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距上班後遺症超多!視訊近距離「被觀察」 工作壓力比面對面大

▲▼視訊會議。(圖/Unsplash)

▲疫情影響讓許多公司採用視訊會議的工作模式。(圖/取自免費圖庫Unsplash)

記者郭家榮/綜合外媒報導

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全球,許多公司為了減少員工近距離接觸,紛紛採用遠端上班的工作模式,頻繁使用Zoom、Skype等視訊平臺開會,也因此創造許多「後遺症」。史丹佛大學一項研究指出,「Zoom疲勞」(Zoom fatigue)除了讓人疲倦、緊張,也因需要專注在螢幕上,工作的壓力更大。

綜合媒體報導,使用視訊平臺Zoom來開會已經是疫情之下的上班族常態,然而頻繁、長時間視訊也對工作產生不良影響,史丹佛大學虛擬人機實驗室(Virtual Human Interaction, VHIL)主任拜倫森(Jeremy Bailenson)在期刊上發布研究報告,說明造成「Zoom疲勞」的4大原因、影響,並提出建議。

▲Zoom。(圖/路透)

▲視訊平臺Zoom在疫情爆發時變熱門。(圖/路透)

報告指出第一項原因是「近距離注視」,一般會議並不會時時刻刻都看著演講者,可能偶爾看投影片、黑板,或是自己的筆記。而視訊會議就如同在電梯裡和陌生人近距離接觸,參與會議的成員透過各自的螢幕長時間「專注」看著每位正在發言的人,螢幕上人臉的「特寫鏡頭」也容易讓人感到不舒服。

第二項原因是「認知負擔變重」,研究報告指出,人們在互動過程中可能會透過表情或是手勢等肢體動作傳達一些「非語言」的資訊,但在視訊中這些非語言的線索大為減少、不容易被察覺,也因此需要更多注意力去觀察,甚至也要注意自己的動作幅度,可能一不小心就被解讀成其他意義。

第三項原因是「視訊會議中長時間看到自己」,大部分視訊平臺都有這項功能,可以確定攝影鏡頭中的自己參與會議的模樣,就像照鏡子一般。拜倫森表示,許多研究都說明了,看到自己的影像會對自己更嚴格,甚至產生負面的情緒。

而最後一項原因「活動不便」很直觀,在一般的會議裡可能會移動到黑板前,或是倒水、起立,但在視訊會議裡,因為攝影鏡頭固定,所以參與者也幾乎都是固定在座位上。拜倫森指出,有愈來愈多的研究報告顯示,人們的在移動時,認知思考會更好、更有創意。

▲▼ 電腦,筆電,上班,在家上班。(圖/取自免費圖庫Pixabay)

▲為了避免近距離接觸,有些公司讓員工在家上班。(示意圖/取自免費圖庫Pixabay)

儘管在新冠肺炎肆虐期間,受惠於視訊平臺解決了公司、學校許多溝通問題,但可能也連帶造成更多的心理壓力和疲勞等後遺症,拜倫森建議,使用者可以縮小視訊畫面減少和他人過度的眼神接觸,或是運用一些軟體工具隱藏自己的影像,利用外接攝影鏡頭或是鍵盤來創造更大的活動空間,藉此來減少壓力。

分享給朋友: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浮標不見!搞笑男用芭比娃娃代替 美人計奏效...下秒真有「色魚上鉤」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