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today > 熱搜關鍵字 > 大家來說鬼

大家來說鬼

某年清明節,阿達跟著家人開車回彰化掃墓,見了面大家邊聊邊幫忙,最後阿達在燒紙錢時,餘光瞄見「有個東西」在天上飄。

沒人知道為什麼,就連她男友也說不知道。兩人穩定交往7年,女友突然在結婚前結束生命,是誰都難以接受。

當地人不叫它「王氏古宅」而是叫「吊死鬼屋」,酒鬼自己說出「鬼屋」二字馬上酒醒,一樣說到鬼屋那根「吊死鬼樑」很可怕,還說千萬不要從底下經過,也千萬不要去鬼屋。

「學弟,我們系上每年至少死一個人。」同寢室的學長,第一次見到我們時開了這個話題。

我真的看到,看到反光鏡裡站了一對姊妹,但是…

學長說我們教室有鬼,我不信,結果我真的看到在教室的角落…

女兒拿著抹布用力擦著地板,擦得很乾淨,擦到發亮,卻她堅持「地板還是黑黑的」…

兩歲的兒子最近喜歡上踢球,我很開心,但也覺得奇怪…兒子踢著空氣的模樣像是在踢球,後來才知道他不是在踢球

民國80幾年,一具女性裸屍被棄置在宜蘭某橋下,夜班值到一半的老攝影聽到消息,攝影機一扛馬上衝出門。

傳聞,人睡著後靈魂會出竅,如果「回家」不小心看錯,飄到鏡子裡面沒回到真正的肉身,那麼這個人可能永遠都不會醒來,但後來我才知道,所謂的「回家」還有別的意思…

有次我意外認識小羽的大學同學,對方告訴我大學的小羽其實是位「愛笑海派的傻大姐」,但有次失敗的愛情擊垮支撐她微笑的梁柱,也扭轉了她的個性,成了現在溫暖卻帶「憂鬱的鄰家大姊姊」。

深夜時分,老舊的冷氣出風口又一直發出擾人的頻率,讓我睡得很淺,而當初怕得要死的朋友,早就睡死手也沒在牽,但沒多久她又突然抓緊我的左手,我稍稍醒了過來,想說做惡夢了吧她,就讓她抓著,但沒一下她又放開。

我才剛踏進廟門口,小賀哥馬上跌坐在地上一直吐,一旁的廟祝不耐煩地走過來,正要斥喝時一看到小賀哥的臉,連拉帶拖拽到神桌前,一把36柱清香點燃,一套手勢加咒語就在他面前和頭頂不停筆畫......

小賀哥還反過來質疑我,是不是眼花看錯,但畢竟房間沒有監視器可以調,死無對證之下,這件事情就不了了之,但那天小賀哥的精神狀況很差,客戶只開發一半就提議回旅館休息,一回旅館小賀哥準備先去洗澡再睡覺,但才剛進浴室又逃了出來。

此時一位穿著破爛袈裟的師父,不知何時出現在房間裡面,他拿起一把筷子二話不說,插進懿如的額頭,在眉間不停攪動,懿如痛到大聲哀號倒在地上,一顆頭像是被釘子釘住,四肢在地板上用力的甩著,頭卻是一動也不動,師父像夾麵一樣,拉出了一條白色正在蠕動的蟲......

直到有一次,公司聚餐吃熱炒,大家嬉鬧之下我臉色突然一沉,因為我們那桌突然站了一對「黑白無常」…

第一次我還懷疑,是不是又喝ㄎㄧㄤ了?但晚上沒喝酒啊;還是夢遊?但活了38年根本沒有夢遊過半次啊。所以我不知道,為何每天都會在同樣的時間、同樣的地點,莫名其妙的醒來,而且怎麼會睡在這條馬路上?

床邊的娃娃眼睛突然眨了!它難道被無形附身了!?此次的詛咒小物為新闢的主題,募集到不少題材新穎的內容,其中這類別的冠軍更是所有項目裡,得分最高的一篇,小編與評審對冠軍文的評價很高,非常值得一看!

每間學校總是流傳著幾則校園鬼故事,小心晚自習的時候鬼學姊也在一旁溫書。今年校園靈異類別的冠軍就是發生在晚自習前,因為發生了這件事,校方就暫停晚自習的活動了。

在職場上有碰過什麼科學難以解釋的現象嗎?2018年大家來說鬼新增了一個類別,專門募集在職場上碰到的詭異事件,尤其辦公室系列,讓許多上班族看了心有戚戚焉。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