筋肉媽媽與中風夫遇低潮! 6歲兒畫一雙大手藏超催淚故事

文/筋肉媽媽

我常在想,筋肉爸爸剛中風那陣子,最辛苦的可能不是我,或許也不是筋爸,而是我們的奶諾寶貝。

他才六歲,許多事情還不會表達。似懂非懂的年紀,因為爸爸生病被逼著長大,身為母親的我只能安慰自己「他會因此成長的」。但實際了解他的心靈,還是令媽媽的心五味雜陳—有心疼、更有感謝,還有許多的擔憂。

筋爸住院那陣子,老師不止一次跟我反應,奶諾在校出現用肢體推擠同學的情形,雖然只是小動手,但有一次是真的傷了同學。

我知道這不尋常,絕不是小一新鮮人對新環境的不適應。因為兒子從幼兒園開始就是「小暖男」,愛幫老師的忙、喜歡照顧年紀更小的朋友,對同齡朋友更是充滿熱情。但現在,只要同學言語肢體不友善或是讓他煩躁,他就直接下手為強。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於是安排了時間,帶他去看心理諮商師。我始終認為從小就有心理諮商的習慣並非壞事,甚至成人更需要!

因為任何的情緒壓力、心靈傷害,都可能在日積月累下,成為改變人格的關鍵。我曾有過很長的憂鬱症病史,知道那個病累積了好幾年,不希望自己的孩子也走上同樣辛苦的路。

諮商師像個溫柔的大姊姊,奶諾很願意跟她聊天。我在旁邊靜靜地聽著,不出任何意見,但諮商師的初步評估卻讓我大噴淚。奶諾跟諮商師說,他想要畫圖。於是,他們一邊畫圖一邊聊天。

「你會畫男生女生嗎?」大姊姊說。

「我來畫個媽媽和我自己!」奶諾開心地回答。

他畫了一個跟他過去畫的差異頗大的媽媽—以前他畫的我,都是穿公主裝、高跟鞋,頭上有蝴蝶結或皇冠,還有長長的頭髮。但這次我還是長頭髮,卻看不到公主裝,也沒有任何的高跟鞋或頭飾,而且「手變得很大」。

然後他畫了自己,手更大,比我的還大。

「為什麼媽媽手這麼大啊?」諮商師姊姊問。

「因為媽媽長大了。」奶諾一邊說,一邊幫我補上長頭髮。

「那你的手為什麼這麼大呢?」姊姊又問。

「我手受傷了,現在再長出來,但還沒有好。」奶諾一邊敘述一邊幫自己的手指加上長出來的部分。

「這是我的表情。」奶諾邊說邊在自己的臉補上往下垮的嘴巴。

「那你畫個爸爸好嗎?」諮商師說。

「爸爸還在醫院吔∼」奶諾說,完全沒有想要畫出爸爸的意思,但筋肉爸爸已經回家了啊。為什麼他要說爸爸還在醫院呢?難道他潛意識認為爸爸還是住院?

「那你畫醫院好不好?」諮商師說。

「好吧∼」奶諾畫下好高的醫院,沒有門,只有兩個窗戶。

「醫院畫好了,畫爸爸吧?」諮商師試探地問。

「他在窗戶那裡。」兒子用筆指著窗戶。接著,他開始補上很多的幽靈、蜘蛛、蟑螂,每個幽靈都是笑笑的表情。

「你畫了好多幽靈和蜘蛛、蟑螂⋯⋯為什麼啊?」諮商師問。

「媽媽很怕蟑螂,這邊再畫一隻好了!」他有點調皮地說,然後畫出更多的蟑螂、蜘蛛。

「真的不畫一下爸爸嗎?」諮商師冷不防地問。

「這裡沒有空間了,可以再給我一張紙嗎?」兒子說。

「那你畫背面好了。」諮商師把紙翻過來,是有許多線條人物的評估畫紙。

奶諾用那些小人說了一個故事:自己愛跳水,爸爸陪他跳水,水裡有好多水母,他跳水後彈起來爬上去,上面是爸爸在接他抱他。

之後奶諾自己玩小積木,諮商師趁機帶我到外頭。

「孩子畫圖時,把手畫得很大的意思是,他想要承擔更多事情,但可能有點超過他的能力或是他不知道該怎麼辦,所以手受傷了;他覺得媽媽也要承擔很多事,所以說媽媽也長大了,媽媽的手才這麼大。」這時候我已經哭出來,奶諾一直在觀察,知道媽媽在努力撐起這個家,他想要幫忙,讓我很心疼,也感激著他的暖心。

