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電影節宣傳片《回家》幕後有洋蔥!廖明毅、邱澤分享新iPhone拍攝心情

▲台北電影節宣傳片《回家》只由鬼才導演廖明毅跟他手上的 iPhone 12 Pro Max 拍攝。(影片/取自YouTube)

特約記者洪聖壹/綜合報導

「我盡量把我的影片拍好,告訴大家這樣可以,而且越來越可以。」就在稍早,2021 台北電影節公開的全新預告片《回家》,片長 1 分 30 秒,這是《當男人戀愛時》男主角 邱澤(ROY CHIU)與劇情長片《怪胎》導演廖明毅(LIAO Ming-yi)首次的合作,而在稍早受訪過程中,廖明毅透露,這一次「真的」只用一支 iPhone 12 Pro Max 拍攝。

疫情與串流平台衝擊,《回家》背後有洋蔥

此次電影節廣告片首次以恐怖懸疑片呈現,片名卻是溫馨的《回家》,極大的反差讓人印象深刻。主演這次廣告片的正是票房才剛破 3.8 億台幣《當男人戀愛時》男主角 邱澤,導演正是《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執行導演以及執導劇情長片《怪胎》的鬼才導演 廖明毅。

▲此次電影節廣告片首次以恐怖懸疑片呈現,主演者是 邱澤,導演執導劇情長片《怪胎》的鬼才導演 廖明毅。(圖/記者洪聖壹攝)

面對影音串流時代來臨,加上疫情的衝擊,直接影響的還是電影業,廖明毅指出,「希望每個人離開戲院可以帶走一些東西」,這是很多電影創作者會講的話,所以把這句話當作這次廣告片的主軸。這次廣告片的片名為《回家》,主要的訴求還是希望大家從中找回一些回到戲院的熱情。

廖明毅進一步指出,走進戲院跟在家裡看串流影片最大的不同在於,每個人可以在一兩個小時以內,在一個很黑暗的地方,感受一部電影,那是很平靜、很舒服的事情,過程中你會跟創作者有一些交流,會跟一群陌生人一起笑、一起哭,這是串流平台所沒有的溫度。

邱澤透露他自己跟一般觀眾四刷《當男人戀愛時》,他發現當有人哭的時候,旁邊的人會分享衛生紙。他也套用《回家》的想法:「拍完這部片,我自己也會帶走一些自己對電影的期待。」

▲影音串流時代來臨加上疫情的衝擊,廖明毅以《回家》為號召,希望大家從中找回一些回到戲院的熱情。(圖/記者洪聖壹攝)

台北電影節今年邁入第 23 屆,對於廖明毅來說別具意義,他大學畢業後第一個獎項是由台北電影節頒發,第一部使用 iPhone 拍攝的劇情長片《怪胎》在台北電影節首播,另外廖明毅的老婆也曾是台北電影節工作人員。然而據他所描述,台北電影節有個不成文的規定,預告片通常由上一屆得獎作品導演拍攝,這次破例找他來拍攝,他一口氣就提了三個案子,三個案子有兩個都是跟鬼片有關,並且心理篤定要使用 iPhone 12 Pro Max,如果主辦單位不通過,就一直再提。

邱澤挑戰內心最大尺度

「這次我會接受是因為它很短。」對於邱澤來說,最大挑戰是自己的心態,他透露自己相當怕「阿飄」,尤其在表演的時候,為了滿足導演的需求,通常需要想像一些情境,把自己投入到那個狀態。所幸導演想法明確、分鏡很精準,加上一些想像力,很快就能完成導演的需求,他認為這方面,某種層度需要默契跟信任度。

▲《當男人戀愛時》男主角邱澤,這次主演《回家》挑戰內心怕鬼的最大尺度。(圖/記者洪聖壹攝)

廖明義用一支手機拍電影的挑戰

此次《回家》全程只有廖明毅本人使用一支 iPhone 12 Pro Max 拍攝。對此,廖明毅指出,以往用大機器拍攝,會有很強的存在感,旁邊還有攝影師、收音師、化妝師等等,演員很容易聚焦,這次邱澤是第一次面對「手機」跟他一個人。因此,他會在每一次拍攝完成之後,就用手機播放畫面給邱澤看,藉此與演員建立信心。

