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訊/美麗島辯護律師呂傳勝病逝 呂秀蓮淚憶兄長影響軍法大審秘密

▲前副總統呂秀蓮。(資料照/記者林敬旻攝)

▲前副總統呂秀蓮。(資料照/記者林敬旻攝)

記者蘇晏男/台北報導

前副總統呂秀蓮兄長、美麗島事件辯護律師呂傳勝17日晚間病逝,享壽84歲。對此,呂秀蓮26日在臉書證實此事,表示「天人永隔的澈痛使我淚潸潸」。另外,呂秀蓮也揭露一段美麗島軍法大審鮮為人知的過往,由於呂傳雄替她辯護,在兄妹的「特有的關係」下,使她配合辯護策略而巧妙翻供,終於帶動案情大翻轉。

呂秀蓮臉書全文如下:

手足情深憶難忘

2021.01.25

2021年1月17日晚間,我接到唯一的兄長呂傳勝律師病逝的噩耗,他享壽84歲。他是此生影響我最深的哥哥,天人永隔的澈痛使我淚潸潸。

兒時童趣

我是家中老么,上有二姊一兄,哥哥大我八歲。戰後的台灣社會將家中「多餘」的女兒「分」給別人家領養,甚至作童養媳,是很稀鬆平常的事。在我三、四歲時某天,一對台北裁縫師傅夫妻帶來聘禮要領養我,我爸媽卻找不到我,也找不到哥哥。原來我已被哥哥揹到鄉下姑姑家躲藏。父母心念一轉,此後對我百般疼惜。

哥哥對我這個妹妹特別偏愛。一般中學男生都喜歡找同年齡的男生玩,但哥哥在放假日常到鄉下,在小溪抓蝦摸蛤仔,或者去爬虎頭山。我經常跟他出走,他會邊走邊跟我講故事,而且講很多「偉人」的故事,但除了「孟母」之外,好像所有偉人都是男的,而且好多都是政治家。久而久之,我根本忘了我不是男生,學校每次出題「將來的志願」,我毫不猶豫就寫下「我將來要做偉大的政治家!」

在鄉下遊玩或爬山時,年幼的我難免會跌倒,他回頭總是說:「自己跌倒,自己爬起來!不許哭。」有時沿著農路過小溪,我看到小溪中有水蛇,嚇哭了,但他說:「水蛇無毒,不用怕,大步跨過來!」後來我面對許多人生的橫逆挫折,都未屈撓,想來跟孩提時代哥哥對我的磨練有關。

棄醫.學法.參選

日據時代,台灣人不許讀法政科系,優秀子弟都選讀醫科,醫師因而成為一般人敬羨的職業。父母原也指望他學醫,但他卻考上台大法律系,而且大三大四連續考上司法官及律師特考,成為桃園鎮上的佼佼者。

父母於是期待我讀醫,但凡事想做No.1的我,在得知桃園鎮上已經有一位女醫師之後,我就自我轉換人生目標:要當桃園第一位女法官!台北一女中畢業後,我就以第一名考上台大法律系司法組,也以第一名畢業,但卻終生沒當上法官或律師。

這中間哥哥又給我一個大影響。他大二的時候,桃園縣長選舉,哥哥成為無黨籍候選人的助講員。他的口才好,儀表俊,上台說話滔滔不絕,國台語都很流轉,風靡台下老少聽眾。他在宣傳車上沿街喊話,群眾熱情鼓掌,我跟在車後小跑步,聽到很多人說:「呂傳勝是我們下一屆的縣長!」那年他20歲不到,我才國小五年級。我其實不懂他為什麼選擇黨外,而不是幫國民黨助選?我更不懂他哪來的勇氣,敢站無黨籍候選人的台去罵國民黨?那是1950年代的事。

他所助選的無黨籍候選人落選了,但「呂傳勝」這個後生小子在當時許多桃園鄉親腦海裡卻留下深刻的印象。當時在我幼小的心中,更埋下將來也要選舉的種子。他的口才好,也訓練我演講;他結婚時,我才高二,父親就叫我在婚禮上代表全家用台語向賓客致謝詞。

雖未活躍於政治圈,但哥哥長達半世紀的律師生涯,使他在司法界備受尊重,曾歷任全國律師公會常務理事,也擔任許多公私團體的法律顧問。尤其熱心於呂姓宗親會事務,擔任理事長,興建呂祖聖殿與河東祠堂,並且在桃園虎頭山構建「呂祖陵寢」大墓園,嘉惠慎宗追遠的禮俗聖事,贏得宗親的敬重。

