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傷害的陰影永遠難忘!」抗SARS護理師刷回憶:17年後的今天不一樣了

▲新北武漢肺炎社區感染大規模防疫演習,醫護人員著隔離衣。(圖/記者林敬旻攝)

▲看著大陸新冠肺炎的報導,讓護理師擔憂17年前的悲劇又再度上演。(示意圖/記者林敬旻攝)

文/護理師黃雯芳

護理長鼓勵我們將此次抗疫心得留下紀錄,也對!17年前歷經抗SARS戰役的我們未曾留下隻字片語,似乎在我們記憶中逐漸消失了。記憶是塊拼圖,曾與共同經歷過的同仁聊起,發現每個人記得的點皆不同,所以讓大家寫下逐漸遺忘的17年前SARS與現在SARS CoV-2照護經驗,讓這塊拼圖更完整。

當年大學畢業因緣際會進入高感染風險的病房,從開始的恐懼,到得心應手,心想應該就會這樣到退休了。沒想到2003年來個全球不知名的SARS,慶幸那時的我已有8年資歷,有足夠的經驗應付一切。記得台大當時的序曲是勤姓台商一家三口,病房第一位來隔離是院內接觸勤姓台商太太的實習醫師,再來就是和平醫院的封院,因為當時負壓病房不足,發現只要沒中央空調的病房就不會交叉感染,所以我們臨危受命承接下急診後送SARS病房的任務,展開了抗SARS作戰。

請繼續往下閱讀...

多年過去,去年底看著新聞,大陸出現不知名肺炎,不知為何17年前幾乎快要遺忘的記憶,突然有種與SARS相似的感覺,不知是不是經驗的關係,我相當的注意到大陸有關肺炎的報導,以為我到退休前再也碰不到了,沒想到17年前的狀況又再重演了。這次就知道又是我們病房,因為自從SARS後,我們病房就被定義為要承接法定傳染的病房。17年前ㄧ切都是紙本,網路電腦不發達,也沒病毒篩檢,一切用臨床判斷,所以根本不知你所照顧的病患是否確診。我想17年前那場混戰不是白挨的,現在的我們相信會做得更好。

疾病不可怕,可怕的是人心,那種被傷害過的陰影永遠難忘。抗SARS當年,周遭的人知道你的職業避恐不及,好像你就是病毒。17年後的今天不一樣了,國家的相挺,給了我無比的安心,希望我的學弟妹不需再承受我們當年的際遇。

舊曆年前病房接到任務時,看著學弟妹稚嫩臉孔上流露出的無助與害怕,我們這些經歷過戰役的學姊們能做的,就是一再給予信心與鼓勵,在臨床上讓大家將防護裝備穿著一再練習熟悉,工作流程、動線設計做到滴水不漏。不想讓他們經歷當年我們的無助與恐懼。很慶幸我們單位的所有同仁與護理長,大家很同心,態度正向,將每個步驟與流程做的很熟練,我想我欠學弟妹一句話,你們真的很棒、我為你們感到驕傲!即使是當年的我們也許都沒你們做得好,只要我們堅持下去,一定會再次平安度過危機!

本文經「護理公會全聯會」授權刊登

點這裡,留個言吧! FB Weibo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耳中夾出1公分巨型粉刺 毛孔瞬間變身「芝麻黑洞」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