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歲哥過世那天…站馬路對面「我褲子留在朋友家」 妹追真相崩潰

圖文/鏡週刊

我哥哥20歲時過世了。那天我正要去上課,他站在馬路對面,我問他吃飯沒?他只說留了1條褲子在朋友家。那是我最後一次跟他說話。原來,他把遺書放在那件褲子口袋裡。

李佩香,37歲,新北市,南洋台灣姊妹會理事長

信裡,他說要去跟媽媽一起住,但媽媽在我10歲就過世了,要怎麼跟她住?那天,我哥去我媽墳前喝殺蟲劑。晚上很暗,他平常到那裡就怕鬼,卻自己一個人走到那裡。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那時飄雨,路很滑,我到處找他。等我們找到他,送去醫院時,他已經過世了。我很自責,我沒想到他會過世,村裡偶爾有人吃安眠藥(自殺)被救回來,所以我只考慮他的醫藥費,想著:救他回來後,跟他一起離開爸爸家,不讀書了,一起到城裡找工作。

爸爸再婚之後,新媽媽很討厭我,我們兄妹都過得很不開心。爸爸鼓勵我們讀書,她會說浪費油燈錢。我出生在赤柬結束後不久,沒有電都是用油燈。她私下會指著我說:「妳肝臟很大喔!」中文沒這個詞,意思是我很大膽,讓他們夫妻吵架。爸爸很怕老婆,零用錢只能偷偷塞給我們。

李佩香身邊沒有和哥哥的合照,只有1張她在哥哥墳前拍下的照片。(李佩香提供)

哥哥一直都是保護我的人。我以前是很開朗的小孩,可是因為後媽老是否定我,我覺得自己都是不對的,在家裡就算被欺負了,也不幫自己說話,只有哥哥幫我說話。

哥哥過世後,爸爸求我不要做傻事,他會活不下去。我真的無所謂,已經放棄自己了,是失去希望的生命。所以他叫我嫁來台灣,我就說好。那時很多鄰居嫁來台灣。

前夫對我很好,知道我想讀書,就幫我報名外籍新娘識字班,那是南洋姊妹會的前身。我第一次遇到這麼多不同國家的人。有時假日我會和先生一起去看海,我在柬埔寨沒看過海,海真的離家很遠,我第一次看到海的時候說:「哇!好大的海喔!」大家覺得很好笑。

看到海、漂亮的建築,我就很想念哥哥。只要生活中有好事發生,就會想:若哥哥在有多好。2009年我因為孩子教養方式不同,跟前夫分開。離婚後我去早餐店打工,後來到南洋姊妹會兼職,其實1週只要去2、3天,但我每天去,我想讓自己趕快獨立。那幾年我幫助不少受暴姊妹,但有1個姊妹最後還是被丈夫殺死了。這10年我從志工一直做到幹部,認識很多朋友。

離開後媽的家、前夫家,現在我跟兒子有自己的家了,家裡的鑰匙就在我手上。我開始想要珍惜生命、珍惜自己,覺得活著真好。

最近我寫1封信給哥哥,重寫很多次,每次都哭。我想讓哥哥知道我開始重新愛自己了,我想找回親生媽媽很喜歡我打扮漂亮的那個樣子。你看,我今天擦指甲油欸!我已經可以照顧童年時沒被好好照顧的自己了,希望你在那邊也過得好。

★鏡週刊關心您:遠離家庭暴力,可通報全國保護專線113

鏡週刊關心您,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安心專線:1925(24小時)
生命線:1995
張老師專線:1980


更多鏡週刊報導
【心內話】爸爸養你們一輩子
【心內話】想去阿根廷拜拜
【心內話】好想還能說謝謝

►百分之百純花枝漿+香酥油條

點這裡,留個言吧! FB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迷彩男刺青怕痛「頭塞女伴奶」不敢看 刺青師回頭傻 住:欺負我?

關鍵字: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