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today > 熱搜關鍵字 > 監獄行刑法

監獄行刑法

一封獄中的來信,張姓受刑人來信請教李永然律師關於假釋的問題,也點出現行制度的缺失。針對受刑人批評的假釋制度缺失,矯正署發布聲明澄清,只要受刑人符合規定就能提出假釋,並由假釋審查委員會做出決定,一切依法行政。而對飽受批評的累進處遇考評機制,是否存廢?如何修改?矯正署持開放態度,願聽取各界意見。

張姓受刑人寄信給律師談假釋問題,點出現行制度缺失。曾任監獄假釋審查委員的警大副教授賴擁連指出,我國假釋制度模仿美國,但又只學半套,當然問題重重。癥結在於政府並不重視假釋,人力、資源均不足的狀況下,衍生許多問題。他認為,假釋審查應「一視同仁」,排除社會觀感此等空泛標準,才能改進。

一封獄中的來信,張姓受刑人來信請教李永然律師關於假釋的問題,也點出現行制度的缺失。假釋的目的,是為了讓已悛悔改過的犯錯者早日迎向新生,但不透明的審查機制,受刑人怨聲載道,專家也多次提出修正建議。為此,法律雲製作系列專題,期盼為現行假釋缺失尋找對策,以利後續監獄行刑法修正草案中,關於假釋制度的修正,提升獄政人權。

受刑人為能早日重返社會,無不期待能因良好表現而獲准假釋,但目前受刑人對於法務部核准假釋欠缺明確標準而迭有怨言。因為欠缺客觀標準,結果就較不可預期,淪為有點運氣成分,背離法律的可預期性與明確性。

受刑人不再只是做些低經濟價值的作業,用來消磨時間,訓練其具有符合社會需求的工作技能,加上相關的技能鑑定證照,增加勞作金收入,還可喚醒自信,復歸社會時可順利接軌,不再走歹路。

犯下多起綁架案件、綽號「惡龍」的槍擊要犯張錫銘,透過友人在爆料公社公開親筆信,抱怨受刑人勞作金分配到的比例太低、監所20年沒調薪。不過法務部矯正署表示,日前已經完成《監獄行刑法》修正草案,將調高受刑人的勞作金分配比例,並將其他費用用於受刑人飲食補助或犯罪被害人補償金,監所受刑人調薪有望。

憲法保障人民的生存權、工作權及財產權,受刑人因人身自由的限制,難以完全行使工作權,但獄方也應在不違反監獄紀律及執行自由刑目的內,適當提供相當的工作給受刑人,增益其未來出獄的工作能力,幫助其再社會化,並提升自我信心與謀生能力。

法務部今年7月提出的《監獄行刑法》修正草案,是自民國43年施行以來、12次修正中最具全盤性的,明定監獄行刑以達到「矯治處遇,促進受刑人改悔向上」,及「培養受刑人適應社會生活之能力」為主要目的,終結以往對受刑人無限制的懲罰。

我國《監獄行刑法》制定已逾70年,未曾就整部過時的法律通盤修正。矯正署今年7月召開「監獄行刑法及羈押法修正草案」公聽會,關於《監獄行刑法》修正草案中有諸多關於大法官對受刑人人權提升的回應,可望達到受刑人復歸社會的矯正目的。

監禁不會是永久,為避免受刑人再犯,就該從踏入矯正機關的那天起,提供未來必要的協助。主責矯正業務的法務部在相關修法上必須更重視受刑人的教化並助其復歸,大家才能生活在一個更安全的社會。

法務部決定大幅修正《監獄行刑法》,亞洲大學教授陳孝平指出,肯認將收容人納入健保體系,但衍生出戒護就醫、老年收容人住院問題,需要更重視。司改委員、監獄管理員林文蔚也認為,引進科技監控輔助設備,除了效率、更尊重收容人權。

為了重視受刑人的監獄人權,法務部決定大幅修正《監獄行刑法》、《羈押法》,並在20日舉行公聽會。與會專家、學者認為可藉此次修法,擴大保護範圍,以達到受刑人最終復歸社會的目的。

在監作業成為收容人之法定義務,除了打發時間,更是穩定囚情的管理手段,當收容人的體力在作業時耗盡,休息時間也就沒力氣打架了。但收容人為何無法在監靠雙手勞作養活自己?因為作業項目大多為紙袋加工及摺紙蓮花,再加上分配的問題使然。

涉及人民自由權利之限制者,應由法律加以規定,而特別權力關係理論並未見於憲法明文,竟能逕行否定部分國民基本權主體適格性,有違憲疑慮。國家對受刑人為達成監獄行刑之目的,得對受刑人為必要之管理措施,不得因此而逸脫法律保留等法治國基本原則。

監所人權的保障,是評估一個國家人權是否進步的重要指標,期待政府能遵照大法官解釋意旨,儘速推動已增修完成或待審的《監獄行刑法》、《羈押法》等法制規範,以逐步改善監獄設備與受刑人處遇,提升我國人權保障水準。

在南監服刑的槍擊要犯張錫銘,透過友人投書,希望受刑人可用勞作金繳納國民年金。受刑人因勞作金微薄,可能無法繳交國民年金,建議未來修法固定提撥一定的勞作金做為國民年金的保費,減輕家人負擔,也有利日後更生。

曾名列十大槍擊要犯的「惡龍」張錫銘目前在台南監獄服刑。他在獄中不但報考國中補校進修,近日又透過友人在網路社團「爆料公社」上po文陳情,希望能讓受刑人用勞作金繳納國民年金,替孤苦無依的受刑人發聲,工整的字跡讓網友紛紛驚嘆。對此,矯正署回應,對於受刑人繳納國民年金樂觀其成,會在《監獄行刑法》修法時列入討論。

立委提出假釋修正草案,就有期徒刑「初犯」且「所犯屬再犯率低之罪」的受刑人,假釋條件由二分之一放寬至三分之一。但「再犯率低之罪」可能隨刑事政策、社會環境而有所變動,且各案不同,建議審核其犯行情節、犯後表現和再犯風險再做出決定。

大法官釋字第756號打破了絕對威權的獄政管理思想,在書信這麼一件小事上,收容人的隱私成為監獄長官神聖不可侵犯的私領域,也就是說,這恐怕是獄政有史以來第一次收容人在監獄中服刑擁有了「私領域」,從這個角度來看待釋字第756號解釋,其意義可謂是劃時代的。

去年底大法官公布755及756兩號解釋,可說是監所改革的重要里程碑,前者終於突破我國特別權力關係的窠臼,將司法保障之光引進監獄中;後者則重申了受刑人除人身自由受限外,仍如同一般人民享有其他憲法上的權利,當然包含秘密通訊的自由。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