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非命中缺木?他叫「林木材」竟是為了推廣紀錄片

林木材大學時期看了歐洲藝術片,一頭栽進電影的世界。(TIDF提供)

圖、文/鏡週刊

「我從小被告知好好念書,畢業後找一份工作,不用理會生活圈外的人。沒想到有一天,會透過電影理解到這些人的生活,而且他們那麼願意講自己的心情。從那時起,我的腦袋和價值觀開始翻轉,對紀錄片的興趣也高於劇情片。」TIDF策展人林木材說。

他大學念企管,可是對科目不感興趣,偶然看了歐洲藝術電影,發現與好萊塢片很不同,開始大量接觸,並閱讀相關書籍,包括與台灣影史相關的書。有一回在書上讀到,台灣自 90 年代開始有紀錄片,「我很好奇,在那之前從來沒看過紀錄片。」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書中提到吳乙峰導演 1990 年的作品《月亮的小孩》,林木材跑去甫成立的高雄電影圖書館查詢,順利找到。影片播放後,他沒預期的事發生了:「片長60分鐘,我哭了50分鐘,是很特別的經驗。」

《月亮的小孩》讓林木材大受衝擊,是他日後以紀錄片為職志的契機。(翻攝自als.lib.isu.edu.tw)

林木材解釋,《月》片以白化症者為主題,片中主角現身說法,談他們被歧視的經驗。「我為什麼會哭?因為我發現他們所說、歧視他們的人,就是我。我從沒想過社會的結構是這樣子。」

那一年他大二,接下來的兩年,林木材更勤於看電影、看書,也嘗試寫文章。畢業後,為尋求更專業的訓練,他報考台南藝術大學音像藝術管理所(現已更名為動畫藝術與影像美學研究所),3年後畢業。

退伍後,林木材開始寫影評,也會看相關文章。他發現大部分都寫得頗艱澀,認為應該要更通俗一點,於是取了最簡單的筆名「木材」,來呼應「內容紮實,容易被閱讀」的文章調性。

多年來,從影評人、推廣紀錄片到策展人,這名字都一直跟著他。不了解內情的人乍看以為他命中缺木才這樣取名,他只好澄清「沒有去算命啦。」


更多鏡週刊報導
對台灣紀錄片影響深遠 《人間》獲TIDF傑出貢獻獎
入圍名單公布卻遇疫情延期 獎落誰家明春揭曉
為台灣導演找資金 TIDF是國際選片人亞洲據點

分享給朋友: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正妹網紅派對喝醉被「大叔撿屍」 「斷片3小時」超慘下場曝光!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