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可惡!打到昏迷清醒又繼續打 2歲童遭父反覆凌虐…生母冷眼旁觀

▲▼             。(圖/台中地檢署提供)

▲邱男用衣架、徒手反覆凌虐2歲親兒,導致男童傷重就醫不治。(圖/台中地檢署提供,下同)

記者白珈陽/台中報導

台中市邱姓男子與王姓前妻,於2019年11月17日晚間7時許抱著全身是傷、未滿3歲的么兒到醫院急診室急救,經搶救不幸回天乏術,當時王女辯稱「孩子是吃火龍果噎到」;因男童滿是傷痕,台中地檢署展開調查,發現竟是一起虐童致死案,起訴並請法官從重量刑。

檢方查出,邱男對剛從安置結束返家的親兒,不時以衣架揮打、用氣球繩綑綁其雙手,甚至用蓮蓬頭或徒手毆打男童,即使男童昏厥,待男童清醒後邱男繼續痛下毒手,最後男童因此慘亡,而王女竟對邱男惡行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種種非人道的凌虐方式,檢方23日對邱、王分別依家暴凌虐致死罪及遺棄致死罪起訴,並請法院從重量刑。

起訴書指出,男童為邱姓男子(25歲)與王姓女子(42歲)的第3個親生兒子(2人已離婚,但同居中),男童出生後,因2人經濟狀況不佳,於2016年間,將男童交由家防中心安置、寄養。男童於2019年9月20日結束安置,由邱男及王女接回照顧、扶養。

惟男童返回原生家庭後,因還不習慣環境,常向邱男反映想返回安置家庭,邱男卻因此惱怒而開始凌虐男童。經調查發現,邱男曾以氣球繩綑綁男童雙手至少4次,時間最長曾長達3小時,男童欲掙脫而流血後才鬆綁;邱男也曾持鐵製衣架猛力毆打男童背部、鼠蹊部等,及用腳踩男童背部、腹部、屁股等處,直至男童流血才肯罷手。

▲▼             。(圖/台中地檢署提供)

▲邱男曾以氣球繩綑綁男童雙手至少4次,時間最長曾長達3小時,男童欲掙脫而流血後才鬆綁。

最嚴重的是,邱男每日為男童洗澡時,明知地板濕滑,仍持蓮蓬頭或徒手毆打男童背部或膝蓋,男童因受此力道而往前撞擊洗手台,再反彈撞擊牆壁,致其前額、臉部、後腦勺及背部每天都遭受撞擊致傷。

至2019年11月16日晚間,邱姓男子又再度在浴室毆打男童,男童因此失去意識;男童清醒後,邱男竟於隔日繼續以相同方式凌虐男童,男童再次昏倒,但邱男竟還持吹風機以熱風吹男童胸部及臉部,最後導致男童死亡。

▲▼             。(圖/台中地檢署提供)

男童受虐昏倒後,邱男竟還持吹風機以熱風吹男童胸部及臉部,最後導致男童死亡。

而幼保系畢業的王女,在男童遭凌虐的期間,均與邱男及男童同住在狹小的套房內,在旁親眼目睹一切過程。王女身為幼保系畢業,顯然明知應將受傷的男童盡速送醫救治,但她卻為避免遭人發覺男童遭凌虐,從未帶男童就醫,放任男童傷勢持續惡化,甚至取消家防中心於同年10月對男童的訪視行程,藉此掩飾邱男暴行。

偵辦此案的檢察官黃嘉生,親自前往台中醫院查看男童傷勢,從急診醫師口中了解傷勢可能成因,因深知此種在家內發生之案件蒐證不易,且父母均有嫌疑,其他2名孩子也難以為證,為全盤調查釐清,除立刻指揮台中市警局第一分局偵查隊至住處蒐證,並隔離邱姓男子及王姓女子避免串供外,也依法扣留所用手機送台中地檢署數位採證室鑑驗,進而發現內有多筆上網瀏覽查詢頭部止血、腦震盪、休克急救之相關資訊,建構出本案相關時間軸,使邱男及王女無法隱瞞,再經調取監視器、家訪紀錄及測謊比對全面蒐證後,追查出男童長期遭施虐卻從未送醫診療之情形,終於讓本案水落石出。

檢察官於起訴書文末感嘆「當男童終於獲得醫師治療機會時,已成為冰冷遺體」,小小生命竟葬送在親生父母手上,令人不勝唏噓,而親生父母於偵查中仍矢口否認男童的死因是他們造成,甚飾詞狡辯卸責到已無法再開口的男童身上,均顯見邱男及王女犯後無悔悟之意,請求法院從重量刑。

►我沒有遲到,是時間遲到了!

【更多新聞】

一中商圈生意急凍擬向軍方求償? 主委改口「沒有啦…」原因曝

誆治椎間盤突出…手戴套抹油「百人排隊花錢被插肛5分鐘」 他又痛又羞怒提告

老舊除濕機自燃引9火警 消防局:快檢查除濕機是否為召回檢修機種

點這裡,留個言吧! FB Weibo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司機爆頭亡救到一半「白影」1秒飄出 影片曝光網驚:靈魂出竅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