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友宜4000字建議防疫中心「一級開設」 蘇貞昌當場裁示升級

▲ 侯友宜赴行政院會建議防疫指揮重心一級開設。(圖/新北市府提供)

▲ 侯友宜赴行政院會建議防疫指揮中心一級開設。(圖/新北市府提供)

記者羅婉庭/新北報導

新北市長侯友宜27日出席行政院會,針對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強力建議中央應將防疫層級提高為一級,面對地方對防疫工作看法不一,應由行政院指揮官直接下令,要求地方政府配合,才能有效、迅速做好防疫工作。

行政院長蘇貞昌在回應時也當場宣佈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從二級提升為一級開設,由衛福部長陳時中擔任指揮官。

侯友宜表示,自第19例病例確診以來,政府面臨無症狀感染者新型態的防疫挑展,新北市即以「準社區感染」的整備來因應,同時也建議衛福部,社區感染演練要超前部署,新北市一定與中央並肩作戰,並願意身先士卒做「社區感染防疫實兵演練」,提供全國各縣市觀摩,屆時邀請院長、部長蒞臨指導。

侯友宜說,武漢肺炎疫情險峻,國外受影響國家已經有46國,在台灣雖然極盡全國之力守住第一關,但是仍不能放鬆,從現階段發生的案例來看,已經發生零星社區感染的情形。蘇院長表示,就如侯市長所建議「一定要超前部署,做好社區感染演練,我們必須料敵從寬、禦敵從嚴,需要中央與地方政府緊密配合。」

他表示,防疫政策需要地方執行,以居家檢疫為例,侯市長說強調,中央做不到的,我們願意來做,新北市光是孩子開學,我們就做了兩次的校園防疫演練,市府團隊都全力投入」,並製作防疫演練手冊發送各校確實執行。

會議中,蘇貞昌說「從疫情以來,我看侯市長不但身先士卒,而且能夠真正督管所有事務,剛才說已經開16、17次會議,還都是大型會議」;不斷的到各地督管防疫事務,並在防疫政策第一時間跳出來支持中央,包括隔離措施、隔離地點等,甚至陪同陳部長給所有隔離民眾加油打氣。

侯友宜說,針對農曆春節以來,口罩供應短缺問題,謝謝院長當時對於防疫及口罩使用時機的宣導,勤洗手、密閉空間建議戴上口罩,身為地方指揮官,他從第一時間就配合遵照中央指示辦理,貫徹到底,沒有改變過。很慶幸的,最近確診的最小病例,因為新北市一直要求密閉空間要戴上口罩,所以在確診之前該案例到補習班都有戴口罩,讓我們安心不少。

侯友宜也建議中央,在疫情嚴峻時期對於大型活動的舉辦與否,應建立一致標準給地方政府遵循,否則地方政府很難判斷、決定。他表示,像大甲鎮瀾宮媽祖遶境,因人潮擁擠且共食共宿,有高度感染風險,就應暫停舉辦;而像萬金石馬拉松這類的國際級賽事,是台灣唯一的金標籤賽事,就需要完整的評估,技術上能否做到妥善的防疫工作,昨天晚上決定停辦。

蘇貞昌說,對於各界比較疑慮的事情,侯友宜也都在第一時間做得非常正確,配合中央相關政策、作為及說法。這段時間,侯所做真如他所說做到「中央地方一條心,大家同步齊力」,例如侯友宜說,趴趴走個案不但要集中隔離還要付費等等,覺得從地方來配合中央的政策,同時在以地方負責機關的這個角度來做,不但強而有力,而且也可以讓民眾看到大家同心協力,他給予肯定。

▲▼侯友宜 陳時中出席行政院院會。(圖/記者屠惠剛攝)

▲侯友宜列席行政院院會。(圖/記者屠惠剛攝)

▲ 侯友宜赴行政院會建議防疫指揮重心一級開設。(圖/新北市府提供)

侯友宜院會發言全文逐字:

新北市在這一次疫情上跟中央並肩作戰,武漢肺炎是我們共同的敵人,只有上下齊心,才能夠打贏這一場戰役。從過年前到現在,這段時間,我們有任何狀況都一定跟衛福部反映,也謝謝衛福部長陳時中穩定給予指示,讓衛生局運作順暢。

我特別藉這個機會向蘇貞昌建議,因為中央疫情指揮中心公布了第19例確診以後,陸陸續續又公布了第24、第31例,這裡面整個公布的確診,其中有幾例是無症狀的確診,甚至24例我們現在還查不到源頭,讓我們面臨了新型的一個挑戰,我相信陳部長瞭若指掌。

新北市府每天都一定召開晨會,對疫情狀況也非常清楚;那這當中從過年前,從口罩上短缺的問題,大家都全力以赴,也謝謝院長做了宣導,那時候院長做那個宣導我覺得很好,戴口罩、勤洗手,尤其裡面又附帶了有一條是,在人潮擁擠、密閉空間建請戴起口罩,但是並沒有強迫。

