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弋丰/三十年一覺出版夢 贏得十趴薄倖名(下)

2020年05月27日 16:10

 ▲ 早期書本能否暢銷,看出版社是否有砸錢行銷。(示意圖/記者李毓康攝)

● 藍弋丰/台大醫學系畢業,從事翻譯、圖文創作、業餘歷史研究,以及產業研究,主要關注生醫、能源,以及內容產業。現任台灣民眾黨顧問。

承上篇:藍弋丰/三十年一覺出版夢 贏得十趴薄倖名(上)

前回提到「十趴之亂」根本上來說還是書市萎縮,大家的十趴都縮水,所以委屈了。另一方面,時代的改變,造就「網紅」出書。網紅相對於傳統作者,談判籌碼的提升,是另一個重要因素。

30年前缺發表管道 新人夢想是登《皇冠雜誌》

30年前不像今日人人可當網紅,發表空間僅限於實體出版管道,不論是報紙與雜誌專欄,還是出版書籍,新人要能擠上欄位,那是莫大的幸運,或是有高深的人脈才能做到。

很多老牌作家年輕時,曾經最大的夢想就是能登上《皇冠雜誌》,但現在的新一代年輕網紅作家,可能很多已經沒聽說過《皇冠雜誌》。

在當年,若純粹只有文筆好,由於缺乏發表管道,「十年寒窗無人問」的情況非常多,當作者面對出版社這個重要發表管道,都是戰戰兢兢,雖然當年財務良好的出版社,也不至於太欺負作者,總是文化事業嘛!

往往就十趴吧,新人作者感恩戴德的接受了,極少有什麼還不滿抱怨的事。

▲ 圖為皇冠集團創辦人平鑫濤,享年92歲。(圖/皇冠提供)

十趴也不見得不公平,當年書店仍是讀者認識書最重要的通路,一本書能不能暢銷,出版社有沒有砸下重金在書店行銷是絕對關鍵。

買書架平台、買書店立架、買懸掛廣告、買書店海報欄位,以至於為人詬病的「買榜」,可以讓同一本書的銷量是幾千與幾十萬的差別。出版社出錢出力,拿該有的一份是正常的。

更何況,書賣得好的時候,若一本書定價300塊錢,賣上20萬本,十趴也就是600萬,作者豈會不滿呢?當年還有很多財經書把出書稱作是很好的「被動收入」,說只要寫了一本書上架在書店,每年書店持續賣書,就不斷收到版稅。

30年後網紅當自媒體 行銷勝出版社

現在大概很少作者會認為出書是有意義的「被動收入」,網紅出書常常只是為了圓夢,為了面子,或是身為個人品牌經營的一環。

一方面出版不再有誘人回報,一方面進入網路時代,物換星移,如今人人透過社群網站就有發表管道,甚至行銷力還比出版社強。許多網紅一個人的流量,就比整家出版社粉絲頁的流量還大,網紅自己平時團購的銷售量,比許多書店的營業額還高。

於是,30年後,如今談判籌碼較為強勢的作者,開始質疑起版稅。

▲ 圖為日本爺級網紅作家,生前語錄出書6天火速再刷。(圖/悅知文化《如果不行,就逃跑吧!》)

網紅作者的質疑也不能說沒有道理:當書的內容是自己寫的,基本讀者群是自己平時網路經營的,最後大部分讀者也可能是自己導購去線上購書,也就是還兼做了行銷工作,那麼,出版社與書店通路和讀者(折扣),有何資格分配到一本書90%的書款呢?

這些網紅崛起的過程,出版社並沒有參與,都是自己打拼,其實出版社根本也不培養自己的作者,寧可觀望有網紅自己經營紅了以後,才靠過來示好,這種勢利眼的行為,當然會遭賞白眼。

說起來,出版社淪落到這個地步,實在不值得同情,甚至嚴苛一點說,書市崩潰成這樣,出版社長年來短視近利的行為,要負絕大責任。

從成文到出書 出版社為作者扛下繁瑣行政成本

但是,行文至此,仍然要為出版社從業同仁們說點話,作者寫完不是書就自動出現了,出版社有許多作業費心費力又費時,沒有功勞也有苦勞。

大多數作者的文筆慘不忍睹,或是偏離大眾閱讀習慣,需要編輯的細心呵護。最有名的例子,就是已故美國軍武大家湯姆克蘭西,當初《獵殺紅色十月》若非經過海軍出版社編輯仔細的編修,恐怕沒幾個普通讀者看得懂。

即使是本身文筆就已經相當好的作者,一樣需要編輯的協助,才能更加盡善盡美,以及設計出適合這本書的版面。

大多數作者沒有自己繪製插圖的能力,這也是編輯要去張羅,不論是由出版社的美編繪製,或是尋求外部畫家。

當排版初成,還得經過校對,人不是機器,即使是老練的作者或譯者,一校校出幾百個錯字是很常有的事,若沒有出版社雇請校對,作者自己進行?那不是作者會檢查到眼睛脫窗,就是讀者會被錯字淹沒大發雷霆。

▲ 新經典文化、早安財經、寫樂文化、啟明出版聯合策展,以「小,是我們故意的」逆襲台北國際書展。(圖/記者林育綾攝)

編輯、校對、倉儲、通路...出版社為作者減省麻煩 

如果有作者認為版稅十趴「心委屈了」,那也不要去跟出版社吵架,不妨自己試試看自力出版,反正最後不是賣給自己的粉絲嗎?何不賺全部一百趴呢?

