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團結是一起脆弱!」20年資深警察條子鴿真心話:重來一次絕不當警察

▲▼資深警察條子鴿。(圖/條子鴿臉書)

▲有20年經驗的資深警察條子鴿,真心話道出警界真相。(圖/條子鴿臉書)

文/條子鴿

摘自/寶瓶文化《你所說的都將成為呈堂證供

如果時光能倒流,或者,能讓我再重新選擇一次,那麼,我是否仍然會選擇從事現在的職業?我的答案是,不,絕不。

高中同學是空軍資深士官長,近日他喜獲麟兒,我午夜收勤後,特地繞道去月子中心探望他。沒想到,繞來繞去竟迷了路,只好將車停靠在路旁,重新操作導航。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當我專注於GPS畫面時,眼角餘光卻瞥見駕駛座車窗外,貼著一張慘白的女人臉孔,面無表情地盯著我。我驚恐地快速在腦海搜尋承辦過的命案當事人長相⋯⋯這時,一句簡潔的話語,冷不防地鑽進我耳裡:「五十,還是一百?」

原來我剛好停在檳榔攤前,只好強迫消費,買了包菸。

同學抽著我買來的菸,渾身酒氣。我好言相勸:「老婆還在坐月子,酒還是少喝點。」他擺擺手,說:「我也不願意,但如果不和下屬喝酒,便聽不到他們說真話,聽不到真話,就不知道有問題。不知道問題,又要如何凝聚部隊的向心力?」

聽完這番話,我愣在原地。剛畢業時,帶我的學長平常說話惜字如金。印象裡,沉默的他總是鬱鬱寡歡,但我永遠記得他老是掛在嘴邊的名言:

好警察有三不——
第一、不擋人財路。
第二、不相信任何人。
第三、不能說真話。

「擋人財路」等於自尋死路,這在任何職場都是千古不變的道理。而「不相信任何人」對於警察工作也是必須,否則一旦誤信以致犯錯,輕者遭受行政處分,重者移送法院,不得不慎。但是「不能說真話」這部分,直到現在,我仍舊百思不解。警專及警大的校訓不都是「誠」這個字嗎?如果大家都只是戴張面具講假話,那麼,這個工作又如何值得真心以待?缺乏真心相待的職場,又能讓人擁有多少堅持下去的熱忱?

就在不久前的某個早上,我前往台北高等法院出庭作證。那是一件已經纏訟了五年的殺人案,老實說,有些細節早已不復記憶,只記得案發現場的地面,滿是死者怵目驚心的濃稠血液⋯⋯

踏進法庭後,被告律師不懷好意地盯著我猛瞧,彷彿我才是主角。

同案出庭的還有當年趕赴現場的派出所同事、負責偵辦此案的偵查隊小隊長等人。被告律師先是詢問派出所同事如何獲報前往,同事答覆:「經由勤務指揮中心派遣趕往。」被告律師再詢問小隊長抵達現場的時間,小隊長回答:「大約案發後半小時。」

緊接著,矛頭便直指我而來。「當時你擔任什麼職務?」律師問我。「勤務指揮中心值勤官。」我簡短地回他。「據我的當事人表示,當時是他撥公用電話到一一○說殺了人。」

我頓時明白律師的用意,他想證明被告是符合自首要件的。被告也在一旁幫腔:「那時接電話的人就自稱是值勤官。」不等我回話,派出所同事起身便指著被告的鼻子大罵:「你胡說!當時你明明醉得一塌糊塗,站都站不穩,怎麼打公用電話報案?」

小隊長也站了起來,「你騙人,當初你根本不承認犯案,怎會打一一○說人是你殺的?」被告理直氣壯地大聲反擊:「你們警察才黑白講,一一○的自首電話就是我打的沒錯啊!」

雙方在法庭上你一言我一語,為了到底誰說謊而吵成一團。

我默默地站在一旁,靜靜看著他們爭得面紅耳赤,互不相讓,心中卻無比讚賞同事們的正義感。那一刻,我深以自己的警察身分為榮。

下午回到公司,先去吸菸區抽根菸,緩和一下早上劍拔弩張的氣氛,卻聽見角落裡,承辦員警健康檢查的學長在抱怨:「辦這個健檢業務真的很無奈,新聞天天報導肺炎疫情嚴峻,政府也大肆宣導保持距離少出門,連搭個公車、捷運都規定戴口罩,但警察局人事會報仍每個月評比各單位的健檢達成率。人事主任更誇張,非但對我們承辦人施壓,還一副『不達目標就要你好看』的嘴臉。健康檢查的本意是為了維護同仁身體健康,外勤每天身處高風險傳染環境已經夠危險,卻在這關頭要求大家往醫院跑。唉,長官的眼裡只有數字,根本不在意同仁的安全啊!」

他說完吸口菸。大夥都認同得頻點頭。

校訓不是誠實嗎?我們不是應該講真話嗎?有真話才有真相,有真相才能改進,在外辛苦執勤的同事的人身安全也因此更有保障,不是嗎?

但重點是長官們希望聽見真話、看到真相嗎?這才是警界長久以來最大的問題。

想不到,才一個轉瞬,我又深以自己的警察工作為悲。

然而,即便如此,我卻將我人生中最精華、最美好的青春,全數投入這份職業,盡心盡力地圓謊,圓那個時時刻刻存在於每個警察身邊的謊⋯⋯

時光飛逝,歲月如梭,很遺憾,在我從警這二十年間,除了不能說真話之外,其他的,我幾乎是接二連三,累犯不斷,導致自己嘗了不少苦頭。在此,對於那些我曾得罪的人,我要說聲:對不起,謝謝你的包容。而對於那些讓我受罪的人,我也要說聲:你放心,我一定會努力讓自己過得比你更快樂。

終於,在我即將離開警界的今年,藉由這本書,感謝寶瓶出版社讓我迎來一個可以說出真話的機會,以書中那篇篇不吐不快的真相,照映出我警界生涯最後的餘暉。

再會了,那些仍在警界堅守崗位令人敬佩的同事們!我想對您們說:原來真正的團結,是在一起脆弱。

我來了,那片廣闊無垠,夢想已久的蔚藍天際與白雲!

我想對自己說:鼓起勇氣,躍出框架,然後在墜落的過程中,長出另一雙翅膀,振翅高飛。

謹以此書,獻給我一生最摯愛的父親。您在那邊還好嗎?我從來沒有停止對您的思念。期盼與您再次相聚的那天,我一定會緊緊地、緊緊地擁抱您,不讓遺憾再有打擾的餘地⋯⋯

▲▼資深警察條子鴿新書《你所說的都將成為呈堂證供》(圖/寶瓶文化提供)

★本文摘自寶瓶文化《你所說的都將成為呈堂證供》,作者條子鴿,具有「陰陽眼」,歷練過鎮暴警察、派出所管區、霹靂小組、國道警察、刑事警察,20年經驗的資深警察,真誠道出不吐不快的警界真相。

「2次加工自殺」背後藏親情掙扎!條子鴿:這件悲劇裡沒有真凶

資深警察揭開「警界真相」!條子鴿20年經驗出書:能犯的禁條都犯了

►我們的美麗就用白紙黑字寫下來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72歲伯「賣700萬房」娶25歲妻! 高調PO文遭買主打臉:只花55萬

關鍵字: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