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today > 熱搜關鍵字 > 法官法

法官法

民進黨前主席施明德於9月10日,在臉書上回顧自美麗島事件來台灣民主的發展,並提到幾年前因王世堅的誹謗官司,在北院碰上1位自稱「綠色法官」,並威脅「你不答應和解,我下午就判你輸!」的審理人員,當天下午他果然敗訴。北院9月11日召開記者會澄清,指當時公開審理皆有錄音存證,並無施明德在臉書上所述之內容;北院發言人黃珮禎庭長表示,「公正審判與法官獨立是司法重要基礎,北院謹記在心,請民眾務必支持、信賴司法」。

為了讓法律見解一致,立法院通過修法,七月四日在最高法院增設大法庭,統一法律見解,大法庭這個制度,對司法改革的歷程來說,相當重要,行動法庭和大家一起來討論。

司法制度的建立,動見觀瞻,改革更非一蹴可幾,此次《法官法》修法對於多年沉痾雖略有改善,但只能說是半調子。現階段,除期待落實修法結果外,更希望能進一步完成未竟之業,讓法官的監督、淘汰機制能更健全。

本次修法在民間團體的倡議下,終於開放案件當事人可以直接請求評鑑,並大幅增加人民「程序參與」的權利,保障過去一直所欠缺的程序正義。

「大法庭」制度4日上路,終結法院近百年來的判例、決議制度。司法院長許宗力4日主持最高行政法院、最高法院兩間大法庭的開幕啟用典禮,他在致詞時表示,「人民不必再擔心法院初一、十五不一樣」,因為大法庭實施後,未來將有效解決各種法律爭議,人民對判決的可預期性更高,司法也會更穩定。

為回應民眾對於法官評鑑委員會、職務法庭官官相護的不滿,6月28日,立法院通過《法官法》修正案,其中最受關注的,莫過於法官評鑑及職務法庭的修法;也明文針對因貪污而被判決確定的法官,剝奪其退休金、追繳已領的退休金及停職時的薪資。

立法院上週五三讀通過《法官法》部分修正條文,對法官評鑑機制增加許多新的規定。對此,司法院長許宗力1日發表談話稿,認為修法過後,他樂觀期待「未來將能夠更有效地揪出傷害司法公正性的不適任法官。」他也說要「重新打造一種願意自我反省的司法文化。」

立法院通過《法官法》修正,關於法官評鑑委員會外部委員人數的擴增,以及職務法庭新增參審員是否具有外部性,卻值得檢討。若要具有真正的外部性,其人數不僅要多過內部人,並且採取隨機與普遍性的選出機制,且得明文評議方式,才足以彰顯他律性。

立法院28日三讀通過《法官法》部分修正條文,增加「人民可以直接請求評鑑」、「請求評鑑的時效延長」、「職務法庭採取參審制」等等新措施,民間司改會隨即召開記者會,表示認同。但司改會對於提案的「評鑑委員明文納入非法律人」、「廢除全面評核」等措施未能過關,司改會表示遺憾。

立法院28日將三讀通過《法官法》部分修正條文,增加「當事人與被害人可直接請求評鑑」之機制,另外請求評鑑的當事人也可聲請調查證據、閱卷等權利。此外還延長請求評鑑的時效,職務法庭採取參審制,另外貪汙定讞的司法官,若受撤職、免職等懲戒處分,也會被追繳退休金、退養金等。

立法院臨時會27日挑燈夜戰處理《法官法》修正草案,力拚午夜12時前能完成三讀,民進黨立委王定宇晚間也在臉書發文說「現在是6月27日晚上9時42分...我們還在立法院議場表決『法官法』」,表示此次修法牽動到64條條文,國民黨全部要求表決,還要求重付表決,連不予修正的,國民黨都要求表決再表決,將耗時超過六小時,這是典型的「表決焦土策略」。

《法官法》修法引起諸多討論,司法團體主張任意評鑑個案法律見解及涵攝適用,將摧毀審判獨立,但案件經判決確定,承審法官有事實足認因故意或重大過失,職司糾彈的監察院自可本於憲法所賦予的職權進行調查究責,此時已非司法核心領域可以拒斥。

立法院召開臨時會,院長蘇嘉全針對「法官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召集朝野黨團協商,最後在24日對「陳玉珍條款」等達成共識,完成協商。對此,民間司改會認為這次協商結果仍未達到民間對於外部監督的要求,所以提出「評鑑委員會應強化外部參與」、「強化對裁判品質的監督」等四項訴求,供立法院參考。

立法院召開臨時會,院長蘇嘉全針對「法官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召集朝野黨團協商,最後對「陳玉珍條款」達成共識,未來只要司法官遭貪污罪判刑定讞,受免職、撤職等懲戒處分,政府就會追繳停職期間的薪水。相關條文預計28日就會三讀過關。

陳建國不堪被訴而自殺的彈劾案中,公懲會著重於員警執行職務時有沒有違背應盡的義務及法令的規定,做出休職1年的處分;職務法庭則針對檢察官未確實發現監視錄影畫面不同提供合理化理由,不予懲戒。相同情節,不同標準,法官們對誰比較好,顯而易見。

立法院召開臨時會,為了要強化法官評鑑機制,民間司改會再度召開記者會,呼籲支持民間版修法草案。司改會指出,現行法官評鑑機制因委員大多為法律人,導致評鑑結果背離民心、官官相護。所以司改會再提「非法律人參與!強化評鑑機制!」建議《法官法》應該修改方向。

具有偵查與起訴裁量權的警察與檢察官,必須對案件詳加調查,才能使罪嫌不足的被告免於受到不必要的程序折磨及司法資源的浪費。而檢察官更握有實施偵查、起訴案件的公權力,必須依照證據來發現真相,才不會因權力的傲慢偏見而累及無辜。

我國人民對於司法的信任度一向不高,故對於司法改革的呼聲也一直始終不斷。2017年的司法改革國是會議已然有近百個議題,但其中國人最關注的議題應該有二:一是針對人民參與審判制度應採取陪審制或參審制的議題,此不在本文討論之列;另一則是淘汰不適任法官的議題。

每次司法信賴度的調查,都低的可憐,這些不適任的法官、檢察官要負主要責任,然而我們不禁要問,為何這些不適任的司法人員仍然繼續存在於司法體系,破壞司法信賴度,而不會被淘汰?

你有打過官司嗎?碰到的法官是怎麼樣的人呢?法官評斷是非,一槌定音,權力非常大,具有一定的社會地位,但如果法官的品行不佳,開庭態度與裁判出了問題,會影響司法公正性與信賴度,因此,立法院訂定「法官法」,可以懲處淘汰這樣的不適任的法官。到底法官法的修法有什麼問題,行動法庭邀請到立法院司法法制委員會的立委尤美女尤委員,和長期關注法官法議題,因為擔任法官協會理事,也熟悉法官協會的見解的台北地方法院法官陳思帆,一起來討論法官法的修法。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