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today > 熱搜關鍵字 > 天下雜誌

天下雜誌

年底九合一選舉,對蔡政府來說,將是一場硬仗。根據《天下雜誌》縣市首長施政滿意度調查,前6名首長,桃園市長鄭文燦成為民進黨唯一晉級,其餘皆由國民黨與無黨籍的傅崐萁包辦,藍白勢力逆襲的警訊,是否預告民心變化?值得注意的是,柯文哲在全台施政表現上以27.6%的支持度奪冠,遠高於第二名的鄭文燦,突顯柯文哲已擁有全國性的支持,效應更從台北往南外溢蔓延,柯文哲不只是台北市市長。《雲端最前線》12日邀請立法委員王育敏、民進黨副秘書長徐佳青、台大政治系碩專班總顧問彭錦鵬、時事評論員王時齊與主持人楊文嘉深入分析年底選情。

天下雜誌主辦的「天下CSR企業公民獎」今(29)日揭曉,摩斯漢堡(安心食品)再度蟬聯「天下企業公民獎」小巨人前五名,為2018年全台食品業及餐飲服務業者中唯一獲獎企業。

每個藍海計畫都從一個問題開始:要從哪裡開始?答案是:我們從計畫的觀察範圍開始,這是要找出你要做的事業、產品或服務。

當高階經理人研擬策略時,幾乎都從分析環境開始:產業發展是成長、停滯,還是萎縮?原料價格在上漲,還是下跌?競爭對手在蓋新廠房、開拓大型的新產品線、解雇數百位員工,還是正在招聘新的人才?顧客需求是增加,還是減少?大多數高階經理人以這些評估為基礎打造策略。換句話說,產業結構塑造策略。這種策略觀點很明確:一、組織的策略選項受到環境限制;二、管理者的想像力受到產業現有條件的限制。

組織領導人常會接受兩個基本假設:一個是假設市場界線與產業條件已知,你不能改變這些假設,必須根據這些假設來打造策略。另一個是在這些環境限制下要想成功,組織必須在差異化與低成本之間選擇策略,不是以較高的成本提供顧客更高的價值,因此拉高價格;就是以較低的成本提供合理的價值。兩者不可兼得,策略的本質就在價值與成本間做出取捨。

我目前為止的人生,秉持的是「認真」、「確實」「不給別人添麻煩」、「對社會有用」、「不讓自己丟臉」、「對人要好」的心態。 這樣的心態算是還滿有幫助,一路過來我也算是做得還不錯,沒給人添什麼麻煩。 可是,一直以來,我總覺得好像少了什麼。

巴拿馬文件見刊十天後,巴拿馬國家級警力把莫馮總部所在的小街封鎖起來,搜查事務所各辦公室足足二十七個小時。馮賽卡宣稱警方帶了緝毒犬,但負責搜查行動的檢察官卡拉巴羅(Javier Caraballo)堅稱沒派狗到場。隨著搜索進行,多國記者及觀光客聚集起到大樓對面的草坪,安營扎寨,觀賞好戲。

一九七六年,馮賽卡完成學業取得法學文憑,離開巴拿馬,到倫敦經濟學院深造。但是他還沒完成學業,聯合國便聘用了他。聯合國需要中美洲籍律師,以補滿配額。馮賽卡把在聯合國的工作視為領優渥薪水又能拯救世界的機會,於是接受聯合國「貿易和發展會議」(United Nations Conference on Trade and Development)在日內瓦的職位。但是過了幾年,他跟老闆的關係就惡化了。

一間離岸公司沒有銀行帳戶,作用不大。要想有一定程度的金融活動,必須有銀行。一百多年來,銀行守密的最高規格是瑞士;客戶相信當地銀行業者不會暴露帳戶所有人身分,或揭發客戶的違法行為。事實上在瑞士,銀行業者透露客戶的私人資訊,就是違法。瑞士大小銀行不在乎錢的來源是合法還是犯罪所得。

