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today > 熱搜關鍵字 > 再審

再審

被害者在不起訴案件的司法救濟一途相當艱難。檢察署是否也有被監督的可能?曾有學者提議參考日本「檢察審查會」,就不起訴處分及行政簽結部分,加入人民參與審查,這或許是思考的方向。

前手球國手陳敬鎧裝盲詐保案又出現新進展,監察院15日公布調查報告,認定陳敬鎧確實屬於視覺障礙。對此,民間司改會隨即發表聲明,表明陳敬鎧並非裝盲詐保,請求檢方為他提出非常上訴或再審,讓當事人免受冤抑之苦。

發生在2000年的台南歸仁雙屍命案,犯嫌之一謝志宏原先遭判死刑定讞,因相關證據被推翻,並有足以推翻原確定判決所認定事實,基於合理、正當的理由,台南高分檢署提出聲請再審。

前新黨立委馮滬祥,14年前爆發性侵菲傭案件,案件纏訟12年後,直到2016年10月間才定讞,馮滬祥最後被判刑3年4月,發監執行。但他發監不到3個月,就因病獲得保外就醫。他先前因病重向法院聲請再審,遭到駁回確定後,又第二度聲請再審,但最高法院仍於7日駁回他的再審確定。

新竹商人蘇炳坤32年前捲入銀樓搶案,他堅持遭刑求鑄成冤獄,終於在今年父親節獲無罪宣判。而江國慶冤殺案、蘇建和等三死囚案、徐自強案、鄭性澤案等多起冤案平反,更不難發現其共通點之一,即是執法人員常施加不人道的酷刑取供,危害之大莫可言喻。

不科學的科學證據被檢察官用來證明被告有罪,被法官引用作為判決依據,最後卻被推翻成為造成冤案的關鍵證據。政府若不重視上游的鞏固犯罪證據「完善司法科學」之基礎工作,只好把資源浪費在下游的來回訴訟上,更讓司法人員陷入製造冤案的風險。

近期幾個經平反的重大冤錯案都有錯誤自白。受訊問者可能單純想要逃脫出壓力環境或是換取利益而選擇錯誤自白。在逐漸「出清」傳統刑求的冤錯案的同時,也應該開始思考下一階段究應如何更精緻化訊問程序,避免錯誤自白發生。

涉嫌32年前新竹金瑞珍銀樓搶案,最後遭判刑15年定讞的男子蘇炳坤,高等法院8日終於將他判處無罪。高院合議庭法官在宣判時,痛批本案因警方急於破案、刑求取供,之後檢方未善盡偵查主體之責、草率起訴,另外審理的高等法院、最高法院,則未落實無罪推定原則,導致本次冤獄。

涉嫌32年前新竹金瑞珍銀樓搶案,最後遭判刑15年定讞的男子蘇炳坤,第5度提出再審後,高等法院8日終於將他判處無罪。含冤32年,終於獲得無罪的蘇炳坤在走出法庭時泣訴,雖然獲得無罪,但高興不起來,因為一切都太晚了。

32年前涉及新竹金瑞珍銀樓搶案,最後遭判刑15年定讞的男子蘇炳坤,雖然獲得特赦,免除刑期,但他仍向高等法院提出再審,並獲准重啟再審程序。全案經過4個多月的審理後,高等法院7日宣判,改認定檢方起訴的罪證不足,判決蘇炳坤無罪,可上訴。

男子林金貴被控2007年槍殺鳳山一名王姓計程車司機,被判無期徒刑,不過全案諸多疑點,他始終否認涉案,加上台灣冤獄平反協會兩次提起再審、姊姊提出新事證,高等法院高雄分院於2017年4月裁准再審,並停止刑罰執行,同時間他也從台南監獄獲釋放。而歷經數月審理,高雄高分院7日宣判,林金貴獲判無罪。

犯下八里雙屍命案的媽媽嘴咖啡店長謝依涵,逃過死刑獲得無期徒刑定讞。死者家屬起訴,要求媽媽嘴咖啡店老闆呂炳宏與另外2股東連帶賠償,最高法院日前判決呂炳宏等3人須賠償368確定。呂炳宏等人提出再審,高等法院駁回,案經上訴,最高法院31日再度駁回,呂炳宏等3人確定要付錢賠償。

現行刑事訴訟法制度,人民不能提起非常上訴,連檢察官也不能提,只有檢察總長可以行使這個權利。檢察總長江惠民受訪時表示,關於現行的非常上訴制度,除了最高法院以決議把部分狀況限縮在只有提起非常上訴會「對被告有利」的情形才能提,並不合理。

「與謝志宏親自談過之後,覺得有冤情,我才決定調查」。發生在2000年的歸仁雙屍命案,犯嫌之一謝志宏原先遭判死刑定讞,但可能有翻盤機會,監委王美玉11日提出種種質疑,認為原判決違反公平法院原則,包括被告共同自白不能當證據、謝志宏被查扣的物件包括當日衣物、拖鞋上均無血跡反應、法醫鑑定意見也推翻了犯人應為兩人,更強調種種爭議未釐清就判死有違聯合國公約。

透過刑事再審之非常救濟管道十分難求,為完善證據法則與救濟無辜,法務部制定完善定罪計畫,建立有罪確定案件之審查機制,期使檢察體系內的平冤管道制度化,為無辜者新增爭取平反之救濟機會,但一年過去了,卻看不到成效。

袴田巌,金氏世界紀錄上羈押在看守所最久的死刑犯。不合法的自白與捏造的證據,使他身陷囹圄46年,長期活在即將遭到死刑執行的恐慌中。如果,審理之初,辯護人就能得知搜索過程、取得扣押筆錄、聽取偵訊錄音帶,他的清白之路會不會不這麼曲折?

在屏東縣萬巒鄉萬金村「萬金營區」,2004年間發生一起鬥毆事件,其中1名男子遭打死。事發後檢警單位憑藉死者方友人的指認,逮捕劉正富。劉正富百口莫辯,最後遭判刑9年定讞。檢察總長為他提出3次非常上訴失敗,但義務律師團為他提出再審,高雄高分院24日裁准開啟再審程序。

法官不是神,沒有人可以保證判決一定是對的,因此要有多種審級救濟管道。舊再審制度的高門檻,讓有冤抑的案件難以伸張,后豐大橋案再審程序的開啟,正是再審制度修法後,為人權保障注入一股活水。

屏東縣男子林進龍被控於2009年走私海洛因磚,被判刑18年定讞,他喊冤說不知情,逃亡5年後、去年(2017)透過冤獄平反協會協助聲請再審;高雄高分院認定罪證不足判決無罪,高雄高分檢15日提出上訴,並列舉了12大理由,包括他曾經有走私前科被判刑,還有經營幾艘漁船經驗豐富等。認為原審採信對被告有利的證據,判決理由也不備。

期望新任檢察總長江惠民,對於證據結構有明顯瑕疵及濫用偽科學證據的死刑定讞案件,進行盤點與逐案審查。其中,已死刑定讞、遭囚逼近20年的被告謝志宏案,便是任內為我國建構起一個健全的完善定罪機制的絕佳起點。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