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見黑暗/外科醫棄手術刀開「視障餐廳」 客人免閉眼體驗摸黑吃飯

記者魏有德/北京報導

「一夜失明的的恐懼、內心的灰暗和治療期兩眼遮蔽的無助感,有些人一生都是如此,該怎麼辦?」于爽回想起2009年視網膜剝離時的日子,仍餘悸猶存。正因為如此,讓于爽決定放棄外科醫生的穩定工作,在北京市開了一間「木馬童話黑暗餐廳」,期盼能讓客人藉由體驗「看不見」的生活,對弱勢群體,多一份關懷。

▲木馬童話黑暗餐廳位於北京西單鬧區的飯店8樓。(圖/記者魏有德攝)

▲木馬童話黑暗餐廳位於北京西單鬧區的飯店8樓。(圖/記者魏有德攝)

《ETtoday新聞雲》記者來到這間黑暗餐廳,門外掛著特洛伊木馬頭像的招牌,推開玻璃門,便如同走進木馬的肚內,日式裝潢搭配柔和的燈光,散發出一種神秘感。老闆于爽帶著微笑站在收銀台前,指向一旁用黑布罩住的房間,「黑暗餐廳的入口在這,除了工作人員,開店12年來,從來沒有人知道是什麼樣的格局,因為,裡面沒有任何一點光源。」

「當時設計這個餐廳,還是想讓客人有一種體驗感,不完全是純粹的餐廳,客人在無光的世界裡,體驗生活的本味、食物的滋味,對於視覺障礙者的世界,換位思考不如行動,這種印象是極其深刻的。」于爽制止了記者想一探黑暗餐廳的衝動,娓娓道出黑暗餐廳的深層涵義。

▲黑暗餐廳裡伸手不見五指,需要服務員領頭帶位。(圖/記者魏有德攝)

▲黑暗餐廳裡伸手不見五指,需要服務員領頭帶位。(圖/記者魏有德攝)

要進入黑暗餐廳用餐,得先將手機等任何會發光的物體,全部放進一旁的置物櫃,雙手搭著服務員的肩膀,憑藉他們的聲音引導,摸黑坐到位子上。無論是單獨用餐或是朋友相約,過程中都只能聽到彼此的聲音,食物擺上桌,也得靠「摸」,才能找到餐具和餐盤,不過,服務員卻能精準地將餐食送到座位前,也引發客人的好奇,「是不是他們有配夜視鏡。」

自從于爽12年前治癒視網膜剝離後,她將那陣子內心的恐懼及視障者的不便,轉化成一雙溫暖的手,付出了行動,打造了黑暗餐廳。這間餐廳服務的員工,全都是由身心障礙的弱勢族群組成,來自天南地北的他們得經過一段適應期,能快速上軌道,員工中的定海神針全來自於他-26歲的周昊雨。

▲周昊雨即興演奏鋼琴,悠揚琴聲讓客人印象深刻。(圖/記者魏有德攝)

▲周昊雨即興演奏鋼琴,悠揚琴聲讓客人印象深刻。(圖/記者魏有德攝)

周昊雨有著180公分以上的身高、靦腆的笑容及幽默風趣的談吐,帶位送餐的俐落身手,加上學習聲樂,彈得一手好鋼琴,成為客人眼中的金牌服務員。不仔細看可能很難發現,他其實是重度視障者,雙眼只能感受一絲光源。當客人問起他的雙眼,他總是開玩笑的說,「我看得見,尤其在黑暗中,比你們都看得清楚。」

這不是自嘲,而是對於這份工作和自身條件的一種幽默感,同時,也讓客人在黑暗餐廳中無形的放下「伸手不見五指」的恐懼感。對於包括昊雨在內的這群孩子,于爽希望他們能有一份穩定工作,從而學習如何像「正常人」一樣過生活。

▲木馬童話黑暗餐廳老闆于爽。(圖/記者魏有德攝)

▲木馬童話黑暗餐廳老闆于爽。(圖/記者魏有德攝)

「我們在用盡一切的努力活著,只想被正常的對待。」想到這12年來黑暗餐廳的起落,于爽現在面臨到的,不僅是理想的實現,更大的挑戰,是生存問題。于爽認為,一間小小的餐廳,也想點亮這一段路,「我們也清楚,其實滿多人會覺得很多類似的餐廳是玩假的、去利用這些身障者的身份,社會上對於這些真假,一般分不清楚,所以,我個人提倡平權。」

于爽接著說明,孩子們都在餐廳裡悄悄的工作,從來沒有對外講是視障者或是什麼情況,「直到員工可能碰到、撞到了客人,或是有些客人非常細膩、敏感,發現了這些員工的不一樣,但我們通常都是心照不宣,微微一笑就過去了。」
 

分享給朋友: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本土劇男星直播燒炭自殺 「過不了自己這關」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