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today > 熱搜關鍵字 > 南沙群島

南沙群島

美國國防部2日表示,中國近日在南海試射飛彈的行動「令人擔憂」,與北京當局承諾不將此爭議性海域軍事化的說法相悖。南海問題是可能點燃美中情勢的議題之一,其餘還包括貿易戰、美國制裁等,使兩國關係漸趨緊張。

高雄市消防勤指中心接獲通報,民眾報案說在前金區七賢二路與成功一路的路口有一名男子滿臉血,記者前往現場採訪時,這才發現這名男子是一名正在南沙群島服役的官兵,對於自己為何會頭部受傷滿臉血,一時間也說不清楚,不過他拒絕送醫,在簡單包紮後帶回派出所了解。

南沙群島一隻屬保育類的綠蠵龜,31日清晨6點多被海巡官兵發現往內陸爬,由於具遷徙習性動物都有天然的導航系統,但這隻綠蠵龜疑似已「失靈」,海巡官兵緊急找來濕棉被並持續以海水澆淋,終將牠帶回沙灘游回大海。 

美國軍方6日表示, 2艘美國軍艦今日於南海南沙群島附近航行,進入中國宣稱擁有主權的島礁12海里範圍內,可能在貿易戰情勢緊張之際,進一步激怒北京當局。

赤瓜礁海戰(又稱南沙之戰)發生於1988年3月14日,是大陸與越南爭奪南中國海南沙群島而爆發的小規模戰鬥。當時解放軍以1人輕傷的代價,擊沉越南3艘艦艇、全滅參戰的越南海軍,守住南沙群島6個重要的島礁,獲得全勝。

加強南海地區的主權聲索,中國再有新動作。交通運輸部南沙群島海上救助中心29日宣布在南沙群島永暑礁掛牌成立,《新華社》強調,「這是中國政府履行國際公約,保障南海海域海上航行和運輸安全的具體舉措」。

美中代表團於7日時在北京展開一系列的貿易談判,不過美國海軍驅逐艦「麥坎貝爾號(USS McCampbell)」卻也在同天早上,駛入南海西沙群島的附近海域;雖然美方宣稱此行為行駛了「航行自由權」,但卻被外界認為在挑戰北京於該處的海上主權。

美國智庫戰略暨國際研究中心(CSIS)日前在最新的衛星照片中發現,中國在南海西沙群島(美稱帕拉塞爾群島)的浪花礁(Bombay Reef)設置新的平台,由於位置具有戰略價值,研判可能用於軍事用途。

美國副總統彭斯13日從日本乘坐「空軍二號」飛機飛越南海前往新加坡,其飛行路線距離中國南沙群島島礁最近只有50英里(約80公里)。據華盛頓郵報報導描述,彭斯將他的這次飛越視為一次「航行自由」的行動,還說,「我們不會被嚇倒」,也不會退縮,將會繼續執行「航行自由任務」。

中國近日啟用在南沙群島永暑礁、渚碧礁和美濟礁上的氣象觀測站。對此,越南外交部發言人黎氏秋恆(Le Thi Thu Hang)8日表示,我們有足夠的法律和歷史依據,證明對南沙和西沙群島擁有主權,而中國啟動非法氣象觀測站,嚴重侵犯到越南,希望立刻停止。

人民日報18日發表以「華益文」為署名的文章,內容羅列「四大真相」,昭示了美國在南海議題的各種意圖。華益文表示,包括美國副總統潘斯批評中國在南海進行「軍事化」,以及白宮國安顧問約翰波頓也就南海問題發表類似言論,這些言論枉顧事實,凸顯美方「繼續挖空心思在南海攪渾水、製造麻煩的意圖」。

美國飛彈驅逐艦「迪凱特號」(USS Decatur)30日行駛經過南海的南薰礁(Gaven)和赤瓜礁(Johnson)12海里範圍內。美國國防部指出,部隊每天都會在印度太平洋地區航行,包括南海範圍,這屬於「航行自由」。不過北京政府在第一時間就表達抗議,認為美方此舉挑釁意味濃厚。

菲律賓皮勒號巡邏艦8月29日在南沙群島東南部的半月礁擱淺,引發中國高度關切。中華戰略學會研究員張競投書媒體指稱,由於菲國曾在1999年上演「仁愛礁坐灘事件」,此次皮勒號擱淺正好提供兩岸新的契機,可以從「不得將南海島礁作為廢棄物處置場所」的立場切入,趁勢呼籲各界重視仁愛礁坐灘事件。

菲律賓海軍「皮勒號」巡邏艦( BRP Gregorio del Pilar FF-15)日前於南海海域「半月礁」(菲國稱為「哈撒哈撒灘」Hasa-Hasa)擱淺。由於事發地點稍敏感,菲國總統府發言人羅格(Harry Roque)隨後於記者會上表示,擱淺一事已知會大陸,避免有任何誤解。

菲律賓旗艦、全國排水量最大的主戰艦艇「皮勒號」巡邏艦( BRP Gregorio del Pilar FF-15)當地時間週三夜間在南沙群島東南部的的「半月礁」(菲國稱為「哈撒哈撒灘」Hasa-Hasa)擱淺,菲國軍方正在搶救中,暫未傳出人員傷亡。

菲律賓海軍巡邏艦29日晚間在南海海域「半月礁」擱淺,菲律賓國防部表示,目前船還在原地,已派出援助船艦,在評估後將其送回,並協助船上100多名官兵撤離。經初步檢查,船的螺旋槳受到毀損,船體並沒有進水,但擱淺原因仍需進一步調查。

美國防部亞太事務助理部長薛瑞福(Randall Schriver)16日指出,如果大陸以武力奪取菲律賓在南海占領的中業島(菲國稱「派格阿薩島」),美軍身為菲國盟友將協助「作出相對的回應」。據了解,薛瑞福是在美國駐菲大使館與特定媒體會面時做出表態,不過沒有透露具體細節。

不管早期傳統武器射程有限,還是如今遠程兵力投射能力、武器射程增大,太平島一樣據有掌控南海航道及巴拉望航道的南沙海、空域重要戰略地位,尤其太平島機場落成後,軍事戰略地位更形鞏固,無論基於國土主權,還是放眼南海經濟、能源爭奪籌碼,政府都該修正片面國際和平奢望,重新派駐陸戰隊戍守東沙島及南沙太平島。

南沙太平島距台灣本島1600公里,海軍早期使用LST中型戰車登陸艦運補,單程要6、7天,來回得耗時半個月,可說倍及辛苦;除了運送瓜代人員、武器裝備、補給品,島上兵舍、工程建設所需建材,也得靠海軍一點一滴船運到位,運補過程中,也有官兵因此犧牲生命,國軍捍衛國土、確保國家主權,不管是否戰時,都得付出血的代價。

太平島地處東南亞各國竊佔島礁中心,當然成為各國覬覦的標的,尤其越南與菲律賓常常派出軍機臨空偵察,也派出漁船藉機漁撈作業,抵近四周海域蒐集島上駐軍活動概況,海、空不定期雙重戰情壓力,讓官兵絲毫不敢大意,隨時神經緊繃,待命戰鬥。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