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形首富」盜煤14年狂撈633億!強盜式破壞黃河上游 超扯行徑竟沒人敢管

▲▼  青海

▲青海隱形首富馬少偉 。(圖/經濟參考報,下同)

記者蔡儀潔/綜合報導

青海商家馬少偉14年來靠著大張旗鼓的盜採煤礦,賺進150億元(人民幣,下同,約新台幣633億),沒被發現也沒人敢管,一舉成為「隱形首富」,然而這種破壞性開採行為,讓生態環境推向無法挽救的深淵,青山綠水仿佛被「開膛破肚」,更神奇的是,馬少偉竟能躲過每一次追查,他也因此被網友稱為青海「西霸天」。

▲▼  青海

▲優美的自然景觀與滿目瘡痍的採礦坑形成鮮明對比。

據《經濟參考報》報導,海拔4200公尺的木里礦區緊鄰祁連山自然保護區,遠處是常年白雪點綴的連綿山峰,周圍是自然濕地,掩映其間的一處名為「聚乎更」的煤礦區,為青海唯一的焦煤資源富集地。這裡的優質焦煤遠近聞名,當地人形容這裡的煤炭品質好到「用一張紙都能點燃」。

馬少偉的發家路正是源起於此,可就是這樣一片遍地是寶的土地,到了他手中還是要被「挑肥揀瘦」一番。他執掌的興青工貿工程集團,涉嫌無證非法採煤14年,更可惡的是,採礦者僅採特厚煤層這一層,薄煤層、地質構造比較複雜的煤層基本上棄之不採,被白白扔掉80%。業內人士痛惜地稱之為「採一噸扔五噸」的強盜式採礦方式。

根據興青集團2011年和2012年連續2年的繳稅記錄,及礦區去年11月和今年5月的《挖機挖煤結算表》,專業人士測算,14年來,興青集團非法開採優質焦煤近達2600萬噸,收入超過150億元。

在巨大的利益面前,生態保護的弦在馬少偉腦中早已掉線。2019年4月、2019年7月、2020年7月先後3次暗訪該煤礦區發現,在綠色的高原草甸之中,一條寬約1公里、深達300公尺的採礦巨坑,自西向東蜿蜒5公里,開挖剝離出的地下凍土、岩石、煤矸石,在礦坑附近堆起40、50公尺高的煤堆、渣山,婉如高原被撕裂出的一道道傷口,刺眼到令人不忍直視。

馬少偉將自己的財富奠基於生態極其敏感和脆弱的高原區域,可能導致凍土層被剝離,水源涵養功能減弱或消失殆盡,最終可能使地表大面積發生不可逆轉的乾旱。最要命的是,聚乎更煤礦區既是黃河一級支流大通河的源頭所在地,同時也是青海湖入湖徑流河重要的發源地,其生態環境一旦遭到破壞,可能殃及整個黃河沿線!

▲▼  青海

▲興青集團仍有4個採煤隊,在瘋狂進行開採作業 。

目前,興青集團仍有4個採煤隊、120台機械、近300人,在聚乎更礦區一井田煤礦5號井晝夜不停,瘋狂進行開採作業,但截至目前,該集團仍未取得聚乎更煤礦區的採礦許可證,其開採行為屬於非法盜採。

敢於如此肆無忌憚盜採,馬少偉到底是何方神聖?據天眼查資料顯示,興青集團始建於1981年,是一家集技、工、貿、房地產開發、礦產資源開發經營為一體的大型產業集團。集團有著家族企業的影子,馬少偉與父親馬登科以及2個弟弟共同持有公司股份,其中,馬少偉以40%的占股比例成為最大股東,也是公司法定代表人。

▲▼  青海

▲《鄉鎮企業導報》2005年報導十大經濟人物之一——馬少偉。

對於如何把自己包裝成心懷「家國天下」的良心企業家,父子二人深諳其道,2007年馬登科被評為「中國建設和諧社會功勳人物」,馬少偉更是在2001年即被評為全國優秀民營企業家,之後還被授予「中國誠信企業家」等稱號。2008年汶川地震時,興青集團為災區捐款20萬再次被稱為「這是青海人的情誼」。

值得注意的是,馬登科曾任青海省政協委。為了將估值千億元的聚乎更一井田礦權據為己有,興青集團曾憑藉一紙疑似造假的青海省商務廳紅頭文件,以「零投資」形式並購礦權持有公司。此外,憑藉政商關係,馬少偉沒少在煤礦行業內撿漏。

▲▼  青海

▲馬少偉被網友稱為「西霸天」 。

近10年間,網上各大論壇不斷有舉報、披露興青集團非法盜採行為的帖子,其中,馬少偉被網友稱為獨霸一方的「西霸天」、無所畏懼的「煤盜」。政府部門也曾出手,特別是2017年8月,中央再次追責施壓,當地開啟史上最大規模的生態保衛戰,國土部高管也到礦區視察。

▲▼  青海

▲每次上頭派人視察,興青集團都能憑藉分秒不差的可靠「情報」安然避險。

可神奇的是,每次上頭派人視察,興青集團都能憑藉分秒不差的可靠「情報」安然避險。一邊24小時不間斷作業,一邊在有高官和執法人員來礦區之前,恰到好處地停工掩飾,興青集團這波操作,不禁讓人懷疑,是有通風報信的「內鬼」,還是上頭有「貴人」罩著?

目前,青海省委、海西州委均已派專項工作組赴現場調查取證,問責的炮聲再次打響。文章最後強調,希望這次再沒有漏洞可鑽,再沒有「打不死的小強」。

►緊依偎3分鐘找回青春、彈潤、緊緻、歡愉

點這裡,留個言吧! FB Weibo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