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經國侍衛女兒山上獨居30年 疫情衝擊「仙女落人間送餐」

圖、文/鏡週刊

我當電影翻譯快30年,一直在山上獨居,過著神仙日子。去年受疫情影響,影展幾乎都停辦,接不到稿子寫;跟幾個朋友合資賣咖啡簡餐,今年5月才剛開店,花了60萬元裝潢,還沒開始賺錢,疫情又爆發了。

年輕時從不需煩惱錢,我爸1949年來台灣,是蔣經國侍衛的侍衛,陪總統看戲泡妞,後來被安排到中央銀行祕書處。結果我才4歲,媽媽就跟別的男人跑掉,爸爸獨自撫養我和哥哥長大,把我捧在手心呵護。我一路念最好的學校,但我都蹺課看電影,讀莊子和卡夫卡。

趙翾的爸爸很疼愛她,但她年輕時很叛逆,蹺家到處遊玩。(趙翾提供)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念明星大學,鬼混到26歲,我爸爸肺癌過世,我搬到山上一個人住,接影展翻譯,第一次自己賺錢維生。發稿者把最難的藝術電影交給我,我寫得又快又好,像希臘導演安哲羅普洛斯,字幕全是哲學詩句,只有我能寫。我自恃很高,不跟鄰居來往,但社區幼稚園的老師喜歡我,他抱著流鼻涕的孩子,用油桐花做成小花環,來我家告白。

在一起後發現,我孤僻,他卻把家裡搞得像里長辦公室,貓狗小孩都進進出出,鄰居來家裡討論教育改革。後來我劈腿,他傷得很重,終究分開。但他帶我認識山,認識孩子,讓我變得柔軟,讓我開始看見不一樣的人。

沒影展我就沒收入,開店又遇到三級警戒,幸好我燒得一手好菜,我到社區發傳單,每到週末就把客人預訂的牛腩、小菜打包,騎機車外送給客人。但要接觸人,我心裡還是矛盾,例如有個打赤膊的老人來店裡買咖啡,我很怕髒,一直想等他走了要把椅子擦乾淨,可是聽他說自己沒工作,又心軟了,沒收錢。

山上的房東是個開計程車的大姐,嚼檳榔,我其實受不了她動作粗魯嗓門又大,偏偏她又很愛來找我聊天。上個月她來找我,我有點怕跟她講話,結果她塞了6,000元紅包過來,恭喜我開店。她知道現在生意不好,還跟我說:「下個月房租妳不用給我了!」我好慚愧,原來自己還是傲慢。我想把這份善意傳遞出去,請教會牧師幫我留意社區有需要的家庭,每次備餐我就多做,給他們一份,我想鼓勵自己,也鼓勵他們不要灰心,現在再苦,「好日子一定會來的。」以前朋友都說我是山上的仙女,因為疫情,我終於落地來人間生活。

趙翾,58歲,新北市,電影翻譯


【到鏡週刊看完整報導】


更多鏡週刊報導
【心內話】不棄單的人生
【心內話】女兒是救命恩人
【心內話】跪在地上的新娘

分享給朋友: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艾瑞絲刺青、拍丁字褲寫真!  媽媽怒斷絕關係:讓我們如何面對親友

關鍵字: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