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today > 熱搜關鍵字 > 監獄

監獄

「到監獄服刑,還要不要花錢?」監獄對受刑人的生活供應,實際上僅提供制服、飲食、飲水、居住、水電及門診醫療,其他生活必需品皆須自購。無法負擔生活費用的收容人則必須多承擔些工作,為其他收容人服務。志工與學者深入監獄,為您掀開監獄生活的神秘面紗。

高雄女監與高市府毒品防制局再度聯手出擊,特於女監民眾接見室內開辦「榕樹下開講」-毒品防制駐點諮詢服務,幫助收容人家屬或更生人了解更多有關毒品戒癮、心理諮商以及協助毒品更生人復歸社會就業諮詢等,提供家屬或更生人一個面對面傾聽與協助的管道。

憲法保障人民的生存權、工作權及財產權,受刑人因人身自由的限制,難以完全行使工作權,但獄方也應在不違反監獄紀律及執行自由刑目的內,適當提供相當的工作給受刑人,增益其未來出獄的工作能力,幫助其再社會化,並提升自我信心與謀生能力。

位於東高雄市郊大寮區的高雄女子監獄,位於大寮區的小山丘上,於民國84年12月7日成立,是全國首座女子專業監獄,目前有1300多名女受刑人關押在此;多年來,附近民眾常反應有烘焙香味飄出,經記者申請實地訪查,水落石出。

近期兩位受刑人提出假釋申請,卻於複審時以「社會觀感不佳」駁回。假釋的目的在鼓勵受刑人改過向善,但現在法務部卻加上一個法律所沒有的理由。如果沒有客觀的標準做為假釋准駁依據時,受刑人就會有高度的不確定感,遑論教化。

監獄是一個社會的縮影,來自不同階層的人被強迫生活在一個狹小的空間,每天除了工作,人際關係的互動也是必須的。但在監所內,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與自由世界大不相同,狀態是緊張且謹慎的。

北非國家利比亞首都的黎波里(Tripoli)上周爆發動亂,的黎波里南部城市的民兵襲擊了南方地區,與國際公認的民族協定政府(GNA)士兵作戰,造成至少39人死亡,數十人受傷;而當地一間Ain Zara監獄裡近400名的犯人們,更不顧警方阻攔,趁亂強行將監獄大門打開後逃出。

金華浦江警方日前接獲報案,一間企業員工宿舍內有人的蘋果iPad失竊,循線追查,很快就逮捕鄧姓男子,詭異的事,他一看到員警異常淡定,不但馬上交出偷來的iPad,訊問過程也相當配合;一問之下才知道,平時他「妻管嚴」連買支冰棒都會被念,雙重壓力壓得喘不過氣,才動了「去監獄靜一靜」的念頭!

前槍擊要犯張錫銘於96年落網後被判處無期徒刑。今年5月初他向法務部陳情,並請親友在網路貼出,「您是否認同受刑人使用作業所得『保管勞作金』繳納國民年金保險費」的文件,獲得了善意回應。近日他再將親筆信,還有准予書函,交給施姓親友代PO在臉書《爆料公社》,感謝網友當時的支持。

英國肯特郡47歲男子史密斯(Tony Smith)與女友虐待自己的孩子,導致才3歲大的男童必須截肢雙腿保命。史密斯7日被錯置到另一間監獄,當時被2名囚犯綁在椅子上痛打近4小時,還被踩踏身體數回。一名目擊者表示,史密斯能夠活下來是很幸運的事。

基隆一名郭姓男子日前因為涉毒品案件,於基隆監獄基隆分監服刑,卻於服刑期間趁朱姓管理員打開牢房之際,徒手痛毆朱的頭部,牢房內其他受刑人見狀,趕緊上前將他制止在地。事後郭男竟辯稱,自己是因為有「下床氣」,才會情緒失控失手毆打朱男。基隆地院依妨害公務等罪判他4月徒刑,得易科罰金。

監獄擁擠,增建監獄只是治標方法,應發揮微罪不舉的刑事政策功能,使得輕罪的犯罪人,獲得緩起訴、緩刑、罰金、易服勞役、社會勞動等。一來避免濫用短期自由刑之流弊,再者因為減少監禁人口,反而可提升重罪犯罪人在監矯正執行效能。

監獄是國家文明的指標,健全的矯正法典與完善制度,營造契合矯正教育的環境,實施多樣的處遇與有效的矯正計畫,提升行刑的實質功能,才能發揮監獄的真正價值。「救一個出獄人,就是救一個家族」,同心關注矯正的未來,建造一個無害安康的社會。

法務部今年7月提出的《監獄行刑法》修正草案,是自民國43年施行以來、12次修正中最具全盤性的,明定監獄行刑以達到「矯治處遇,促進受刑人改悔向上」,及「培養受刑人適應社會生活之能力」為主要目的,終結以往對受刑人無限制的懲罰。

一位受刑人的母親答應被判刑20年的孩子每天去看他,但礙於新入監者只能7天接見,母親說:「每周會客一次,其他六天,我固定時間開車繞行監獄外牆,讓孩子知道,媽媽永遠不會放棄他。」行刑累進處遇條例築起一道高牆,剝奪母親帶領孩子悔改的盼望。

我國《監獄行刑法》制定已逾70年,未曾就整部過時的法律通盤修正。矯正署今年7月召開「監獄行刑法及羈押法修正草案」公聽會,關於《監獄行刑法》修正草案中有諸多關於大法官對受刑人人權提升的回應,可望達到受刑人復歸社會的矯正目的。

32歲的泰國男子阿卡拉巴空(Akarapakorn Ngamboonrid)因販毒和非法持有槍械,遭到泰國警方鎖定已久,26日時,前他到女子監獄探視老婆蘇差達(Suchada Ruengsunk),正巧被警方逮個正著;阿卡拉巴空被捕時表示,自己無法控制對妻子的思念,也不能忍受兩人分離,所以才冒險來監獄見妻子。

監禁不會是永久,為避免受刑人再犯,就該從踏入矯正機關的那天起,提供未來必要的協助。主責矯正業務的法務部在相關修法上必須更重視受刑人的教化並助其復歸,大家才能生活在一個更安全的社會。

人生要累到什麼境界,才會花錢自己走進監獄?一間間隔開的小房間,5平方公尺(約1.5125坪)的角落裡設置了一個簡陋的廁所和洗臉盆,所有的飲食只能透過小小的窗口送進來,淡粥配醃菜,沒有電視和手機。這個像監獄的地方被命名為「幸福工廠」,聽起來諷刺,但創始人Noh(Ji-hyang Noh)表示,這裡不是監獄,因為對來住宿的人來說,真正的監獄在外面。

一名已經入獄服刑的性侵犯,其所使用的IG(Instergram)竟然還不斷PO出被害少女的照片,難道是監所出螺絲鬆了?有資深刑警表示,最大的可能就是性侵犯入獄前的手機,遭人使用,或是其IG帳號遭盜用,即便是不公開也立即公開,不過受刑人透過親友串通監所管理員夾帶手機,也有前例。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