市長身為地方指揮官,遵從中央的指示來辦理,從第一時間就這樣要求,所以這個要求到現在我沒有改變過;當然這當中,中央也一度在宣導短片裡有拍,健康者不需要戴口罩,這個我都尊重中央的看法,但是中央那一道命令,我從以前到現在就貫徹到底,我沒有改變過。

那這當中我們很慶幸在無症狀確診裡面,尤其第31個確診案例出來,是一個家族群聚的確診,這個孩子曾經到補習班,這個不是我說的,是中央疫情指揮中心說了這一段,那我也很清楚的慶幸這孩子在補習班,因為我再三去督導補習班,補習班大部分接受我的要求,戴起口罩,所以那孩子在補習班有戴起口罩。這個戴起口罩是不是完全保護?我不敢講,但起碼減輕我們的擔憂。

所以,當疫調出來的時候,該居家隔離的、自主健康管理的,新北市都是全力的配合來辦理。這個部分因為我們把口罩戴起來了,也減少了萬一沒有戴口罩所產生的一些影響。

我們也很清楚,在元月11號,在疫情還沒有大爆發之前,很多台商就回來投票,過年前在還沒有境外堵住之前,就有很多台商回來,這種無症狀的確診,到底在我們台灣還有多少,其實我們沒有辦法掌握到。

尤其第24例的確診個案,到29天在醫院裡面才篩檢出來,包括我們第27例的確診也是一樣在醫院才篩檢出來。所以在整個一個時間才能篩檢出來或是無症狀確診,在家庭的群聚現象裡面不斷的演變、不斷的發生,這個部份我們叫做是「彈性的應變作為處理」,因為民眾真的滿恐慌的,尤其在地方,我相信院長非常地用心,也能夠掌握狀況,也必然能夠了解民眾恐慌的心情

再加上日、韓兩國確診的個案,以及全世界確診的個案一直往上攀升,在這樣一個恐慌底下,如何安定民心,做好更到位,我要在這裡給院長特別報告。因為像這一段時間下來都是要地方去執行的,比如說居家檢疫這一項,新北市曾經最高5000個,一天5000個誰來做?一定是地方做,怎麼樣居家檢疫關懷他?

我跟部長也報告,部長很重視,不然我們來做一個居家檢疫關懷的示範動作,我說這個讚,我們來做。我也說了中央做不來的,我來負責做,沒關係,這些都沒有關係,因為大家要同心同力。但是一個居家檢疫,也不是一個陳部長他能夠完全做起來的,像我地方要動的民政體系、警政體系,還有志工體系,都要全部動起來。像開學我跟院長作一個報告,就一個開學,光演練我都最少演練兩次,第一次我覺得是不及格。

演練是誰負責?演練不是衛生局,那不是他們的專業,是消防局,消防局演練專家嘛;所以消防局作演練指導班,衛生局作專業提供,但是參加的還有警察局、衛生局,幾乎所有各局處要全部動起來。警察局做什麼?那一天開學交通的管制;消防局做什麼?腳本演練;環保局做什麼?怎麼樣叫他們消毒清潔;

衛生局怎麼樣落實這個衛教怎麼作好。所以一個開學,其實各局處都要總動員,不是一個單位,所以自外面的交通、包括志工怎麼站、家長怎麼配合,包括我們所有的校長、老師幾點要到場、要怎麼處理,我們都要全力的往上配合。所以我謝謝潘文忠部長,那天也去板中去看、去巡視,我相信潘部長對我們的做法應該很肯定,包括我們中午吃飯要怎麼打餐,這都要有很標準的一個動作,所以我拍了很多的錄影帶,也作了很多的落實,那這個都是要跨局處的。

甚至很多大型活動的決定,是不是一視同仁的標準?這有時候很難做,像鎮瀾宮大甲媽祖,這種的我就反對,我感覺那個人擠人又要共食又要共宿,這個東西真正會有很高度的、高風險的感染,這我就真的反對。但是,像昨天我們萬金石馬拉松到底要不要辦?我要想,這個都是一個國際級的競賽,國際級的競賽我就說一句話,要評估,為什麼要評估?國際級的競賽不像國內型的競賽,這涉及到國際田徑總會請示跟說明,所以這個東西我就說要評估技術上能不能辦,後來評估到晚上,絕對不能辦,我就把它取消掉。

因為技術上沒有辦法完備,然後我要請示國際田徑總會,因為我們好不容易也是在這萬金石馬拉松,也是在院長做縣長的時候開始創立的,到我現在辦了第10幾屆,不曾停過,我們要給人家停這個東西,我們當時還要跟人家請示,人家是國際性的,除非我們已經拿到金標籤,全台灣唯一得到金標籤,要停我們要很慎重。

所以後來我們考慮技術上不可行,為了健康我們把它停起來,包括宮廟,我雖然反對說鎮瀾宮這麼大型的,可是有一些中小型的,人沒有那麼擠,我們是不是可以給他辦?這都是地方可以做的,但是有些事情是要跟中央有共同的溝通跟協調的看法。

