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台諜案!張競3千字曝真相:兩岸學者必維持研討交流

▲▼台諜竊密案,央視連3報!學者蔡金樹及施正屏被逮捕。(圖/翻攝微博)

▲學者蔡金樹及施正屏被逮捕。(圖/翻攝微博,下同)

記者邱茀濱/綜合報導

大陸《央視》日前公布4名「台諜案」範例,包括李孟居、鄭宇欽、蔡金樹及施正屏等。對此,中華戰略學會研究員張競認為,兩岸學者必須維持研討交流,但只要是公開場合,都會有做情報的「牛鬼蛇神」跑來東打西探,因此能少談論、少探問秘聞或機敏事項,不僅識相,也是減少自己的麻煩。

張競14日上午在臉書撰寫約3100字的長文,他表示蔡金樹與施正屏兩人他都認識,而且談得很來,加上他也去上過復興電台節目,所有相關人士,自然也都有過往來;而正屏兄確實是在兩岸往來場合見過幾次面,「他是個頗為敦厚有趣的人,相互講起英文笑話也聽得懂。」

兩位老友在大陸被拘捕,其實老早就不是秘密,兩岸之間大家也都有相互聊過這些事,但從這些事以此種方式在大陸官媒公佈後,兩岸交流到底要不要走下去?其實學者專家就各種涉及兩岸議題交流,都是在試水、探深、摸底與測溫,更有時是相互放話、表態與傳訊,不去碰觸對方紅線。順便幫兩岸維持個另外相互理解溝通管道,對於避免誤解誤判來說,重不重要大家心知肚明。

在這種活動當中,要是兩岸情報工作人員不在其中趁機進行情蒐,或是想辦法吸收相關人士加以運用,那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任何國家維護安全利益,都要建構情報治安體系,這些情報幹員就是在兩岸交流中必然會出現之「牛鬼蛇神」,學者專家如何與其相處,尊重其工作但又不要觸犯兩岸各自之法條,都是來往兩岸夾縫中求生存的藝術與不得不為之的苦衷。

▲▼台諜竊密案,央視連3報!學者蔡金樹及施正屏被逮捕。(圖/翻攝微博)

曾有師長門生問過我,在這個亂扣帽子的年代,為何還要從事兩岸交流?對於曾歷經兩岸緊張劍拔弩張,對方戰機從頭上飛越,反艦導彈雷達鎖定,電子預警警報器嘶吼到鬼哭神嚎地步,才會珍惜兩岸能夠和平穩定的可貴。所以儘管會被很多靠著牆站腰不酸的貨色冷言冷語,甚至被拿來作為打算擁抱政治人物,圖謀本身權位所運用之資本,我還是認為必須維持兩岸學者研討交流,否則必然就會兵戎相向。

我對於兩岸交流被情報工作者所干擾從不諱言,不論運用金錢、名位、女色引誘,惡言惡語施壓,透過師長、故舊與門生等人情關係相求,我大概都遇見過。在大陸學界、智庫與媒體等活動中,突然冒出不相干的「牛鬼蛇神」,神秘兮兮地要相約私下見面,這些手法兩岸幾乎都是出於相同師門,情報工作哪有什麼獨門秘技,千百年來都是這種試圖駕馭人性的風險遊戲。

其實只要正派經營,就算是被強勢糾纏或是設局引誘,大家也不會搞到撕破臉。我亦曾因不甚其擾,找過大陸學界有此背景之大佬,請其關照各方不要再來下鉤釣魚,結果還真是讓很多不識趣者知難而退。但是對於大陸朋友身在公門,必須容忍這些情報工作人員在其所設場域現身,甚至非常為難地要替人拉線,我亦是抱持極高程度同情與諒解,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換成是我在公門幹活,也不能不看人臉色啊!

但是兩岸必須嚴肅思考,透過學術交流互動場域,究竟要將紅線劃在何處?指控對方透過拼圖手法,經過專家判斷出真正政策意圖,究竟該顯現出被人識穿底牌,表面恫嚇被拆穿之羞恥惱怒,抑或是該慶幸能夠透過此種管道,讓對方理解到最高領導講話算話,政策能夠維持誠信,網絡憤青噴子喊打喊殺並不算數,未能產生誤解誤判之安心與寬慰,或許才是如此口舌一逞快意後,所必須思考之嚴肅議題。

當台灣情報研判愈來愈政治化,綠營「國安」高層嚴格篩選情報諮詢對象,以便產製出能夠討好最高領導情報判斷,讓其得以向台灣民眾曲解資訊時,再用《反滲透法》嚴密管制溝通往來,大家真該思考,維持學者專家這種帶信傳話管道以及提供真實意圖資訊,到底有無價值?

其實在兩岸學界相互接觸互動過程中,如何拿捏確實是項考驗敏感度的課題。我曾在北京某個智庫有關南海問題研討會中,有位上海社科院的人士,當面詢問有位具備解放軍實際部隊背景的學者,若是遇到某個狀況,解放軍將採取何種方式回應,我當時就直接了當地說,這種問題是否該問,能否公開回答,都已經相當敏感,特別是有我們這岸人士在場,將來要是有情報單位跑來問時,我們是該說還是不該說?