的確有許多人這樣做過,例如動漫圈自行印製地下刊物的「大手」,在展會上可以賣上數千本,數千本要是計算十趴版稅,只能當零用錢,但是若全數收入囊中,只扣掉印刷費用,那可是一小筆財富。

若你決定這麼做了,前述編輯、排版、校對,還不是最大問題。接著,你得去找印刷廠,並搞懂許多印刷知識,否則你的書印出來會跟你想像的有很多落差。

書印好了,那才是最大麻煩的開始:你家馬上變成了倉庫,幾千本書可以把客廳全部塞滿堆到天花板。

當你浩浩蕩蕩的召集網友開賣書大會,得呼朋引伴請朋友們一起開車來搬書,搬到腰會斷掉;如果你決定別這麼做,而是讓網友網購就好,一本一本的寄,則會寄到手指抽筋。

若是這些辛勞換來了書全部售罄,換成白花花的現金,那麼一切辛苦都有了回報,只是小心國稅局找上門來。

但是,大部分的情況沒有那麼美好,你可能賣掉了一半的書,印刷費是賺回來了,但是客廳從此被賣不完的書占掉一半。扔了也不是,擺著也不是,拿去送人,對不起出錢買書的讀者。送去資源回收,又覺得浪費地球資源,忍痛資源回收了以後,卻有書迷想買書,又是無比扼腕。

出版社、書店通路,幫你省去了這些所有麻煩,出版社還負擔所有成本,承擔出書的風險,難道不值得賺取它應有的一份嗎?出版社的編輯等同仁的努力,難道不值得給他們一份薪水嗎?至少我認為很值得,所以我個人雖然有能力自力出版,但大部分著作都會交給出版社來處理。

所以,對於「十趴之亂」本身,我的意見很簡單:該給人賺的還是要給人賺

▲ 出版社和書店幫作者省去許多賣書的麻煩。(示意圖/記者李毓康攝)

出版社無長遠眼光 長年未培養作者 

但「十趴之亂」反映出的問題,遠遠不只是作者尊不尊重出版同仁專業的問題。30年來,十趴從不是問題到變成亂源,這個歷程顯示的深層問題,更令人傷感或憤怒。

整個社會經歷高度變化,從書是唯一知識管道,書店是作者最主要行銷管道,至今已經全盤改變。畢竟經過30年,社會有如此變化程度,是可以預期的。但是,出版的根本問題,從30年前到現在,卻都沒有改變。

台灣人仍然因為生產力偏低而必須以過勞補償,導致沒有看書時間,需要用速食方式進補知識或娛樂,因此網路資訊大舉侵蝕知識類書市場,而Netflix則勝過閱讀小說。

所有出版環節仍然沒有長遠眼光,且比以前更不願培養作者,只想坐等作者自己奮鬥出頭天,於是毫無談判籌碼,當遇上了連同讀者都掌握在自己手中的網紅作者,出版社只能唾面自乾,甚至最終可能淪為只能收取代客自費出版的代工費用。

▲ 台人赴海外工作增7萬5千人,平均年增率1.2%。(圖/澳洲昆士蘭州旅遊暨活動推廣局)

不只出版業 全台各領域都有「空轉」危機?

這些基本問題,都有其歷史因素使然,非經濟因素造成的積弊,並非市場自動能矯正。但30年來,經歷兩次政黨輪替,別說從來沒有人解決、更沒有人提出解決方案,甚至其實根本沒有人提出要解決這些問題。

這並非出版界或藝文界單獨的問題,其實全台灣各領域都充斥無數30年來從未改變的根本問題

大多數台灣人,每次選舉的吵吵鬧鬧中,偶爾喊喊台灣「空轉」,卻似乎也不在意這些問題不解決,反正30年來已經習慣了?

其結果,台灣各領域以人口與經濟發展程度來比較,都遠遜於應有的市場規模,造成為求發展只好與中國經濟掛勾,不僅過去國民黨如此飲鴆止渴,執政黨以往在野時稱ECFA是毒藥,執政以後卻口口聲聲希望中國不要停掉ECFA,是最新版本的相同表現。

人民則用腳投票,此地沒發展,只好出走找機會,。據主計處統計,2009-2018年,台灣人赴海外工作者增7萬5千人,平均年增率1.2%。

若是出版市場黃金時代,誰會吵十趴問題?若是台灣所有30年積弊都能逐漸解決,誰又願意離鄉背井呢? 

熱門點閱》

► 影帝吳朋奉腦中風昏迷猝逝 如何預防「小中風」?

► 雙層公寓》歐陽靖/我被霸凌到自殘「他們罵得更難聽」

► 雙層公寓》黃小玫/我們與酸民的距離 對於霸凌的三個反思

► 高雄好過日/非法監票可罰500萬 為何韓營敢挑戰法律?

►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 本文獲作者授權,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