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today > 熱搜關鍵字 > 濫訴

濫訴

陳長文/檢察官的罪過 是沒把握的起訴或上訴 

觀察近日兩起無罪定讞的刑案,筆者認為,若要減少司法悲劇,須先從刑事案件的起點─遏止檢察官濫訴做起。

蘇友辰/《國賠法》第13條要修 司法官犯錯不用賠償嗎

《國賠法》第13條規定要件嚴格,建議依《法官法》「受撤職或免職懲戒處分確定」作為國賠前提,日後法官或檢察官有故意或重大過失而侵害人民自由或權利,一旦懲戒處分確定,即證明其違法失職事實已甚明確,國家自當予以賠償,亦得向司法官求償。

聯電宣明智兒子婚變6年分5波告妻40案 律師涉濫訴移送懲戒

聯電榮譽副董宣明智的兒子宣昶有,與妻子王敏婚變互控6年,高院日前判准2人離婚,而王敏向台北律師公會申訴,宣家找的鄧姓、鄭姓2位律師,長期對她及其家人濫訴40件官司,公會調查後認為,鄧姓律師濫訴情節重大,決議將鄧移付律師懲戒委員會懲戒,另鄭姓律師違規情節較輕,予以告誡。

PTT點名「釣魚濫訴不歡迎」 「小芬」求償12萬反被法院認證

PTT鄉民「小芬」,3年前被站方以「對網友濫訴」等理由,公開本名並宣告「不受歡迎使用者」,小芬怒求償12萬元名譽和隱私損失。台北地院認為,小芬有多重帳號,逐一列舉不如直接公告本名,且小芬自述「他們(網友)不知收斂」、「告網友是我的訴訟權利」等語,可見PTT公告內容「非屬無稽」,判小芬敗訴。

林志忠/【2毛錢鐵絲竊案】檢方辦案為升官?失衡的司法天秤

一男子涉偷竊2毛錢鐵絲,經檢察官起訴竊盜後,歷經一、二審,皆獲判無罪,引發外界「檢察官追殺到終審」的批評。法官判決無罪的案件,會影響檢察官辦案成績,因此公訴檢察官多會上訴一搏,但這顯然將被告權利置於檢察官升官利益之下。

李永然/【2毛錢鐵絲竊案】濫訴讓國家機器成殺人機器

檢察官身為公益代表人,不可為了檢察機關的顏面或自身辦案成績的考量,罔顧證據不足仍執意上訴。濫行上訴無異於在「賭」第二審法院的心證可能與第一審法院不同,被告不僅繼續遭受訟累,影響家庭、工作,甚至浪費寶貴的司法資源。

湯文章/【浩鼎案省思】為檢方不上訴喝采,但當初為何要起訴?

檢察官在犯罪嫌疑認定上缺乏一套規範,尤其在面對名人、重大貪瀆案件之際,常有個人英雄主義作祟及見獵心喜的心態。此外,每當無罪判決,檢察官都不願認錯,導致案件更迭纏訟多年,就算最終獲取無罪判決,被告都己經剩下半條命。

李永然/【浩鼎案省思】烏龍起訴後的遲來正義,非正義!

檢察官基於追訴犯罪的使命,偵查往往朝著不利於被告的方向,忽略其他有利被告的證據即草率起訴,尤其當案件經法院判決無罪,不僅有損檢察機關形象,更嚴重侵害被告的名譽權、人格權、工作權等基本權利。

柯博齡/有糾紛免打官司 善用訴訟外紛爭解決機制

為避免司法資源浪費,司法院提倡對於私權糾紛可多利用法院訴訟以外之調解、調處或仲裁來解決,這就是所謂的「訴訟外紛爭解決機制」,透過司法院網站之訴訟外紛爭解決機構查詢平台,找尋適合解決之機構及方式,不用進法院,紛爭就能和平落幕。

陳砥柱/提高自訴門檻是減少濫訴的最佳解方?

