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室脫襪遭罵噁心!高中妹被霸凌崩潰:覺得大家都自私想復仇

▲▼示意圖,性侵,焦慮,鬱悶,情緒,絕望,蕭條,害怕,危險,女,獨(示意圖/123RF)

▲花花在學校跟同學處不好,半夜經常做惡夢、甚至不敢進教室,接受心理諮商時「覺得大家都自私想復仇」。(示意圖,非新聞當事人/123RF)

記者羅志華/台北報導

北市一名少女花花(化名)控訴,她於2016年就讀北市私立東山高中期間,遭班上同學泡泡(化名)長期以「噁心、白癡、好髒」辱罵,甚至帶頭排擠,害她多次在半夜做惡夢驚醒、不願進教室,須求助心理諮商。花花在媽媽陪同下,分別向泡泡及學校提告,北院於2018年12月、2020年4月判花花母女敗訴。

花花控訴,泡泡座位在她旁邊時,不時聚集小圈圈故意說「真倒楣坐在她旁邊、死白目」給她聽,又或是莫名其妙要她閉嘴,害她精神痛苦、須求助心理諮詢,依諮商、交通費用、精神慰撫金,向泡泡求償20萬元,並提出泡泡簽下的道歉函為證。

泡泡表示,她有轉筆習慣,有時筆掉在地上,看到花花把襪子脫掉、覺得筆很髒,才會順口說出「噁心」,她自認沒有霸凌花花,道歉函是為專心準備大學考試、又迫於花花媽媽的壓力才簽的,且花花之後也不時挑釁她,她都為了準備考試忍下來。

班導證稱,對於花花控訴泡泡的內容,他們都沒看到過,而花花媽媽在擬道歉函的時候非常強勢,堅持要把「長期出口辱罵出言不遜說髒話」寫進去,泡泡在害怕下才簽下道歉函;生活組長也表示,同學們認為泡泡沒有主導霸凌花花,泡泡簽道歉函當下壓力很大。

法官根據花花的心理諮商紀錄,認為花花自小學起對人際相處較敏感,先前也與多位同學處不來、容易負面解讀他人行為,對泡泡的控訴也沒提出足夠的證據,依罪證不足,判泡泡免賠。

敗訴後,花花跟媽媽再對東山高中提告,分別求償51萬、15萬元,法官認為,學校應積極處理霸凌事件,卻在花花於2016年多次反應向班導反應時,僅認為是同學吵架、沒啟動霸凌輔導機制,應負賠償責任。

但泡泡於2016年8月10日簽下道歉函後,花花便沒再反應泡泡霸凌的事情,心理諮商也在2017年2月15日後就沒再繼續,而花花卻等到2019年4月17日才提告,已超過2年追訴期,另外,學校簽約的對象是花花不是媽媽,法官認為,媽媽求償的部分沒道理,判學校免賠。

修圖修到厭世!這款CP值很可以

國民黨敗選抓戰犯!「挺英」臥底提開除韓國瑜 羅智強怒告前吳敦義小編

分享給朋友: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大猩猩與人自拍秒變偶像團體 剛果巡守員巧手留下驚艷瞬間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