鈕承澤性侵案自嘲「笨男人」…7位數金額和解仍判4年 內行人曝關鍵因素

▲▼鈕承澤交保。(圖/記者黃彥傑攝)

▲鈕承澤受訪自嘲「笨男人」,稱與女方認知不同產生誤會,但受害人胸口驗出鈕承澤唾液、4肢也有瘀傷,檢方依強制性交罪起訴。(圖/記者黃彥傑攝)

記者羅志華/台北報導

鈕承澤於拍攝電影《跑馬》期間,爆出在2018年11月間性侵女助理,北院認為鈕承澤犯行明確,審理期間卻總以「男女感情」辯解、毫無悔意,依強制性交罪判他4年徒刑;鈕承澤於案件審理期間,以「七位數」金額積極達成和解,律師包盛顥表示,雖然和解看似沒幫助,但判4年或許已是減刑後的結果,「性侵案要達成和解真的很難」。

鈕承澤在事件爆發後否認犯罪,於2018年12月在北檢受訪時,稱自己是「笨男人」,所以迄今單身,表示當天聚會後,被害女子單獨留下,或許是因2人「認知不同」,才會導致這樣的結果,更喊冤自己絕不是被媒體報導的那隻「妖魔」,澄清他此生從未有脅迫、傷害他人的意圖跟行為。

但女助理驗傷時,在胸口驗出鈕承澤的唾液DNA,大腿內側及四肢也有瘀傷,下體更有新撕裂傷,檢方依強制性交罪起訴。

▲▼鈕承澤性侵案-劇組女主管。(圖/記者孫于珊攝)

▲鈕承澤在案件審理中,以「7位數」金額與女方和解,女助理主管也證稱「2人有戀愛氛圍」。(圖/記者孫于珊攝)

北院多次開庭審理,鈕承澤雖然在外與女助理和解,卻始終否認犯罪;女助理的主管也證稱,她曾詢問女助理跟鈕承澤「有無交往可能」、「介意跟年紀大的人交往嗎」、「有沒有讓妳覺得不舒服、被騷擾」等語,並從女助理「笑笑的」回應中,感覺到2人有「戀愛的氛圍」。

即使鈕承澤總以「誤信女助理對他有意思」、「他也喜歡女助理」等理由,企圖營造2人是因對情境理解不同才造成誤會,但女助理律師表示,女助理無法原諒鈕承澤的犯後態度,認為他只是想花錢和解,看能不能買到減刑、甚至緩刑;檢察官更認為,鈕承澤審理期間不斷將責任推給女方,顯然毫無誠意,建請法官依強制性交罪判他3月4月徒刑。

▲▼導演鈕承澤(豆導)。(圖/記者孫于珊攝)

▲鈕承澤始終否認犯罪,即使和解成功,但直到判決前最後一次開庭,也沒取得受害人的原諒,北院4/14依強制性交罪,判他4年。(圖/記者孫于珊攝)

律師包盛顥表示,律師在官司實務上,為替被告減輕刑期,確實會積極與受害人談和解,尤其鈕承澤是名人、性侵案件受社會關注,能在審理過程中順利和解,想必律師團一定費盡苦心,這次判決看似沒達到減刑目的,但或許判刑4年已是法官考量和解減刑後的刑度,另外,被害人是否願意原諒,往往也是法官參考的關鍵,而鈕承澤直到判決前,都沒得到女助理的原諒,或許也是影響這次刑度的因素之一。

生火了!連我媽都用到發光

分享給朋友: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性感虎斑貓「喇舌」叫醒熟睡爸 下秒秀美腿狂放電:起床放飯囉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