戶籍被迫移到市政府卡關!她下海堅守處女身:純愛遙不可及

▲▼八點檔女明星下海賣身,老公竟拿錢養小三。(圖/pakutaso)

▲從事八大行業下海有原因,但她堅守處女身。(示意圖/pakutaso)

文/陶曉嫚

摘自/三采文化《我拿青春換明天:八大行業職場說明書,慾海求生的人物群像》

每個到包廂消費的客人,總愛問小姐幹嘛做這一行?這可謂天字第一號經典蠢問題,不只涼圓,很多八大的第一線都被問煩了。既然是個爛哏,不如就隨興發揮。「從小寫作文(我的志願)時,我都寫我要當手槍界的黃金右手,打遍天下無敵手,每台飛機都被我打得墜機⋯⋯」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精蟲和理智很難共存於人類的大腦中,但客人對這樣誇張的超展開還是有基本的判斷力,總會吐槽:「屁啦,我看妳是缺錢吧?」

「既然你都知道了,幹嘛還問?」喇低賽至此,涼圓慣例要賞問話者一個大白眼。

你當我們是抱著魯夫成為海賊王那樣的志向,才來幹這一行的?

我大開眼界,原來這就是情色按摩包廂內的語境,但這樣嗆客人沒問題嗎?涼圓說,她這風格走跳江湖迄今,還沒被誰客訴過,倒是有客人最激賞的就是她生猛嗆辣的口條,即便她是個尺度不開的「基本妹」——亦即只脫到店家公定的尺度,替客人手工,不做口交、不做陰道性交的按摩師——還是屢次回頭點檯她。

「都到這地步了,我幹嘛跟自己過不去,只當個基本妹?」涼圓在我發問前,用自豪自嘲的口吻說道:「誰叫我是個處女。」

八大行業有處女?我在疑問衝口而出前告誡自己,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處世之道, 例如在一群絕頂聰明又滿手籌碼的政治人物群聚的立法院,三不五時會聽聞令人瞠目結舌的腦殘發言。我曾詢問一位資深國會助理,該如何定義「尊重」?資深助理回應: 「承認他的存在,以及他自己賦予自己的意義。」

解構處女情節前必須先理解貧窮。涼圓說起自己的身世——中學時期家中破產,父母為錢爭吵、離異到各自拋下子女躲債神隱,整個家庭分崩離析時,她靠學貸有了科技大學的學籍,棲身於學校外圍專租學生的簡陋雅房,每日睜眼的頭號問題便是錢錢錢錢錢,譜寫青春戀曲這種奢侈事當然靠一邊去。

大學時期的涼圓一日兼差四份工,做過各種服務業基層,透早到早餐店做煎台、午晚餐去麵攤幫忙、晚上當三個孩子的陪讀、課間去學校系辦打工⋯⋯除了系辦,每份工作都只拿七、八十元的時薪,月收入加起來將將破萬。

處女情結成為尊嚴的最後防線

「當時基本時薪已經是一百多塊,問題是那時候我沒身分證,麥當勞啦、便利商店啦這些part-time 通通不行,又有誰會去查路邊攤販有沒有遵守《勞基法》呢?」涼圓說。

身為台灣人竟然沒有身分證,乃是自家舊宅被法拍時,父親已人間蒸發,母親自行移居他處,沒有遷走孩子們的戶籍。新屋主向戶政單位反映,涼圓與手足們的戶籍即被移出,不知該移去何處便掛籍到市政府之下。但「正常人」誰會家住市政府?到了換發新式身分證時,這項紀錄卡住了她。

我在戶政機構打了三十幾通電話,傳了無數通簡訊給我媽,一群公務員圍著我冷言冷語,覺得我是故意來添亂的⋯⋯而我媽吃了秤砣鐵了心,死都不接。

如何換到新式身分證,又是另一個副本關卡。把時間軸拉到涼圓大學畢業之後半年,她到台北擔任義大利麵餐廳外場,薪水勉強餬口,餐廳老闆見她涉世不深又感情懸空,趁職務之便展開騷擾式追求。

在生存以上、生活以下的日子,加上欲把她拆吃入腹的男人步步逼近,於是到了2011年的夏天,涼圓做了改變人生的重要決定。「我要去做色情按摩——我沒什麼怕失去的,在八大,男人想玩弄女人的身體起碼得先提錢,而且我發現,我很有吸引痴漢的天賦。」

既然要放手一搏,為何還顧忌下面那一層原裝?我提問時小心翼翼,不想被當成變態,或者是女性主義附身的老大姐,雖然我搞不好兩者皆是。

涼圓解釋,維持處女之身並不是她比其他做全套的小姐品格高尚,只是一種個人選擇。「簡單來講,就是我俗辣。人家敢,我不敢——其他小姐願意給客人插賺比較多錢,但我只敢做手工,就賺別人的三分之一。還有我不甘心被人插一次,只拿新台幣三千塊!」

身為一名異性戀女子,涼圓也渴慕愛情,希望第一次是和情投意合的王子,而不是沒有浪漫的銀貨兩訖。問題是良緣難求,初戀的悸動始終沒來。當她從八大新妹變老手,見多雄性動物發春的醜態,益發感到純愛遙不可及。給客人破處的行情涼圓也深究過,但幾千或三、五萬地拋售初夜,手頭闊綽幾日後仍是一條窮命;至於出得起六位數字以上的客戶,多半是篤信「採陰補陽」、把人類當中藥材的熟齡男子,要無套內射還要攝影留念。比起化為他人的藥,她還想擁有身而為人的起碼自由。

「屁股這種東西,一送就沒價值了,客人不會感激,只會覺得自己上了個公廁肉便器。」涼圓一扭頭,模仿起她交手過的奧懶覺口吻:「『都是個肉便器了,還講究戴套、講究錢?哼,矯情!』」

面對這個先笑貧、再笑娼的世界,涼圓生成了一套幽默對付人情冷暖。八大的圈子裡誰沒有滿兜的故事和一大把辛酸淚,誰又不是摸爬打滾一路過來,而涼圓仍有許多情感不吐不快:「妳來寫我的故事,我希望大家記得我。」

這句話之後,我的八大行業田野奇幻之旅,就此展開。

▲▼陶曉嫚《我拿青春換明天:八大行業職場說明書,慾海求生的人物群像》(圖/三采文化)

★本文作者陶曉嫚,摘自三采文化《我拿青春換明天:八大行業職場說明書,慾海求生的人物群像》,此書為18限。

作者深入八大行業,展開長達2年的採訪與田野調查,探討被視為「生存以上,生活以下」、充滿情慾的八大行業生態與真實心聲。當小姐、幹部、酒吧媽媽桑與男師,被追捧的地下偶像及性愛工作坊講師一一登入,一場八大行業的奇幻之旅,就此展開。

分享給朋友: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施柏宇繼《想見你》再穿校服! 《循環初戀》穿越時空重溫青澀戀愛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