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時落下男兒淚!陳時中首談「抗疫百日」心情: 最擔心政治口水淹沒專業

▲中央流行疫情中心指揮官陳時中。(圖/記者林敬旻攝)

▲自新冠肺炎爆發後,指揮中心每天開例行記者會。(圖/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提供)

文/中央社

中央疫情指揮中心開設已滿100天,指揮官陳時中接受中央社專訪指出,對抗傳染病生理和心理戰都重要,最怕民眾恐慌,尤其疫情平穩時,擔憂突發事件讓政治口水有機可趁,反成防疫破口。

自今年1月20日三級開設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新冠肺炎)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隔天台灣出現第一例病例從境外移入,疫情影響台灣已超過100天,台灣至今累計共有400多例確診案例,6例死亡,相對全球已近300萬人確診,台灣的疫情控制堪稱平穩。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指揮中心每天例行記者會,將資訊清楚透明呈現,也贏得各界掌聲,美國醫學會雜誌(JAMA)也曾刊登文章指出,指揮中心每天向民眾簡報,有助安定民心。

被網友暱稱為「阿中部長」的指揮官陳時中接受中央社記者專訪時表示,與傳染病的戰爭是生理戰,也是心理戰。生理戰可以靠很多防疫手段、整備醫療量能來成就;心理戰則是要讓民眾安心,不能恐慌。

陳時中屢屢在記者會提醒「同理心」、「不要獵巫」、「感染者沒有錯」、「接觸者無罪」,都是因為在緊縮的防疫手段裡營造柔軟的空間,讓大家心安。

▲中央流行疫情指揮官陳時中。(資料照/記者林敬旻攝)

▲陳時中在記者會經常感性提倡同理心,要民眾心安。(資料照/記者林敬旻攝)

現在疫情相對平穩,儘管有敦睦艦隊群聚感染事件掀起波瀾,也還可防可控。陳時中說,疫情緊繃時,專業主導一切沒有問題,以台灣各項防疫量能,事情可以處理得很好。

可是陳時中說,當疫情緩和,若遇到突發事件,「這個時候,政治口水會淹沒專業」,對立可能對社會造成破壞,也對防禦體系跟心理形成破口,防線可能就像骨牌一樣,一推就散,但台灣還沒有這種情況。

從疫情風聲鶴唳之始,指揮中心一路超前整備,為防止國際疫情進到本土,嚴格執行登機檢疫、入境設限;本來是隨處可買的口罩也變防疫物資,得要排隊才能買到;民眾滯留武漢,第一架包機任務成功但過程驚濤駭浪;到歐美疫情擴散,也讓台灣境外移入病例暴增;好不容易境外疫情暫緩口氣,敦睦艦隊群聚案又緊追在後。

陳時中表示,他在指揮中心的角色是「聽專家的話」,再轉化成民眾聽得懂的語言,擬定可行有效的防疫手段。他長期在民間協助政策推動,溝通協調易如反掌,更被友人稱為「有應公」(有求有應)。

在疫情如火如荼之際,陳時中說,他願意協調,也願意下決定,儘管有些決策很困難,也必須短短1、2個小時給出答案。

▲▼包機返台程序。(圖/指揮中心提供)

▲每一次的包機回台,陳時中都堅持到場坐鎮。(圖/指揮中心提供)

例如說,進入3月時,歐洲疫情擴散速度超乎想像,儘管早有心理準備,也沒料到病例數會像天梯一樣爬升,封關決策下得急切,常常提前1個小時才知道要封哪裡,機場檢疫雞飛狗跳。

「但現在回想起來,我們都做對了」,陳時中說,如果決策晚了幾天,台灣疫情走向可能就完全不同。他一貫以「比較級」做事,追求「做得比較好」而不是絕對好,保留隨疫情發展一路因應隨時檢討補洞的彈性。

副指揮官陳宗彥則提到,第一架返台的武漢專機讓他印象最深。突然接到東方航空要起飛,乘客名單一直到關了艙門才給,且名單很亂,不是沒有護照號碼就是號碼不齊,必須緊急比對所有資料才能勉強湊出名單。

陳宗彥說,那個晚上考驗指揮中心應變能力,任務不能有任何疏漏,也希望每一個人都能回來,壓力隨時都在。這也是為什麼當專機有台商確診,陳時中才會難忍情緒流下眼淚。

指揮中心發言人莊人祥每天晚上必須向陳時中報告病例數及疫情監測狀況,兩人才能各自回家。莊人祥說,最不安的階段是疫情初期,防疫系統還在建置磨合,他一人身兼疾病監測、邊境檢疫和社區防治3項任務,還要擔任發言人,每天忙得昏天暗地,「那時候,我總恨不得每天有48小時」。

在民間耕耘多年,如今一戰成名;陳時中說,確有一朝一夕成名的感覺,但如履薄冰。名聲都是虛的,只有防疫成果才是真實。不會把一時的成績視為一個人就能辦到或期待留名,要把理想放高,希望留下能影響社會的精神。

分享給朋友: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2姪兒狂噴「姑姑一定嫁不出去」 童語爆笑出賣:很兇又不穿內衣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