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被你傳染的」白牌司機感染源專訪 父喊冤「科學證據不足為何咬定他」

疾管署「檢驗及疫苗研製中心」工作人員正化驗疑似「武漢肺炎」檢體。(總統府提供)

▲疾管署「檢驗及疫苗研製中心」工作人員正化驗疑似「新冠肺炎」檢體。(圖/鏡週刊提供,下同)

圖、文/鏡週刊

「就是被你傳染的!」

新冠肺炎疫情當頭,兵荒馬亂之際,我們很少去考慮這樣的一句指控對一個人何其沉重。遑論指控挾著兩大權威而來:「政府」和「科學調查」。 2月初,一位台商幹部被認定是第一起因肺炎死亡的第19例白牌司機的感染源。但他自己及家人的認知完全不同。一宗疫情就是一篇論述,論定疫情來自境外或社區,除防疫科學,有沒有主觀的判斷和政治動機?《鏡週刊》獨家採訪這位台幹,探索第19例被確定「境外感染」後,台灣可能輕忽的「社區傳播」風險。

請繼續往下閱讀...

出高鐵,搭上排班計程車,駕駛悶著聲音問去處。我以同樣的悶聲回答後,計程車駛動。路程約20分。車廂密閉,後照鏡裡見司機的口罩未完全掩鼻,但長年胃酸逆流導致的慢性咳嗽欲作怪,難隱忍,咳了幾聲。咳畢不敢望向後照鏡中司機的臉,避開他的視線,歉疚揣想:他從這天早晨於中部一處市場讓我下車後,是否將鎮日恐慌?

恐慌始於2019年11月。中國武漢爆出不明原因肺炎,後證實為一支全新冠狀病毒。新冠肺炎比2003的SARS還凶猛:沒有疫苗、藥物、傳播力廣、無症狀者也有傳染力。感染常見癥兆包括呼吸道症狀、發燒等,嚴重者還會導致肺部纖維化,乃至於死亡。

疾管署「檢驗及疫苗研製中心」存放的檢體。(總統府提供)

1月11日,中國已出現第一起死亡案例,中國境內疫情逐日擴大,北京、上海、深圳皆淪陷。1月21日,台灣不再倖免。1月23日,武漢宣布封城。而浙江麗水市青田縣,則在1月19日確認首例感染者。

游泳教練姜勝男(化名)工作的地方,距離浙江確診首例約4小時車程,22日他從浙江搭機回台過春節,於台中機場出關後打電話攬車回家,當時人類對肺炎所知甚少,他不敢大意,在車上全程戴著口罩。

姜勝男長年因吸入泳池消毒產生的三氯胺而有咳嗽症狀。父親催他趁返台長假把後遺症看好,姜勝男陸續到診所看診5次。當時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下稱指揮中心)僅規範具武漢旅遊史,並有發燒或急性呼吸道感染者必須通報。姜勝男不在此列。1月27日,指揮中心開放健保卡顯示出入境資料,隔日將全中國列為三級警告,姜勝男始終沒有因久咳不止被通報。

2月3日,姜勝男於咖啡店吃格子鬆餅喝咖啡。同日,載他返家的司機因呼吸急促就醫,被診斷為一般肺炎。2月15日,罹有B型肝炎與糖尿病史的司機因肺炎合併敗血症死亡。司機死前,恰逢指揮中心回溯檢驗,發現司機是新冠肺炎患者。因其職業接觸者眾,指揮中心急忙啟動疫情調查,姜勝男也在其中。但姜勝男並不知道:自己未來將會被輿論指控為殺人凶手。

衛福部長陳時中出席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記者會的情形。

彰化縣衛生局長葉彥伯表示,白牌司機於1月27日前接觸者超過3百人,交叉比對健康狀況後,針對發病前接觸乘客中有就醫紀錄的十多人做標準-PCR核酸檢測,確認是否感染病毒。司機病發後與其接觸者及可能感染者,共採檢252名,結果全數陰性。

找不到感染源的陰霾籠罩台灣,美國指稱台灣已爆發社區感染。但指揮中心傾向認定是司機接送的境外返回乘客帶入病毒。由於姜勝男具旅遊史、在計程車上「猛咳」且曾就醫,高度懷疑他就是傳染源,「初步檢查陰性,不能直接證明,但不可能(病發)一直到現在都有症狀,所以決定抽血做抗體檢查。」指揮官陳時中說。

白牌司機一共接待6名從境外返台乘客,指揮中心鎖定3名自中國返回的民眾進行抗體檢驗。經中研院與台大醫院測試後,姜勝男是唯一驗出抗體且呈「弱陽性」者。2月20日,陳時中於指揮中心每日記者會上宣布:這代表姜勝男曾感染,「他就是白牌司機的感染源。」

浙江台幹的父親call in談話性節目,質疑疾管署認為他兒子是「白牌車司機傳染源」的判斷。(翻攝中天新聞深喉嚨)

這項宣告成為姜勝男的夢魘——2月3日,爆發台商第一波包機回台爭議,身份別成為輿論攻擊目標——「幹嘛回來,要死死在大陸,送台灣新鮮病毒,人民幣不是很香」。姜勝男被斷定為感染源後,「天啊!這些從對岸回來的真的是走動式病毒無誤!」等言論更是層出不窮。

姜勝男身分沒有曝光,但聽者有意。2月21日,姜父致電談話性節目,以急切而困惑的聲音表達訴求與說明姜勝男的情況:

「我兒子是游泳池加氯沒戴口罩被嗆到,造成長期都是稍微咳嗽,不是報導說的『猛咳』。去診所看醫生也說是『慢性支氣管炎』,而且沒有發燒。」

「他回家都跟我們住在一起,也沒有穿防護衣、戴口罩,沒有參加聚會。偶爾出門也是去排口罩。我們全家配合採檢,都沒有人被感染,白牌司機吃個飯,家族一下子4、5人感染,這就讓我們有一個問號。」

「他和同事一起搭機回來,同事坐他旁邊,他有打給同事,同事也沒事,還在打籃球。坐飛機回來至少2個小時都沒問題,怎會一坐上車就傳染給司機。現在他被隔離,也照了X光,肺部也沒有問題,到目前為止他都沒有不舒服。」

姜父強調,全家絕對配合檢查,「盡量查我們沒關係,但指揮中心應該也要去查他座位旁前後左右的人。計程車司機載的人也很複雜,應該也要去清查。」

主持人問姜父指揮中心怎麼回應他的訴求?「他們說有。但我講的他們有沒有聽進去不知道。方向要搞對。你方向搞錯就會查不到源頭。」

姜父持平的說明隔日卻讓陳時中動怒回應:強調姜勝男曾就診,與姜父所稱「到目前為止他都沒有不舒服」內容不符。認定姜父行為違反傳染病防治法第63條,函送彰化地檢署偵辦,最高可罰300萬。

指揮中心的篤定建立在,以司機發病日往前推14天這段潛伏期,姜勝男曾在司機車上並咳嗽(發病),其次則是「找到抗體」。榮總胸腔科總醫師何建輝形容,「江勝男的狀況像是『找不到嫌疑犯(病毒),但找到犯人留下的證據(證據)。有凶器、有在場證明,因此高度可能是他。」然而回到科學層面,姜父的委屈並非全無道理。

有「冠狀病毒之父」稱號的中研院院士賴明詔說,新冠肺炎不若SARS能明確用發燒判斷,感染後是否出現症狀牽涉免疫力,「發病日與潛伏期不一定有直接關係。」而感染者可能無症狀。浙江雖在1月19日才有第一起案例,不代表此前無人感染,姜勝男也可能在浙江被感染後痊癒,不能排除他於車上的咳嗽僅是工作後遺症。

被稱作「病毒之父」的中研院院士賴明詔。

姜勝男回台時疫情並未止於中國。一月初泰國、日本與韓國都分別傳出確診。迄白牌司機入院時日本已有20例。白牌司機接待的其中一名乘客自日本返台。為何獨獨鎖定3名自中國返回的民眾進行抗體檢驗,本刊多度詢問疾管署,卻被以「個案隱私」為由拒絕說明判斷原則。

其次,「檢測到抗體」和「曾被感染」不能輕易畫上等號。免疫學觀點主張,檢測到抗體僅意味有外來物刺激人體產生免疫反應,若外來物未在細胞增殖,就不會造成感染。目前所知,冠狀病毒約由20個蛋白質組成,指揮中心是以「西方墨點法」測其中一種「N蛋白質」——若姜勝男血液有N蛋白的抗體就會結合,在膠體上產生訊號。

此種檢測方式有無判別相當明確,陽性就是有抗體,陰性則無。無論抗體多寡,都代表有N蛋白質存在體內的可能。「弱陽性」只代表在有適當陽性及陰性對照組供比較的狀況下,發現有少量抗體存在。但科學上要以少量抗體證明有病毒感染,證據力仍嫌不足,需有其它方法以供判定。目前各國仍在開發病毒抗體或抗原檢測,無統一標準,「因此確診工具才會使用普遍認定的標準-PCR核酸檢測。」一位研究冠狀病毒的學者說。

「疫調憑靠口述與記憶,接觸史以目前掌握的潛伏期來說是14天,但追14天會有困難,本身就有很大的不確定性。」中興大學微生物暨公共衛生學研究所教授趙黛瑜表示,指揮中心釋出疫調報告前,無法斷定指揮中心認定姜勝男就是感染源是否合適,「就算這案例判斷不合適,在疫情沒有擴散的前提下,也只能接受指揮中心說法。」

鑑於台灣社會瀰漫對罹病者的不友善氣氛,陳時中多次呼籲民眾切勿肉搜,避免罹病者因擔心被指責而隱匿病情。但中研院民族學研究所研究員劉紹華認為,當指揮中心決定採取嚴格防堵手段,肉搜就是避免不了的負面效應。「回顧傳染病防治史,愛滋、肺結核,台灣都會肉搜感染者。我不認為公衛學者會不知道。」

白牌司機死後,又爆出北部醫院不明感染案例,社會人心惶惶。前疾管局長蘇益仁認為,參考他國經驗,台灣不可能沒有社區感染,呼籲指揮中心轉向社區感染的佈局,加強篩檢並協助民眾調整心態,設法減災,與病毒共存。

疾管局前任局長蘇益仁很早就警告,台灣可能已經出現社區感染。(中央社)

指揮中心認為台灣尚未進入社區感染階段,沒有採納蘇益仁意見,仍維持嚴格防堵。但劉紹華分析其目的可能至少有二:一是為展現台灣的防疫實力,明顯與中國不同,可能有利於台灣加入WHO。二是民眾可能因害怕而配合,有利政府施政,「但台灣不可能沒有社區感染,最後火一定會燒進來。」


更多鏡週刊報導
【請問防疫中心3】醫療量能不足 擋湖北台商純粹只有疫情考量?
【請問防疫中心4】本土感染或境外移入 選擇性科學解釋? 
【請問防疫中心5】社區傳播步步進逼 大規模傳染會不會發生?

點這裡,留個言吧! FB Weibo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上半身滿滿捲毛→光滑白皮膚~ 猿男體驗熱蠟除毛!網:好療癒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