國內濫訴情形嚴重,造成司法官辦案量過大,也嚴重浪費司法資源。但現實社會中真的就是有這麼多民眾需要倚靠司法機關主張權利,與其將資源傾注在提高訴訟門檻,是否應該分配合理資源到配套方案的提升上。

吳景欽/孫安佐放棄預審聽證 預審是防濫訴或加速認罪

在預審程序下,被告律師雖可要求調查或開示證據,但在無法事先閱覽相關卷證,檢方丟出的任何證據便是種突襲。與其面對不可測的審判結果,不如放棄預審聽證,儘速與檢方達成認罪協商,就成為孫安佐最佳、也是唯一的選擇,更凸顯美國刑事司法的問題。

比恐龍法官更兇猛!正視暴龍檢察官的濫訴

一般民眾不了解法院程序,事實上能將被告送到法官面前,必須先經檢察官這關,所以,想起訴誰就起訴誰的檢察官,才是司法改革的最大毒瘤。因此當你在意「恐龍法官」的同時,更該重視「暴龍檢察官」的濫訴。

是誰殺了一位準諾貝爾獎得主?

台灣媒體、名嘴治國的時間已久,太多政治人物藉由輿論操作獲取利益。輿論操作無本利多,以小搏大,怎麼看都划算。幾個文字,三言二句,就可以將人一生努力奮鬥的成就一舉毀滅。有人一生清譽就在這些握有發話權的人手中,在談笑風生中,一夜掃地。

防止濫訴不如先檢討法官素質

對濫訴者而言提高罰金並無法解決問題,反而讓民眾以為經濟實力強者便有權胡亂告人,是否濫訴在法院這端便要加以審查,英美各國為防止濫訴皆有相關措施。否則,保障憲法的訴訟權,卻讓廣大善良的民眾時時刻刻陷入被訴的危機,反而嚴重侵害人權。

林志忠/提高罰款及罰律師就可防杜濫訴?

司法院近日於立法院開會討論如何有效防杜司法濫訴,研擬修正《民事訴訟法》,使法官得逕以「裁定」駁回濫訴,並將濫訴罰鍰提高至「12萬元」,處罰對象擴大到「原告之法定代理人或訴訟代理人」等內容。

湯文章/法院是好訟者的灶腳 司法是親民還是濫用?

現行的告訴制度,告訴人不必負擔任何成本,刑事附帶民事訴訟也不用繳納裁判費,在司法親民政策下,司法院更推出線上起訴、法庭進度查詢、卷證電子化等措施,利用法院過於容易等種種原因推波助瀾下,人權沒被侵害也難。

曾守一/濫訴者Vs.房思琪們

所謂的「濫訴」與人民被保障的訴訟權,中間的差別為何?某些人為了達成特定意圖和目的,利用訴訟制度「亂告」他人,造成司法的濫用,也藐視法院和訴訟制度,透過濫訴嘲諷司法人員,讓司法人員成為被濫訴玩弄的「房思琪」。

林孟皇/杜絕檢察官濫權追訴的對策

想提升檢察系統的透明與效能,除了強化評鑑機制與檢察官自治、法務部長釋放部分的人事圈選權、各審級檢察官輪調歷練外,法務部檢審會委員中應有具表決權的多元代表,並將檢察官辦案的定罪率、上訴維持率列為拔擢的重要指標。

林達/慘遭濫訴560位司機血淚 能否換來一個司法改革

他們利用當鋪放高利貸給計程車司機,若不還錢就痛毆,若跑路就向道上放話「尋車」,找到車就直接拖走、「流當」抵利息,欠款超過10萬元的,會強迫集中住在車行地下室,每日定時出去開車,軍事化管理,動輒打罵,痛苦不堪。

駕砂石車衝總統府遭判刑 張德正律師指檢濫訴

男子張德正駕砂石車衝撞總統府,一審被依殺人未道遂等罪判5年10月,全案上訴,台高院20日首開庭,律師指張德正是自殺行為根本沒有殺人的意圖,卻被檢方以殺人未遂等罪起訴,根本是濫訴,難道一個活不下去的人,連結束自己的生命也不被允許嗎。最後法官諭知擇期再開庭。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