▲洪秀柱出席浙江兩岸青年論壇前,與省委書記袁家軍會面。(圖/浙江省台辦提供)

▲洪秀柱與省委書記袁家軍會面。(圖/浙江省台辦提供)

我當場強調,只要是公開來往兩岸,都會有做情報的「牛鬼蛇神」跑來東打西探,能夠少談論少探問這些秘聞或是機敏事項,是識相,也是減少自己的麻煩。結果這種坦白話一出口,搞到大家都很尷尬,只好宣佈休會10分鐘,讓大家都冷靜一下,避開那個無厘頭的敏感話題。

我從不諱言只要是來往兩岸都會遇到這些事,而且永遠都會遇到人找您寫所謂「內參」,我經常跟這些幫「牛鬼蛇神」找資料作功課繳作業的代理人說,您要知道啥?就直接來問,能說的我就公開投稿刊登出來,您連潤筆稿費都可以省了。至於不能說的,我吃飽撐了去跟我的退休俸開玩笑啊?

但是我必須說,兩岸這些搞情報的人員永遠是觀念僵化無比,總是認為秘密寫成未對外公佈的最有價值,但就是想不通能夠寫出來接受公開檢視與考驗的,才有其可靠度。而且這些來邀稿寫內參的,一個介紹一個,就是不斷來試探,就跟趕不走的蒼蠅般,但這就是要忍受與理解的生態現象,不論喜歡與否,就是永遠會隨著兩岸交流互動存在。

其實有段時期一直有傳言指出,假若當權者要將兩岸學術交流整個斷掉,只要不分青紅皂白地公佈所有來往兩岸曾經與情報單位有過接觸的學者名單,不論是拿固定津貼的錄用人員,替情報單位去西方國家或是大陸出席研討會之運用人員,甚至是登門求教之諮詢對象,只要名單公佈之後,就可以用此借刀殺人之計,讓兩岸交流變成某個政黨陣營專利,讓其他政治色彩學者完全動彈不得,因為有理也說不清楚。

在台灣執教法政科系或是大陸研究的學者,每個人都有門生故舊在這些單位,每次去大陸交流之後,弟子上門請老師幫忙做功課繳作業,為師者到底是幫或不幫?不要以為弟子們會慷慨地奉上敬師潤筆禮,十之八九是老師自掏腰包請學生喝咖啡,如今這些師生會都變成殺頭的買賣囉!

假若依據道聽途說能夠拼湊出北京政策全貌,這是這些學者專家的本事啊!再讓這些單位弟子將實情以報,不要讓綠營名嘴全盤掌控大陸政策狀況詮釋權,排除操弄曲解,引發誤解誤判,請問這對於兩岸未來關係發展是有正面意義,還是會產生負面效應?大陸對此政策主管高層,需要好好用心想想。

假若以後那些腳踏實地的硬底子學者,都視赴大陸為畏途時,因為深怕拼湊黨政文件論述要點,證實大陸領導者講話可信,確實就是真正政策立場,卻會因此而入罪;只剩下甘為大陸喉舌,所講之話在台灣沒有人會相信的人士願意參加交流互動,或是從來不去互動交流,靠著轉述《大紀元》報導就能大發利市的綠色名嘴,佔據著台灣詮釋大陸情勢之話語權時,這顯然不會是大陸國安部門所期待的結果。

我亦曾接待過大陸朋友來台旅遊,此岸情報單位纏著要我拉線介紹,但是大家將心比心,我不喜歡去大陸被「牛鬼蛇神」騷擾,我也不願來訪學者專家受到干擾,回去還要備案解釋半天。我也將此事坦白告知對岸好友,而這位老友日後在北京與我餐敘時,那些「牛鬼蛇神」透過微信通話不斷糾纏時,也同樣出面斥責對方,讓其知難而退。這就是真正理解與互信基礎,我們雖然知道情報有其不可不為苦衷,但亦深知就兩岸發展的大格局來說,保持個潔淨不受干擾空間,還是相當重要。

學者專家必須獲得能夠進行研究立足之地,否則就會失掉理論判斷之根基。在這種兩岸往來根本無法擺脫情報工作者糾纏,007們也要盡心達成所負任務職責,每個學者都會遇到這些人員來諮詢意見的情況下,假若要無限上綱,究竟兩岸學術交流往來還剩多少空間,兩岸都要嚴肅思考。

馬英九時代雙方關係穩定和緩,在互動頻繁安全無虞前提下,溝通交流掌握狀況完全不會誤解誤判,但當綠營重新執政緊縮兩岸後,辦個研討會就會發現情治單位各路人馬都到齊,人數比學者專家還多,因為只有那麼幾條魚,大家自然都擠來下網,因此就會產生極度荒唐怪現象。

總而言之,抓幾個小魚小蝦算是事小,但卻再也端不上大魚大肉,假若讓正派學者裹足不前,究竟將來會是誰來詮釋解讀北京政策,這個答案恐怕會讓人苦笑。

分享給朋友: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把6公升凡士林打進手臂當巨肌 真人版卜派悲慘現況曝光!

相關新聞

關鍵字: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