8年前,一位美國外交官到合肥參觀中科大與中科院幾項先進研究之後,大受震撼。而他遞送回華盛頓的機密電報,恰巧成為該年《維基解密》公開的數萬份美國外交電報之一。

2018年《天下雜誌》「2000大企業調查」於8日揭曉,信義房屋2017年營收、獲利均倍數成長,獲選為「營運績效50強」第一名。顯示信義房屋不受房市景氣波動影響,逆勢操作「全房產」策略奏效,加上深耕海外,具有長期穩定、短期又有爆發力的績效特質。

在複雜的動機公式裡,要了解很重要的一點,那就是工作是零和遊戲。假設我經營一家小型飾品公司,你為我工作。每一個小飾品值3美元,你每做一個,我就付你1元,公司賺2元(我身為公司老闆兼執行長,會得到絕大部分利潤)。你做的小飾品愈多,就得到愈多的一塊錢,我們兩個都會賺愈多錢(特別是我)。

經濟學入門的第一堂課把「完全競爭」視為是一個理想的預設狀態,所謂的「完全競爭」就是生產者供給符合消費者需求的平衡狀態。在一個競爭市場,每家公司都一樣,銷售同樣的產品。由於沒有一家公司有市場影響力,他們都必須以市場決定的價格出售產品。只要有利可圖,新公司就會加入市場,增加供給,壓低售價,最初吸引他們加入的利潤因此減少。

如果想要領導其他人,就要畫出目標,也就是對於旅途終點的大問號:為什麼要往那裡去?在能夠有效畫出目標之前,你必須先對自己想去的地方有很清楚的概念。再來就是針對目的地,找出能夠用視覺化進行溝通的方式。

我喜歡問面試者一個問題:「有什麼是你跟其他人有不同看法,但是你覺得很重要的事實?」這個問題直截了當,聽起來簡單,其實很難回答。從知識上來看,這個問題並不容易,因為學校教的是大家都認同的知識。從心理層面來看,這個問題也很困難,因為想回答這個問題就必須提出非主流的看法。才思敏捷的人已經很少了,擁有膽識的人比天才更難找。

無論在工作上或是在家裡,我們有時會覺得無聊、提不起勁。我們發現自己日復一日做著單調徒勞的事情。在無力改變環境的情況下,我們要如何扭轉情勢呢?答案是:改變你的心理架構。舉例來說,我認識一位最近在醫院找到工作的年輕人,負責收廢棄物、清理手術設備。幾個月之後,他覺得這份工作太無聊、想要辭職。可是,他母親提醒,他做的是全醫院最重要的工作,因為醫院裡的人特別容易受到葡萄球菌這類細菌的感染。

假設所有的工作都可以分成兩個層面:「可數」層面包含具體、界定清楚、容易衡量的工作(製造的大頭針、創造的晶片、賣掉的小飾品等等),而「不可數」層面則界定不清、不易衡量(改良流程、幫助別人、想出絕妙構想等等)。當然,有些工作比其他工作更偏向可數。

在德國製作、介紹日本的節目中,曾經有過這樣的場景:「在電車中使用手機的乘客。」鏡頭不斷拍攝正在以手機回覆郵件、玩遊戲的乘客。雖然有旁白說明,可惜我聽不懂德語,所以不知道內容。不過,會一直拍攝就表示,對他們而言那是很有趣的景象吧。我不太清楚德國人使用手機的情況,或許在德國的電車中幾乎看不到像日本人那樣使用手機的人吧。

我第一次看到現在已經在日本馳名的北海道名產「鮭魚與鮭魚卵親子丼」時,不自覺地這麼說:「這是模仿親子丼嘛。」以往提到親子丼,都會想到雞肉和蛋。以此概念研發出來鮭魚與鮭魚卵的親子丼。我不清楚這個鮭魚與鮭魚卵親子丼的點子是如何產生,不過應該是某天有人這麼說吧:「說到親子,鮭魚和鮭魚卵不也是親子啊?」

樂觀確定的未來會需要工程師設計海底城市和太空殖民地,樂觀不確定的未來則需要更多銀行家和律師。金融象徵不確定的思維,因為這是在你不知道如何創造財富時唯一的賺錢方法。如果不進法學院,聰明伶俐的大學生會往華爾街去,因為他們對自己的職業生涯沒有真正的規劃。如果你覺得會輸,就不會進入市場。但基本信念是:市場是隨機的,你無法具體或實質了解任何事情,所以多元化變得極端重要。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