力栽培小孩,從小各種富養、滿足物質慾望,讓我們衣食無缺,從來不曾為錢發愁。

女兒DAHLIA的來臨,讓我的慘綠人生瞬間充滿了聖光!在此之前,因為長年被父親追蹤、騷擾,我對於生命是有些厭煩的,雖然不至於自我了斷,但確實不希望自己太長壽,也不知道自己存活的意義何在?每天就是低調再低調、躲避再躲避,這樣的日子,我過了10年,很痛苦。

那位穿著POLO衫的先生,站在收銀台前大罵妻兒,「餅乾都拿不穩,妳們搞什麼啊?」明明兒子已經是國中生,卻在父親面前直發抖,媽媽更是趕快拉著兒子對爸爸道歉,我不解:「下次注意就好,為什麼要對先生道歉?」

「這樣的爸爸,我為什麼要養他?」阿甲強忍著心酸,卻在講出這句話後淚崩,阿甲的爸爸阿輝,年輕時游手好閒,在外面七逃風流,吃喝嫖賭樣樣來,從不對家裡老小盡責任。

離開家裡已經11年,這當中,父親除了報我失蹤人口、搞些有的沒的尋人任務,就是不斷向我的電子信箱與手機號碼發送訊息,但我從來沒回過,在小玲阿姨將我的現況向父親全盤托出後,他曾寫信過來說「打我不超過3次」,暗指女兒有妄想症,要我和他一起去看心理醫生。

妹妹離家的前一年,父親已經不單是情緒控管有問題,除了嚴重的囤積病以外,他在A4紙上寫下許多不同類型的家規與勸世語,並把這些紙張貼滿他的房間跟客廳,好似給孩子看這些手抄文,就會懂得孝順、體諒他的苦心。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