美麗島辯護

追念哥哥的生平事蹟中,最後我必須揭露一件外人鮮少知悉,但確實影響美麗島軍法大審,甚至台灣民主發展的秘密。

美麗島事件於1979年12月10日晚上在高雄市爆發,我是當晚最主要的演講者,12月13日清晨第一個被逮捕入獄。當天中午電視播出,剛過70歲生日的母親乍聽之下,昏厥過去,跌斷右腿,哥哥也瞬間得到胃潰瘍,多年未痊癒。

我們在專案小組日以繼夜的疲勞偵訊之下,被迫簽下許多認罪的證詞,1980年2月27日上午第一次見到大姐和哥哥。兄姊強裝笑臉告訴我,全世界都很關心這個案件,明天開庭,全國最優秀的法官和檢察官都出庭,妳心裡有什麼話都要講出來,還用手勢比劃,問我有沒有被「刑求」?哥還說:「妳是學法律的,自白必須出於自由意願才合法,妳好好想想,這幾個月來有受到什麼冤屈的話,明天法庭上通通講出來。」

對一個已經被關押兩個半月的我來說,他們對我說的話,我實在很難置信,最好的法官?有冤屈可說出來?… 怎麼可能?但是他們好不容易來看我,又為什麼會騙我?想來想去,將信將疑。回到押房後,我閉起眼睛,慢慢地理出頭緒,相信他們一定有盤算,不可能害我。回想偵訊過程種種,我用「人格解體式」、「斷章取義式」、「移花接木式」,及「欺騙威嚇式」來形容偵訊取供的方式,我決定在法庭上為自己的清白而戰。

我發現其他被告不見得認識他們的律師,至少沒有人像我這樣,律師是我的哥哥和嫂嫂的哥哥,我完全信任。他們彼此之間缺乏互信,甚至懷疑律師是國民黨請來的,哪敢相信?果然,隔天開庭,前面幾位被告都誠惶誠恐,承認偵訊期間受到很好的照顧,自白都出於自願。我心想完了,我如何唱獨腳戲翻供?

幸好我哥哥起身發言:「被告接受58天的偵查,她說心有餘悸,心裡有障礙,又說她日夜被偵訊,… 請庭上調查。」

審判長只好讓我發言。我忽然悲從中來,痛哭失聲,邊泣邊說:「我沒有被刑求,但有刑求以外不正的方法,他們用比刑求更高明的方法。」

我的另位辯護人鄭冠禮律師立即接口:「請審判長問被告,什麼比刑求更高明?」

審判長只好讓我述說偵訊過程。我委婉說出「人格解體式」、「斷章取義式」…,法庭上立即一片譁然,旁聽席上的記者們都豎耳傾聽。我斷斷續續說完話,法庭氣氛為之逆轉,其他被告的律師也爭相要求問明每個被告的偵訊過程有無違法。

由於我的律師跟我特有的關係,使我配合辯護策略而巧妙翻供,終於帶動案情大翻轉。第二天各報都有完整報導。原本封閉的戒嚴體制也因十天軍法大審中,審判長與被告和律師的精彩舌戰被充分報導,而受到空前的衝激,台灣民眾的政治意識因軍法大審而被啟蒙開來。

猶記得在審判終了前,哥哥在法庭上說出一句擲地有聲的話:「審判官們!今天你們在法庭上審判八名被告,別忘了,全國同胞在外面審判你們。而明天,歷史會審判你我大家。」

歷史果真審判美麗島!軍法大審20年後,當時最年輕的辯護律師陳水扁居然和被判「暴力叛亂」罪的呂秀蓮搭檔,用和平民主的方式讓一黨專政50年的國民黨下台,實踐政黨輪替的民主憲政。

假設當時沒有哥哥與我特殊的兄妹情誼,在法庭上無人敢翻供,審判的結果必然更悲慘,台灣的民主化或許遙遙無期。

我的哥哥呂傳勝一生光明磊落,走正道,行公義,不忮不求。從小到大,他呵護我,引導我,更影響我的今生今世。兄妹一場,願您上天堂,護佑家人和台灣!

分享給朋友: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牙齦抹煞車油」止牙痛!開洞膿狂洩 他臉腫2倍...口腔塞滿惡臭膿包醫嚇歪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