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水衝破堤壩!他率眾人狂奔5km「腳都在抖」:晚一點就被沖走了

▲▼ 村民憶江西潰堤逃命瞬間:死裡逃生5公里、雙腳發抖 。(圖/封面新聞)

▲雙豐村村支書彭芳臘回憶江西潰堤逃命瞬間 。(圖/封面新聞)

記者蔡儀潔/綜合報導

受連日降雨影響,江西鄱陽湖流域面臨1998年以來,最為嚴峻的防汛形勢,14座防洪堤甚至出現漫決。在雙峰南圩堤失守時,雙豐村村支書彭芳臘帶著大家朝高處狂奔5公里,「我現在好害怕,腳都在發抖,如果晚一點跑,我們可能都被沖走了。」

據《封面新聞》報導,緊鄰鄱陽湖饒河流域的雙豐村、雙港村災情嚴峻,而雙峰南圩堤是鄱陽湖邊上,保護他們的第一道堤壩,在1998年那次洪水成功扛過去,不過這次卻「失守」了。

「汛情第一天,家門口的街道就被淹了」,村民趙君方記得,那是7月7日之前,「我家房子在低處,漲水最快。」她沒來得及細心記下水位變化的時間,只知道水從蓋住腳背很快漲到了淹沒肚臍的位置,家當即就回不去了。待趙君方投靠到地勢較高的同村親戚家時,更多的洪水追了過來。

面對咆哮的洪水,彭芳臘作為雙豐村黨支部書記,已經3天3夜未曾合眼,但讓他痛苦和辛酸的,不是身體的疲勞,而是沒能守住雙峰南圩堤。當時他帶著村民和前來支援的武警官兵一起,忙補漏補洞,但和洪水對抗了2天,他感受到圩堤的「年老體衰」。

7月11日淩晨洪水徹底衝破圩堤,堅守終於放棄的那一刻,彭芳臘正和11個武警官兵,在分段的區域做最後的修補努力,「我們當時的心態,依然是要誓保雙峰大堤的。」但圩堤的漏水處越來越多,河水的水位線也逼近堤壩高度,他接著聽到有指揮員吶喊,「找制高點,這裡已經保不住了,先保人吧!」

熟悉地形的彭芳蠟,向周圍的11個年輕武警官兵喊「跟著我,不用怕!」就這樣,他帶著一眾人沒命的跑,一口氣跑到了5公里外。雙港鎮副鎮長周紅玲記得,她見到彭芳蠟時,聽到對方說的第一句話是「我現在好害怕,腳都在發抖,如果晚一點跑,我們可能都被沖走了。」

直到現在,彭芳蠟的腿還在酸痛中,「如果晚走一步,害了官兵們就……」他哽咽了。第一道圩堤失守,僅2個小時時間,洪水淹沒20000多畝農田,奔向部分村民的家中。

▲▼ 村民憶江西潰堤逃命瞬間:死裡逃生5公里、雙腳發抖 。(圖/封面新聞)

▲阻隔在洪水(左)與水庫(右)之間的堤壩,被村民視為「第二道防線」。武警官兵正在幫忙增加沙袋,加固、增高堤壩。(圖/封面新聞)

洪水漫過雙峰南圩堤後,停在了博士水庫的堤壩前,這個原本是灌溉水庫的護庫堤壩,如今倒成了阻隔洪水的最後一道防線。雙港村村支部書記彭俊英認為淹沒至少有5公尺深,「洪水沒有淹過來之前,這下面的農田位置比水庫水面低,靠著水庫灌溉。現在洪水水面倒比水庫水位線高了。」

▲▼ 村民憶江西潰堤逃命瞬間:死裡逃生5公里、雙腳發抖 。(圖/封面新聞)

▲雙港村村支書彭俊英的家在水庫下游,洪水水位線已經高過家裡的房頂。(圖/封面新聞)

博士水庫邊上,雙港村趙蓉芬的家有4層樓,站在家門口壘得高高的黃土上,她和同村人打望著洪水水面,那是近乎與她家2樓房頂一樣高度的水面,「這要是垮了,房子自然是淹了。」然而除了觀望,趙蓉芬拿不出其他辦法。

彭俊英的家則在水庫下游,「洪水水面至少高過房頂2層樓。」他自然理解村民的心情,「人在,堤在」,他對自己說狠話,誓要把博士水庫堤壩這道最後防線守住了。他再次給自己打氣,「我們是有信心的,把這些沙袋都壘好了,漫不過。」

►6折價非囤不可

點這裡,留個言吧! FB Weibo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看VR色情片男友呻吟伸鹹豬手 揭開時卻發現女友全程錄...QQ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