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today > 熱搜關鍵字 > 法操

法操

司法院開放原供法官使用的量刑趨勢建議系統,除了可分析法官判決刑度的成因,也能成為律師與法官討論量刑範圍的依據。但系統僅供參考,只要法官在法定刑範圍內,檢附正當且堅強的理由,且說明為什麼做出與趨勢不同的判決,也不算是枉法裁判。

台灣首次機師罷工行動迄今尚未停歇,影響旅客破萬,引發罷工需要提前預告的討論,法國、加拿大、日本、美國、韓國設有2至10日不等的預告期,台灣因對勞工罷工已有諸多限制,若再加上預告期,將更加限制勞工的罷工權。

華航機師罷工事件外界評價正反兩極,也引發社會大眾對於勞工權益的廣泛討論。勞動法學者指出,從近年的勞動事件可以發現,我國的勞權意識已漸漸抬頭。要了解勞動權利,就不得不了解所謂的勞動三權跟勞動三法了。

接續上一篇〈擴大保障的偵查不公開作業辦法修正(下)〉,本文接著要討論的是「例外可以公開偵查資訊的情形」,以及「可以或不能公開的資料內容」。偵查作為一種司法行為,時時刻刻受到公眾檢視,也不能自外於人民的監督,如何在人民監督需求下,維持自身的獨立性,在在考驗著每一位偵查人員。

偵查不公開,首要規範對象在於檢察官、警察、調查局等偵查機關,要求他們不可以任意將案情洩漏給第三人,以維護被告的公平審判。為落實偵查不公開,司法院將修正「偵查不公開作業辦法」,重視對被告權益的保障,而非偏重於維護偵查順利的進行。

長榮航空空服員於美國飛回台灣的班機上,遭外國乘客要求協助脫褲、擦屁股,甚至性騷擾。空服員的服務範圍當然不需要協助旅客便溺,此外,長榮航空只有女性空服員的問題,也再度受到大眾關注,說好的性別平等呢?

司法對於「凌虐」、「故意致死」等見解,和社會大眾的想法有落差,虐童致死真的只能用既有的傷害致死罪、重傷害致死罪,或尚未修法通過的虐童致死罪來處罰嗎?檢察官可視情況考慮用殺人罪起訴,法官也一樣,應視情況判決論以殺人罪。

白冰冰剪取影片的行為,究竟是侵害著作財產權中的「重製權」?還是「改作權」?還是著作人格權中的「同一性保持權」呢?

僱主到底能不能透過相當的注意,就可以發現員工有殺害他人的想法?或僱主到底能不能透過相當的注意,就可以避免員工利用職務機會殺人?

監察院近日因發布前立委陳朝龍案件的調查報告,指責高等法院判決不符社會經驗、屬於有罪推定一事,在網路上引發熱烈討論,也讓人開始思考監察院這個組織究竟是在做什麼的。

《憲法訴訟法》三讀通過,當人民在用盡救濟途徑後,可以向大法官聲請宣告法令或「裁判本身」違憲。大法官一旦受理案件後,就應將當事人聲請書和答辯書公開,滿足人民知的權利,也讓有志之士可以參與「法庭之友」制度,讓專家學者到庭提供意見。

為了打擊假訊息,內政部上周公告三個修正草案,但一個言論或主張的價值和真偽,應該交由大多數視聽者決定,同時,假訊息防不勝防,甚至連來源都無法追蹤,我們必須培養能分辨訊息真偽的能力,避免成為散播假訊息的幫兇。

2017年底修正《公投法》,下修公投成案、通過門檻,也拔掉公投審議委員會,公投提案不再經過審查。2018年的公投是提案數最多、投票人數最多、提案通過數最多的一屆,過程中有諸多爭議問題有待立法者修正。

年底的公投提案中,有同性婚姻以民法規範,以及同性婚姻以專法規範兩種。如果同婚要立專法,必須原本的法律已不足以規範,或是政府對於同性婚需要給予特殊的保障或特別的權利限制,才有立專法的必要性,否則沒必要疊床架屋,另訂專法。

行政院發言人Kolas Yotaka到法律扶助基金會台北分會申請律師,對曾在法扶服務的律師陳采邑提告,遭批濫用資源。未來在法律扶助的資格設計上,或許可增加對於資力的限制,才不會排擠真正需要法律扶助者的使用權利。

業配新聞已充斥整個媒體生態,也是媒體業中不可或缺的一環。與其想一味批評、禁絕這個發展趨勢,不如思考如何讓這類新聞報導融入現有法規環境,並且給予閱聽者清楚分辨標準,藉以確保新聞自由的充分保障。

新聞業配已成為眾人眼中公開的秘密,卻也引來爭論:究竟置入性新聞是否受到新聞自由保障?大法官解釋說,對於商業性言論的保障,與其他種類的言論並無二致。媒體若能在報導時標明「業配」或「廣告」,或許比較不會與新聞自由和言論自由的保障產生扞格。

日本近日遭受颱風及地震侵襲,造成關西地區及北海道嚴重災情,計畫赴日者,如果跟旅行社訂的是跟團的旅遊契約,可請求返還預繳的團費;如果旅行社只是代訂機票及飯店的委任契約,可請旅行社協助退訂。

假釋准駁與否沒有一定的標準,經常受到社會輿論影響,像近期前味全董事長魏應充報請假釋被以「社會觀感不佳」為由駁回假釋報請。假釋制度的目的是鼓勵受刑人自新,卻增加所謂外界人士觀感的考量,和受刑人是否有反省自新有何關聯?

不是在醫院病死或自然死亡的死者,都要經過檢察官相驗確認沒有涉及刑事犯罪,才會開立相驗屍體證明書,再交由死者家屬辦理後事。但礙於協助相驗的檢驗員或法醫師人力不足,再加上沒有標準流程,使得類似相驗案件會因不同檢察官而有認定上的差異。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