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年198名「清潔隊員」因公身亡 他被撞斷腿腳骨跑出來

曾仲志(左)、曾鈴君(右)兄妹 皆是花蓮縣的垃圾車清潔隊員。

圖文/鏡週刊

他們是街道上日日可見、卻沒人想與他們擦身而過的風景。人們大概只在需要丟垃圾時,才想見到他們,丟完又快速轉身離開。少有人知道,這幅再熟悉不過的日常景象,每年有多少人在那樣的日日運轉中,受傷甚至死亡。醒目的鮮黃色之外,人們見不到的,是鮮血的紅色。

 

去年5月31日,曾鈴君一如往常駕駛垃圾車,來到某條路線終點站,她停妥,趁空吃東西,否則這一路直到晚上8點都不會有時間用餐。忽然,後方的資源回收車按了喇叭,「我不以為意,繼續吃東西,想說幹嘛對我按喇叭?」回收車繼續按,她只好下車。

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就看到我哥躺在回收車後面,眼睜睜一直看著我,一隻腳的骨頭跑出來,我拚命拍他,一直拍一直拍,千萬不能睡著。」等哥哥上了救護車,曾鈴君才猛然大哭:「還有很多村莊的垃圾沒收完,不知道怎麼辦。」她打電話請同事支援,再趕到醫院。

 

賣勞力養家 再髒都要做

那天,哥哥站在資源回收車後方,正要下車,一位來不及丟垃圾的民眾一路開車跟隨到終點站,卻不慎撞上回收車,車子輾過哥哥雙腿。

哥哥曾仲志與曾鈴君同是花蓮縣壽豐鄉的清潔隊員。10多年前,剛結束一段失敗婚姻的曾鈴君帶著三個小孩回到花蓮娘家,生活無以為繼,她當起西瓜田的農工,日日凌晨4點上工,日薪1000元,「可是每年西瓜期一結束就沒工作,活得很緊張,那時有小孩還在讀幼稚園,最大的才小二。」

鄉下找工作不易,曾鈴君曾是西瓜田的農工,後來才覓得清潔隊員這份穩定正職,十分珍惜。

直到當時的鄉長得知曾鈴君的狀況,告訴她清潔隊剛好有缺額。「他建議我考考看,說體力要可以喔,我說體力哪有什麼不可以,不可以的話拿什麼養小孩?也不會覺得髒,再髒都要做。」

月薪含獎金有3萬多元(現為4萬元左右),週休二日,曾鈴君至今感激。幾年後,在玉里醫院擔任照服員的哥哥曾仲志,也去考清潔隊,曾仲志說:「照服員照顧的對象是有生命的,壓力很大,垃圾沒有生命,而且不用輪日夜班。」兄妹倆終於覓得穩定的好差事,像電視播的,連碩士都搶著揹沙包考清潔隊員了。

搬重物傷身 病痛常相隨

只是,沒幾年曾鈴君開始針灸。一個月去幾次?「太久了啦,我都嘛2天針1次,你現在跟我講話,我的手也在痛,只是習慣了,有時候累到懶得去針,就貼藥布,我藥布都買一箱。」

因經常性全身痠痛,曾鈴君三天兩頭去針灸,家中也常備痠痛貼布。

這份工作還容易被投訴,曾仲志說:「有些民眾混水摸魚沒做好分類,你拒收,他還飆國罵。也很多人把垃圾放在門口,躲在家看電視,清潔隊員如果不下車幫他拿,他就投訴。」

這樣也能投訴?「他就一通電話打給鄉長,鄉長為了安撫選民,就叫我們要便民,我們鄉下人情包袱很重。」「順手」挨家挨戶上下車提垃圾,經年累月不少清潔隊員的膝蓋、手臂、脊椎都出問題,「我妹走中醫針灸,我走國術館路線,一次300元。」

拉傷、扭傷、被玻璃或針筒刺傷,幸好都無大礙,直到這次發生嚴重車禍。曾仲志絕非罕見個案,光是環保署有記錄的統計,1999至2018這20年,就共有198位清潔隊員因公死亡;至於受傷人數,近10年的統計共有6人全殘、6000多人受傷。曾鈴君說,前幾年附近的玉里鎮便有同事從垃圾車後方摔落,成了植物人。

★《鏡週刊》關心您,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 自殺諮詢專線:0800-788995(24小時)
  • 生命線:1995
  • 張老師專線:1980


更多鏡週刊報導
【你的垃圾,我的炸藥2】他在回收場摔傷開了5次刀 不被認可是職災還被資遣
【你的垃圾,我的炸藥3】民眾亂丟瓦斯瓶導致氣爆 11天開3次刀讓他高喊「不要活了」
【你的垃圾,我的炸藥4】清潔隊員像隱形太陽 卻被視為最邊緣的透明人

►Kiehl’s「發光神器」現省2750元!網友狂讚:用過最有感~

►有沒有過期的票券,點這邊讓你的過期票「復活」! 

點這裡,留個言吧! FB Weibo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38秒狂轟26槍!短褲妹嚇到跳起 「以為放鞭炮」淡定撥髮繼續自拍

關鍵字: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