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today > 熱搜關鍵字 > 無罪推定

無罪推定

本來應該由檢察官證明其可信的證人,反過來要求被告必須證明其不可信,這樣等同於是要求被告來證明自己的無辜,完全顛倒了無罪推定原則下,被告不用自證無罪的基本概念。

透過模亞人權法院審理邱和順訴中華民國案,邱和順方的代理人指出我國司法制度與國際人權標準的落差。本應由檢察官負擔的舉證責任,卻轉由邱和順必須證明自己無罪,也沒有給予邱和順有效詰問證人及調查證據,讓邱和順甚至沒有證明自己無罪的機會。

檢察官的天職是摘奸發伏,但要定人於罪應適可而止,不能窮追猛打,對於檢察權的行使該有所節制,否則就是權力的傲慢。人民為應付官司,惶惶不可終日,纏訟多年後,最終雖獲得無罪定讞,但檢察官卻不用負半點責任,這無異斲傷了司法公信。

法無明文的限制出境終於增訂專章,規範其要件、限制及救濟程序等,但基於刑事審判「無罪推定」原則,在被告判決有罪確定前,應嚴格限制強制處分權之濫用,以免對人權過度侵害。

偵查不公開,確保國家偵查犯罪得以順利進行外,還可保障訴訟關係人的名譽及隱私,以及落實「無罪推定」原則。倘若被告遭誣告,雖然案件偵查、審判結果可能是不起訴或無罪,但已被貼上「犯罪人」標籤,遭到未審先判,其名譽損害卻難以回復。

新聞常聽到的「偵查不公開」,但實務上卻常見偵查大公開,使得被告遭到污名化及輿論公審,陳姓女模命案及媽媽嘴命案就是明顯的例子。為此,司法院將修正偵查不公開辦法,將「確保被告受公平審判之權利」明列為核心目的之一,確保被告的公平審判。

刑事訴訟採無罪推定原則,法官切勿以被告之身價懷疑有逃亡能力者便有逃亡的可能,多數被告仍重視自身名譽,傾全力為自己爭取無罪判決。呼籲立委盡速修正關於限制出境的規定,使我國限制出境的法制化更周延,提升司法人權保障!

平常大家在看新聞時會發現,嫌犯畫面都被打上了馬賽克,對此許多民眾認為,應該公開長相資訊,這樣才能讓一般人提高警覺,同時幫助警方掌握嫌犯行蹤。儘管類似提案陸續出現,不過最多都只走到附議階段。

接續上一篇〈擴大保障的偵查不公開作業辦法修正(下)〉,本文接著要討論的是「例外可以公開偵查資訊的情形」,以及「可以或不能公開的資料內容」。偵查作為一種司法行為,時時刻刻受到公眾檢視,也不能自外於人民的監督,如何在人民監督需求下,維持自身的獨立性,在在考驗著每一位偵查人員。

偵查不公開,首要規範對象在於檢察官、警察、調查局等偵查機關,要求他們不可以任意將案情洩漏給第三人,以維護被告的公平審判。為落實偵查不公開,司法院將修正「偵查不公開作業辦法」,重視對被告權益的保障,而非偏重於維護偵查順利的進行。

檢察署轟轟烈烈地起訴,一審判決後又推給「無罪案件審查會」內部黑箱審議,以「我們沒有上訴會被判有罪的把握!」決定不上訴了。檢察署覺得這樣可以向社會大眾交代嗎?

各國的刑事訴訟制度在此,大部分都選擇了「無罪推定」或是「罪疑惟輕」作為遊戲規則的界限。即便法官同理了被害人家屬所感受到的哀傷,但是否可以因此直接把責任歸諸於被告?顯然的,還是需要證據,於情、於理、於法。

為何江國慶案關鍵的血掌紋木條會遺失?邱和順案之電話勒贖錄音帶會遺失?保管證物的政府沒有責任,責任卻推給被告,這還是無罪推定的公平法院嗎?政府應正視「完善司法科學」的決議,政府無能所犯的遺失證物之過失,要自己承擔,不要推給被告。

涉嫌32年前新竹金瑞珍銀樓搶案,最後遭判刑15年定讞的男子蘇炳坤,高等法院8日終於將他判處無罪。高院合議庭法官在宣判時,痛批本案因警方急於破案、刑求取供,之後檢方未善盡偵查主體之責、草率起訴,另外審理的高等法院、最高法院,則未落實無罪推定原則,導致本次冤獄。

汐止市公所承辦課員王玉升捲入收賄醜聞,被稱為「最貪女課員」,高等法院逆轉改判無罪,遭譏為恐龍判決。承審法官林孟皇為此發文澄清,王女兼差賺取巨額佣金的行為,與擔任公職並不發生對價關係,因此撤銷一審違背職務收賄罪的重判認定,改判無罪。

《刑事訴訟法》只有規範限制住居,司法機關卻將它類推延伸為包括限制出境,認為限制被告「出境」是執行限制「住居」的方法之一種,從一個侵害人權較小的規定,過度延伸出一個侵害人權較大的規定?這種類推延伸後的結果,是否比原先的結果更不利於被告?

165位納稅者權利保護官被譏諷是用來保護「官」的;62位過去大多判人民稅務訴訟敗訴的行政法院法官被司法院「就地合法」,全部取得稅務專業法官證明書,等於民眾被宣判「就地正法」;原本訴求避免課稅爭議久懸未決的美意,反而變成人民打贏官司後,還要等15年才不會被追稅。

台灣媒體、名嘴治國的時間已久,太多政治人物藉由輿論操作獲取利益。輿論操作無本利多,以小搏大,怎麼看都划算。幾個文字,三言二句,就可以將人一生努力奮鬥的成就一舉毀滅。有人一生清譽就在這些握有發話權的人手中,在談笑風生中,一夜掃地。

鄭性澤案終於在2017年10月26日再審宣判,獲得「無罪」判決,推翻過去「死刑定讞」結果。本案件是我國檢察官為「死刑確定案件」聲請再審的首例,本案得以透過再審程序,去釐清過去諸多的疑點,避免無辜被告遭錯誤執行死刑,實在難能可貴。

台中地檢署9月間偵結起訴一起洩漏營業秘密案件,承辦的主任檢察官林忠義事後竟然投書媒體,大讚自己的「豐功偉績」,引發議論。立委楊鎮浯18日在立法院當面向法務部長邱太三提出質疑,邱太三表示林忠義的行為不妥當,會做處理。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