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today > 熱搜關鍵字 > 再審

再審

台南歸仁雙屍命案遭判死刑的謝志宏,喊冤多年後終於獲准再審。為他義務辯護的律師涂欣成、黃致豪,多年來不斷發聲,更在檢察總長江惠民去年一上任,隨即投書媒體,向江惠民喊話,希望能救救謝志宏。

根據這份「行蹤交代稿」,謝志宏原先是否認犯罪的,為何到當日早上6點鐘製作筆錄時,卻變成自白殺人且強制性交陳女?

發生在2000年的台南歸仁雙屍命案,犯嫌之一謝志宏原先遭判死刑定讞,因台南高分檢署檢察官林志峯等人,以找到謝未殺人的新事證,有足以推翻原確定判決所認定事實,提出聲請再審,台南高分院3月14日裁定開始再審。

王隆昌案的人證僅有共同被告黃維安的自白,也就是污點證人。目前已有許多被污點證人所害的「司法倒楣鬼」,未來應取消污點證人,若要保留應要求檢察官提出強而有力的補強證據,輕易陷人於罪,將傷害無辜者的名譽、家庭及人生。

發生在2000年的台南歸仁雙屍命案,犯嫌之一謝志宏原先遭判死刑定讞,因台南高分檢檢察官林志峯2017年9月以找到謝未殺人的新事證,聲請法院再審!台南高分院14日裁定再審,並暫停死刑執行。

日前王隆昌提再審或非常上訴,關鍵在於論罪依據僅憑行賄者前後不一的單一證詞,就可以將人定重罪。在刑事證據法學上,法官確實可以憑一個人的證詞就將人定罪,因此,荒腔走版的認定結果時有所聞,冤錯假案即可能產生。

台北高等行政法院法官陳鴻斌對女助理多次性騷擾,司法院職務法庭再審後改輕判罰款200萬元,引發爭議。案經職務法庭受理後,14日做出改判,廢棄輕判罰款的判決,仍將陳鴻斌免除法官職務。

知名皮膚科女醫師蔡佳芬,2016年間與漢唐光電董座徐國良爆出婚外情,丈夫台大醫院外科主治醫師陳克誠起訴求償600萬元,二審改判蔡佳芬、徐國良連帶賠償百萬元確定。蔡佳芬不滿,聲請再審,但高院審理後,認為蔡女未提出新事證,28日駁回再審聲請。

涉嫌33年前新竹金瑞珍銀樓搶案,最後遭判刑15年定讞的男子蘇炳坤,去年終於獲判無罪。蘇炳坤請求冤獄賠償,由於他案發前為家具工廠老闆,案發後家庭破碎,因此他以每日補償最高額5000元計算,請求891天賠償,共請求455萬5千元。他還說:「補償多少不是重點,因為再多的補償也無法補償我的青春。」

媽媽嘴雙屍命案中,雖然洗清老闆呂炳宏的犯罪嫌疑,但仍有兩件民事損害賠償事件的纏訟,一件判賠300多萬,另一起近日內逆轉免賠,求償結果不一樣,讓這個案件的後續發展再度受到社會關注。

死囚陳昱安在台北看守所內,以橡皮筋勒頸方式身亡,根據了解,所方一早便聯絡其家屬,但至今都沒家屬願意出面辦理後事。所方表示,判決定讞後,就沒有家屬前來探望,也沒人提起非常上訴或是再審。而最高法院在召開生死辯論庭前,陳昱安的母親就曾寫信給檢察官,希望將令她天天活在恐懼中的兒子求處死刑。

員工殺人,雇主想要免除連帶責任,除非在事前的選任及監督上已盡相當注意。媽媽嘴案兩位死者家屬的民事賠償,法院判決卻不同,相同的案件事實卻有不同的法院見解,司法怎麼了?

被害者在不起訴案件的司法救濟一途相當艱難。檢察署是否也有被監督的可能?曾有學者提議參考日本「檢察審查會」,就不起訴處分及行政簽結部分,加入人民參與審查,這或許是思考的方向。

前手球國手陳敬鎧裝盲詐保案又出現新進展,監察院15日公布調查報告,認定陳敬鎧確實屬於視覺障礙。對此,民間司改會隨即發表聲明,表明陳敬鎧並非裝盲詐保,請求檢方為他提出非常上訴或再審,讓當事人免受冤抑之苦。

發生在2000年的台南歸仁雙屍命案,犯嫌之一謝志宏原先遭判死刑定讞,因相關證據被推翻,並有足以推翻原確定判決所認定事實,基於合理、正當的理由,台南高分檢署提出聲請再審。

前新黨立委馮滬祥,14年前爆發性侵菲傭案件,案件纏訟12年後,直到2016年10月間才定讞,馮滬祥最後被判刑3年4月,發監執行。但他發監不到3個月,就因病獲得保外就醫。他先前因病重向法院聲請再審,遭到駁回確定後,又第二度聲請再審,但最高法院仍於7日駁回他的再審確定。

新竹商人蘇炳坤32年前捲入銀樓搶案,他堅持遭刑求鑄成冤獄,終於在今年父親節獲無罪宣判。而江國慶冤殺案、蘇建和等三死囚案、徐自強案、鄭性澤案等多起冤案平反,更不難發現其共通點之一,即是執法人員常施加不人道的酷刑取供,危害之大莫可言喻。

不科學的科學證據被檢察官用來證明被告有罪,被法官引用作為判決依據,最後卻被推翻成為造成冤案的關鍵證據。政府若不重視上游的鞏固犯罪證據「完善司法科學」之基礎工作,只好把資源浪費在下游的來回訴訟上,更讓司法人員陷入製造冤案的風險。

近期幾個經平反的重大冤錯案都有錯誤自白。受訊問者可能單純想要逃脫出壓力環境或是換取利益而選擇錯誤自白。在逐漸「出清」傳統刑求的冤錯案的同時,也應該開始思考下一階段究應如何更精緻化訊問程序,避免錯誤自白發生。

涉嫌32年前新竹金瑞珍銀樓搶案,最後遭判刑15年定讞的男子蘇炳坤,高等法院8日終於將他判處無罪。高院合議庭法官在宣判時,痛批本案因警方急於破案、刑求取供,之後檢方未善盡偵查主體之責、草率起訴,另外審理的高等法院、最高法院,則未落實無罪推定原則,導致本次冤獄。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