邱澤指出,導演用 iPhone 拍攝時,某個層度不用再為機器服務,更多的是回到角色自身,導演給演員非常大的信心與自由度,所以更容易表達自己,不會沒有安全感。

另外,由於是雙方第一次合作,廖明毅會在事前提出「文字腳本」、「手繪分鏡」以及「現場拍攝分鏡」給邱澤看,透過這樣的形式,不只與邱澤建立了信任感,更因此提升了工作效率。

▲《回家》全程只有廖明毅本人使用一支 iPhone 12 Pro Max 拍攝,挑戰在於需要跟演員建立信任度。(圖/記者洪聖壹攝)

手機拍電影的好處

使用手機拍攝電影的好處還是在於便利,廖明毅表示,以前透過大型攝影機拍攝,通常會嘗試各種表演形式,他認為這是一種消磨。而現在用 iPhone 拍攝,可以直接在現場嘗試不同角度,而且一但跟演員溝通好明確的方向,其實一個分鏡拍一兩次就可以了。接下來他也會一直嘗試用手機拍攝不同類型的電影,事實上下一部劇情長篇電影《夢魘》,就會使用 iPhone 拍攝。

▲廖明毅分享使用手機拍片的好處在於可以直接在現場嘗試不同角度。(圖/記者洪聖壹攝)

使用 iPhone 12 Pro Max 拍攝差異

廖明毅指出,之前的 iPhone 沒辦法放大螢幕,這次因為拍攝成果明顯提升,放到大螢幕不失真,而這最大原因就是主鏡頭光圈變很大、光學防震、可以拍攝 4K,而且可以裁切,這讓前期拍攝跟後期拍攝變得比上次簡單。

不過廖明毅坦言,使用 iPhone 12 Pro Max 的主要原因在於主鏡頭的光學能力優於其他 iPhone 12,否則他還是會選擇比較小巧的手機提升機動性。另外,針對 iPhone 12 Pro Max 首創杜比視界的功能,廖明毅在拍攝的時候並沒有使用,因為所有電影拍攝完成之後都需要做調色的動作。

至於在人力方面,此次使用機器人力後製成本相對少很多,以往需要至少三個人扛一台 25 公斤的攝影機跟腳架到處跑,現在縮減到只有他一人拿手機跟攝影助理,三個不同腳架就完成拍攝。另外,場務組也變少,這次拍攝幾乎沒有配置場務組人力,其餘收音的部分並非使用 iPhone 12 Pro Max 收音,而是另外專業的收音設備。換句話說,此次使用 iPhone 拍攝只減少正規電影的攝影跟場務人力與相關配備,拍攝時間也縮短,這在正規電影裡面會少幾百萬的開銷。

▲《回家》使用 iPhone 全程節省了攝影跟場務人力,拍攝團隊為原本《怪拍》團隊。(圖/取自 YouTube)

廖明毅透露,此次拍攝前後用一支手機,只花了一天半的時間,使用細節更豐富的 10-bit 影像格式拍攝,整個檔案卻只有 8GB,這讓他感到意外。相較於《怪胎》當時使用三支 iPhone Xs 拍攝,不管人力、時間都差很多。

對於未來手機的期待

談到拍攝技巧,廖明毅分享,由於智慧型手機特性的關係,拍攝時會盡量把畫面安排豐富一點,不要去拍太單調的場景,像是停車場那樣的畫面,都是經過設計的,它會讓你覺得畫面更具有電影感。至於用手機拍攝的不二法門就是「一直拍」,藉此訓練構圖能力,他說:「手機就在你的口袋,拿出來多練習吧!」

▲廖明毅分享自己拍攝影片時會盡量把畫面安排豐富一點,建議不要去拍太單調的場景。(圖/取自YouTube)

談到對於 iPhone 的期待,他認為如果之後的 iPhone 三顆鏡頭光圈都跟 iPhone 12 Pro Max 的廣角鏡頭一樣,然後可以拍 5K 甚至更高解析度的影片,那麼基本上就無敵了。 

針對手機拍影片這件事,廖明毅認為,手機攝影不會取代一般大型攝影機攝影或者電影生態,手機攝影只是提供一個做法,有些人像是 李安,他會用很多昂貴的設備拍攝,而他本人更傾向於直接、單純,希望盡量透過 iPhone 拍攝更多作品,告訴大家「這樣可以,而且越來越可以」。

分享給朋友: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超商大夜遇七爺八爺!收銀機「多一疊冥紙」 監視器曝…驚對空氣結帳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