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today > 熱搜關鍵字 > 林俊宏

林俊宏

新店隨機殺人犯新律師登場!1招讓法官沒辦法開庭 王秉華5分鐘即還押

自稱「小鄭容和」的男子王秉華,3月間在車上和妻子發生口角後,竟持刀下車,隨機朝停在路邊的男騎士背後捅1刀致死,被依殺人罪起訴並羈押,而王男辯稱自己有多重人格才會失控犯行。台北地院13日下午開庭,不過王男的法扶律師林俊宏11日才受委任,12日才閱卷,因此請求法官待他與王男討論卷證內容後再答辯。故法官改期審理,將於6月17日下午續審。

林俊宏/當超前部署成日常 疫情下的人權與我們的距離

只要是「防治控制疫情需要」,國家似乎就可以實施各種「必要之應變處置或措施」。我們把例外的超前部署當成日常,國家大範圍地限制人民自由權利已經成為日常,人民受到國家掌控的程度也越來越高。

林俊宏/司法院不採陪審制的十大理由,全錯!

無論陪審或參審都有其各自優缺點,民間團體所提出的兩制併行,目的正是為了能夠正確選擇合於我國國情的制度設計,司法院在未能正確評估陪審制或參審制何者較適於我國前,就率而採用參審制,甚至提出錯誤的論點做為反對陪審制的理由,難令人苟同。

林俊宏/撤銷假釋制度之缺—輕罪重罰或不罰輕罪

受刑人如果在假釋期間故意犯罪,而被法院判處有期徒刑以上的刑罰時,則將撤銷假釋。目前刑法關於撤銷假釋規定,過度簡化受刑人在假釋期間再為犯罪的原因,讓法院陷入「撤也不是,不撤也不是」的困境。

林俊宏/拿走路邊紙箱遭起訴 有罪就要罰?

在很多輕微犯行的背後,都隱藏著令人深思或同情的故事和脈絡,這些是從事司法實務者都應該、也必須在下決定前獲得的訊息。只有充分了解被告行為的背後故事,才能正確使用或不使用刑罰,也才能理解刑罰最後手段性的真正意涵。

林俊宏/【后豐大橋案】可疑的證詞卻成有罪判決關鍵

后豐大橋案於去年年底再審無罪,此案彰顯的正是司法實務上,以證人供述為核心的判斷結構。本來被認為罪嫌不足的案件,因為一個證人更改了本來的證詞,產生截然不同的結果,但證人的供述如果沒有其他具體事證支持,其實是非常不可靠的證據類型。

林俊宏/專家證人交互詰問 不要再有下個黃慧夫

黃慧夫醫師醫療糾紛案再審宣判無罪,由於此案涉及高度醫療專業,絕多數法官、檢察官和律師都不具備醫療專業背景,必須倚賴具有醫療專業的專家,若單憑法律專業或審判經驗就對此下判斷,對於認定事實是非常危險的。

林俊宏/【獄政人權】從「非人」轉為「人」的累進處遇制度

受刑人就是人身自由受限的一般人,但是現行法制卻仍存在著明顯侵害受刑人權利的累進處遇制度,不同等級的受刑人所享的權利並不相同,必須在監所內持續累積分數,才能夠慢慢的從「非人」轉化成「人」。

林俊宏/無期限、沒責任的羈押替代手段,有了就好?

具保、責付、限制住居和定期報到等羈押替代手段已干擾人民的日常生活,並損及其重大權益,再者,這些無限期的羈押替代手段因不屬於《刑事補償法》所得補償的事項,就算被告最終被判決無罪,也無法向國家請求補償。

林俊宏/無罪推定下仍須自證無罪的被告

本來應該由檢察官證明其可信的證人,反過來要求被告必須證明其不可信,這樣等同於是要求被告來證明自己的無辜,完全顛倒了無罪推定原則下,被告不用自證無罪的基本概念。

林俊宏/模亞人權法院邱和順案 被告何須自證無罪

透過模亞人權法院審理邱和順訴中華民國案,邱和順方的代理人指出我國司法制度與國際人權標準的落差。本應由檢察官負擔的舉證責任,卻轉由邱和順必須證明自己無罪,也沒有給予邱和順有效詰問證人及調查證據,讓邱和順甚至沒有證明自己無罪的機會。

林俊宏/法庭直播怕什麼 迎接公開審理2.0版

除非有更值得保障的利益或造成不必要的危害,否則法庭的審理過程,原則上都應該以公開的方式進行。而法庭直播正是讓公開審理原則再一步進化的良方,現今科技既然都已足夠因應,該是伸手迎接公開審理原則2.0版的時刻了。

林俊宏/【遭冤訴以死明志】寛容大肚的職務法庭

陳建國不堪被訴而自殺的彈劾案中,公懲會著重於員警執行職務時有沒有違背應盡的義務及法令的規定,做出休職1年的處分;職務法庭則針對檢察官未確實發現監視錄影畫面不同提供合理化理由,不予懲戒。相同情節,不同標準,法官們對誰比較好,顯而易見。

林俊宏/健全再審程序 冤案平反不能靠運氣

現行法制對於再審開啟前的審理程序,因為法無明文,多數處理方式就是書面審理,只有極少數案件因為承辦法官個人判斷,偶有在再審開啟前開庭的情形。藉由法院及當事人直接開庭溝通的程序,可以補充只有書面文字不完備之處,有助於再審開啟與否的判斷。

林俊宏/刑事鑑定大進步 測謊不得作為證據

現行《刑事訴訟法》對鑑定的規定非常簡陋,以致於很多不能算是科學或欠缺依據的證據,都可以進入法院,並用以判決被告有罪,產生許多冤錯案。為此,司法院舉辦相關修正草案公聽會,直接明示測謊的結果不得作為證據,且鑑定人應到庭接受檢辯交互詰問。

【王隆昌案】林俊宏/當汙點證人的「補強證據」充滿漏洞

「汙點證人」在作證之前,已經與檢察官達成一定的協議,以指證他人而換取一定的免責,因此,這個制度比較精確的用語,應該是「證人免責」制度。

林俊宏/被污名的清譽難洗白 偵查不公開必須玩真的

新聞常聽到的「偵查不公開」,但實務上卻常見偵查大公開,使得被告遭到污名化及輿論公審,陳姓女模命案及媽媽嘴命案就是明顯的例子。為此,司法院將修正偵查不公開辦法,將「確保被告受公平審判之權利」明列為核心目的之一,確保被告的公平審判。

林俊宏/人不是我殺的!錯誤指認毀人一生

指認容易發生錯誤,除了人的認知及記憶不可靠外,指認的過程非常容易受到暗示及誘導,如果指認人又受到偵查人員有意或無意的肯定訊息,甚至會進一步強化指認人的指認信心,並污染或改變原來的記憶內容。

林俊宏/簡易判決很難簡單 是惡夢的結束還是開始

「簡易判決處刑程序」以節省司法資源做為簡化程序的理由,簡化到不讓被告答辯,就直接判決被告有罪。剝奪了被告答辯、證據調查、交互詰問的機會,等於將國家資源管理凌駕於人民權利之上,不過就是一條有罪判決的快速道路。

林俊宏/【被告沒人權】被告淪為受刑人 羈押並非取供之用

羈押是藉由暫時拘束被告人身自由確保將來刑事訴訟程序能夠順利進行,人身自由以外的權利當然不得為任何的限制。但現行羈押被告進入看守所後,卻過著與受刑人相同的生活,為早日脫離這樣的生活,自然就配合做出一定的供述。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