所以很多的事情我就要拜託,在這裡給所有各部會首長拜託,我一定很多事情會聯繫,尤其我最近因為無症狀確診案例出現,我就視同社區感染,要拚在前頭;我也知道院長,我跟你做事情這麼多年,你也知道我的個性,你說半年做不好治安就要下台,我跟你做的建議,你找我去說了兩小時,我說的建議你每項都有聽進去,你聽別人的話聽的進去,你說你就來做;

我相信陳時中部長跟你說的,你都有聽進去,所以你交代大家都這樣做,我相信你做事的態度就是這樣;所以治安從95年到現在都大幅下降,也是要謝謝院長,院長做了非常明確的裁示,治安會報發部會平台會議,把事情做好。

所以每次都要求的很嚴謹,我們才能做的好,今天同樣的很多事情,包括我要求我的急救責任醫院,都要視同社區感染做準備;視同社區感染很多的病床要清空、分隔篩檢要做好、防疫事前的宣導、事中要怎麼處理、事後社區要怎麼復原,這一定有一個步驟。

所以那天我打電話跟部長說,我來演練沒關係,因為新北市的災害防救演練,連續八年都是全國第一名,大家都來觀摩,我說我們先來做前面,部長跟我說居家關懷檢疫是不是做一下,我說好我們做給你看,我們就先做。我也跟部長說現在社區感染還沒發生,是不是要先做準備,因為太多無症狀的確診,你不知道在哪裡,所以我跟部長說,我們有一些感染科專家也是疫情指揮中心的人,我們大家來協同,我來做沒關係,到時部長再來給我們指導。

這個狀況我也是要跟院長說,如果你有空,演練也可以來給我們指導,地方的演練,如果在視同社區感染的期間可以做得好,可以讓大家來觀摩,這也是我們防疫作戰部署在前面的一件好事情。所以我這裡很誠懇的邀請部長、邀請院長都來參觀,如果我時間排好,會請示院長的時間,如果院長同意。

最重要我今天要藉這個機會跟院長報告跟請示,因為我知道院長跟副院長常常開會、關心這件事,包括總統去鶯歌看口罩工廠,我都很感動。但是我有一個想法,因為這是跨部會的事情,陳時中部長雖然是疫情指揮中心的指揮官,他也做的很實、很到位,這我必須要說。但涉及到跨部會的時候,我們要想到一件事,此刻疫情嚴峻的時期,我們算是防堵的很好,堵不了就減災,那我們堵到什麼程度?

如我剛剛所說,到底多少人在這狀況下,我們還不知道,寧可多堵,韓國的要回來,疫情堵不好我們來減災,像我現在看到的,我們就趕快做減災,這兩個步驟中間需要跨部會協調,不是單一個部長。 今天潘部長去看板橋高中,也不是潘部長一個教育部的事,而是每個人的事,我相信院長你也了解,這也是你的責任,我說的都很實在。今天新北若有狀況,也是我的責任,我可以推給誰嗎?我也不能往外推。

但是中央跟地方要有一個共同認識這是全台灣的事,我們要共同去面對這件事,我今天很誠心的建議跟請託,面對地方上若有大家看法不一致的,是要把層級提高,由院層級的指揮官來做決定,或是協調各部會做一個同樣的方向,要求下去一致性。

尤其院長你做事很有魄力,你的要求眾人都會執行而且速度很快,否則我也不願意用個案去向誰說好或不好,這不是互相批評的時機,但有時候各部會各自作業,有延遲或空窗,誰能負責?此刻兵貴神速,一刻都不能馬虎,院長我向您建議,層級我已經有建議時中部長說過了,建議提高到一級層級,我今日所謂提高到一級層級的建議重點是兵貴神速,各部會協調速度才會快;

地方有院級指揮官,看要如何執行趕快做到好,我的用意不過如此。不是誰來做一定最好,但是一個強有力的執行者可以將跨部會整合好,做陳時中指揮官的後盾,這就是台灣的福氣。今天是我已經開了16、17次會議,開到已經忘記第幾次了,總之我一早就開會,晨會不算,大型的會議開了16、17次,如同院長說的,重點是我們的效率在哪裡。

院長抱歉,我從過年後到現在因為太忙碌都沒來,今天來就是表達感謝還有建議,從頭到尾面對疫情我都是感謝和建議,這期間我會隨著中央調整步伐、全力以赴。謝謝院長讓我說這麼多,我目前已經視同社區感染在備戰、全力以赴,像我昨天又成立600個防疫志工,還有17家急救責任醫院我都會做好,我非常擔心院內感染,我想每個院長也都很憂慮、很緊張,有些配備不及的我都會跟陳部長報備。

點這裡,留個言吧! FB Weibo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直擊/北市酒店女確診!衛生局衝現場疫調 驚見30便服妹陪50酒客狂歡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