「他還不知道怎麼表達情緒,所以始終不肯畫出爸爸,相關問題也迴避掉了。或許要等我跟他更熟了,他才會打開心房告訴我覺得爸爸怎麼了。他畫了很多恐怖的東西,可能有壓力讓他害怕。但他聊到的爸爸,都是爸爸以前的狀態會陪他玩,他真的是很會表達的孩子。」治療師一口氣說完。

他不肯畫出爸爸,可見內心受傷、無法面對現況的情形有多嚴重。

於是我們排定了後續的定期諮商,讓專家教孩子學會表達情緒,也利用繪本去理解「中風」是怎麼一回事。

有一天奶諾跟我說,他怕高年級的哥哥姊姊看到爸爸會笑他,他會生氣地打他們。我說,如果真的發生了,你不能打他們,那是他們不懂事,但你可以去告訴老師有人笑你的爸爸(其實我也不知怎麼處理會比較好)。

好比走在路上,總是會有年紀小的孩子頻頻回頭看拄著拐杖的筋爸,我不怪孩子不懂遮掩情緒,但擔心奶諾感到不舒服。我只期望著,即使過程有點辛苦,卻可以讓我的孩子,讓我們自己,更懂得用溫暖的心、同理心,去看待社會上每種狀態的人們。

當我們用成熟的態度去教育他們、把孩子當大人看待、不避諱家庭話題,也就成就了更貼心的孩子。後來的奶諾,不只不會再畏懼路人對老公的眼光,還會一直主動想要保護爸爸。

某天,筋爸帶奶諾去上跆拳道。我接他們下課時,兒子見到我就給我一個大擁抱並說:「媽媽,今天真的對不起!」「對不起什麼事?」我問。

兒子說:「今天爸爸帶我去上課,我按不到關門的按鍵,害爸爸被電梯夾到,我覺得很對不起,沒有保護好爸爸!然後我就哭了。」

天啊,我也要哭了,我立刻把兒子抱在懷裡說:「你很棒喔!你把爸爸保護得很好啊,爸爸回來的時候超開心的!謝謝你今天在媽媽不在的時候,幫忙照顧爸爸。」

此後的每一天直到現在,奶諾都堅持要最後一個出電梯,因為要幫爸爸按住門,才不會再讓他痛痛。他會忘記自己每天該吃的維他命,

但對於叮囑爸爸好好吃藥吃維生素,可沒有忘記過。有時候他會告狀:「媽媽,爸爸又偷吃糖果了!」因為我交代他,爸爸的飲食要很注意,不能亂吃東西。

有一天,他突然驚喜大叫:「媽媽,爸爸的手可以環抱著我了耶!」驚喜的小臉蛋,激勵著老公要更努力復健,直到有一天可以再把兒子抱到肩膀上。

最近吃飯時,餐廳給奶諾蠟筆畫畫等餐。他快樂地畫出了我、自己,還有笑盈盈的爸爸;而我知道,這個孩子,已經走出了他的陰霾。

孩子的懂事程度,總是超乎父母想像。

▲▼筋肉媽媽《我愛,我強大:我和你,再一次愛上了我們,筋肉媽媽從筋膜到心靈的修復課》。(圖/三采文化提供)

★本文經三采文化授權,摘自《我愛,我強大》。
 

點這裡,留個言吧! FB Weibo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作品怎麼多一隻!黑柴藏身其中 雕刻師飼主笑:又去當木雕XD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