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芸樺自認有包袱「從小活在別人眼光下」 高中就想當演員…家人一句話果斷放棄

2020年06月27日 14:03

記者李欣容/台北報導

有些人天生就是女主角命,就像宋芸樺,剛出道就主演億萬票房電影《等一個人咖啡》、《我的少女時代》、《帶我去月球》等等,星路看似順遂,但遲遲未受獎項肯定,她不諱言,對得獎還是會期待。宋芸樺自認沒有叛逆期,就連大學選志願時,因為家人希望她有穩定工作,二話不說就選了商科,放棄表演科。

▲宋芸樺專訪。(圖/記者林敬旻攝)

▲宋芸樺這天接受7家媒體專訪,到了傍晚仍活力滿滿。(圖/記者林敬旻攝)

宋芸樺第一次挑戰喜劇,她給自己設了很高的標準,邊拍邊播也是壓力,對於網路評價她看得很淡,「我會看來我臉書、IG留言的,好的留言對我都是支持,負評的話,我會看一下,如果是有建設性的我會參考。」

然而,她並不是天生有一顆強心臟,這也是進演藝圈後才鍛鍊出來的,宋芸樺坦言,其實從小就很在意別人的眼光,「我國小的時候全班最高,被老師安排在最後一個位置,但我其實近視,什麼都看不見,可是我就是死都不戴眼鏡,也不知道那兩年是怎麼考試的,就愛漂亮,是當了演員後,才開始放下包袱。」

▲宋芸樺專訪。(圖/記者林敬旻攝)

▲宋芸樺自認是個幸運的人。(圖/記者林敬旻攝)

宋芸樺演過的電影都是票房保證,她也認為自己一路走來還算幸運,「幸運之餘,也是很大的壓力,像第一部,第二部成績都很好,後來如果成績沒那麼好,會有點得失心,但我後來發現,每部都是我很熱愛,用盡全力拍的,成績好與壞有太多因素,唯一能控制的就是你的表演。」

宋芸樺對得獎仍抱有期待,但也不強求,「如果可以娛樂到觀眾,那也是一種成就感。」

▲宋芸樺專訪。(圖/記者林敬旻攝)

▲宋芸樺自立門戶當起老闆。(圖/記者林敬旻攝)

今年她離開柴智屏的保護傘,自組工作室,也搬出家裡,「我活了27年都沒住過宿舍,前年搬出來,自己挑房子,選傢俱,滿開心的,有自己的空間可以很專注思考,我要背劇本,要大哭到鬧都不用受干擾。」唯一讓她崩潰的是,家裡出現蟑螂沒有人可以幫她打。

從小到大都是乖小孩,宋芸樺自覺人生過到現在好像有些「無聊」,「我最叛逆應該就是國、高中談戀愛吧,再來就是拍戲,我本來就對傳播有興趣,但那時候大學填志願,我想填表演科,家人怕我找不到工作,後來我就沒填了,選了個商科,殊不知繞一圈我又回來了!」

現在爸媽都會看她的戲,也很支持她,外公外婆也鎖定電視想看《浪漫輸給你》,只是穿越劇情可能老人家看不懂,宋芸樺笑說,有次外婆等了兩個多小時,還打電話問,「怎麼還沒到芸芸呢!」原來是早就演完,下一部戲都開始演了,讓她哭笑不得。

▲宋芸樺專訪。(圖/記者林敬旻攝)

▲宋芸樺繞了一圈,還是當了演員。(圖/記者林敬旻攝)

►爽買一波!比週年慶還便宜

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