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文榮/借問肥胖如何減?高嘉瑜遙指徵「糖稅」

2020年05月28日 11:16

▲ 高嘉瑜建議衛福部應該針對高熱量、高糖份的食物課徵「肥胖稅」搶救健保。(圖/記者徐斌慎攝)

 ● 鍾文榮/科普經濟學作家及資深產業分析師。經常四處臥底探究百姓生活,把枯燥的經濟分析轉成民眾能懂的文章。

「肥胖稅」有歧視 建議稱「糖稅」

該不該對含糖飲料課徵糖稅?這幾天又成為立法院立委質詢議題。該與不該都有話說,也都有利與不利的影響。

最近天氣熱,辦公室訂外送飲料的頻率愈來愈高,冰冰涼涼的飲料一入口,的確令人療鬱消暑。我還是照例無味的白開水就打發了,想療鬱,出門前摘點生鮮的香草加味,絕對比起含糖的手搖飲料健康,當然也省了一筆開銷。

就理性而言,我計較的是含糖飲料對我健康的影響,以及這一筆額外的開銷所帶來的機會成本,所以,「系統二」的理性戰勝了「系統一」的感性。

立委高嘉瑜、徐志榮等人,5月25日在立法院衛環委員會關切健保財務,提議開徵「肥胖稅」(糖稅),我覺得改為「糖稅」會比較適當,畢竟稱為「肥胖稅」有歧視的感覺。畢竟,肥胖不是罪!

► 寵愛媽咪!Kiehl's面膜超殺價990元~限時免運

▲ 台灣人每人每年平均消耗25公斤的砂糖。(圖/資料照)

台灣一年吃掉60萬噸砂糖

「糖稅」是否要立法,有待立法院的攻防與討論,但TVBS曾在2011年7月29日報導過,台灣一年吃掉60萬噸的砂糖,這等於每人每年平均消耗掉25公斤的砂糖;按消耗排名,約在全世界排名第11名;若換算成熱量,等於每人每年吃糖吃進10萬大卡!

「糖稅」課徵減少含糖飲料消費

各國針對「糖稅」有不同的作法,本質上就是對含糖飲料課稅,這個道理很簡單,就像對菸品課稅一樣

因商品具有高價格彈性,也就是說當價格上漲一點後,消費量就會減少很多,因為對價格具有高敏感度,課徵「糖稅」就直接就抑制了消費量。

實例而言,墨西哥在2014年對含糖飲料徵收10%的稅,結果讓低收入戶與高收入戶對含糖飲料的銷售量,分別已經減少12%與5%;智利在2014年推動「糖稅」,人民對於含糖飲料消費量減少了21.6%。

至於,課徵「糖稅」是否對健康有利?在文獻上,似乎僅能證明低稅率影響不大,須要課以高額的稅率才可能有較高的影響。

▲ 2014年,墨西哥對含糖飲料徵收10%的稅,結果減少低收入戶12%銷售量。圖為墨西哥瓜納華托。(圖/資料照)

外部效果內部化

「糖稅」也曾在108年學測公民考科入題:「因為含糖飲料有增加民眾罹患肥胖、糖尿病及蛀牙的可能性,某國政府計畫對含糖飲料課徵『糖稅』,稅率隨飲料中含糖量增加而提高。此政策的手段與以下哪一個租稅政策最類似?」

標準答案是「排氣量愈高的汽車課徵愈高的燃料稅」。

這道理很簡單,高中課本中談到經濟學的「外部性」時,如污染時,通常會以外部成本內部化的方式抑制污染的誘因。對含糖飲料課稅,為外部成本內部化,因為汽車排氣為外部成本,將高排氣量的汽車課徵高的燃料稅率,等於是外部效果內部化,將可以抑制消費者購買高排氣量的汽車誘因,因此,汽車排氣空污的問題可以被有效抑制。

至於,「糖稅」要怎麼課徵?對末端的消費品課徵,或對源頭的砂糖或果糖課徵,都會有不同的效果。

考慮到減量效果,對若對源頭砂糖課徵,末端食品價格想必會大漲,但也抑制了最難課稅的手搖飲料業,整個食品業大概都會不同意。但若對末端產品課徵從量稅(類似貨物稅的概念),手搖飲料基本上是無法被課徵到「糖稅」的。

比較理想的作法,可能是對含糖飲料以貨物稅的概念課徵「糖稅」,對於手搖飲料則改以定額的附加稅(假定都開發票)。

▲ 含糖飲料比喝酒更容易脂肪肝。(圖/國民健康署提供)

「糖稅」可能是一種階級剝削

但對含糖飲料課稅,也和「菸稅」一樣具有某些階級剝削的問題。

如在墨西哥,「糖稅」對低收入者減少消費飲料的程度高於高收入者,意思是,「糖稅」對於低收入者具備更高的價格彈性的剝削效果。

另外一方面,含糖飲料減少後,可能會因為移轉或報復性消費到其他垃圾食品,而拉低了社會福利,這亦是一個待考慮的隱憂。
 

熱門點閱》

► 影帝吳朋奉腦中風昏迷猝逝 如何預防「小中風」?

► 高雄好過日/非法監票可罰500萬 為何韓營敢挑戰法律?

► 雙層公寓》歐陽靖/我被霸凌到自殘「他們罵得更難聽」

► 雙層公寓》黃小玫/我們與酸民的距離 對於霸凌的三個反思

►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 本文獲作者授權,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