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景欽/虛歲65買敬老票被訴詐欺?濫行起訴誰監督

▲司法,法槌,法典,正義,判決。(圖/視覺中國CFP)

▲未滿65歲卻買敬老票被訴詐欺?即便行為人故意貪小便宜,但差額也不值得起訴,檢察官應以微罪不舉的緩起訴處分。(圖/視覺中國CFP)

新聞報導,2019年11月有位差兩個月才到65歲的婦人,因買敬老票搭火車被列車長查知並因此報警,之後被檢察官以詐欺罪起訴。此案雖經新竹地院以無詐欺故意,亦無施用詐術為由,判處無罪。但此案過程卻讓人反思:區區83元的票價差額,何苦動用珍貴的司法資源,其中到底出了什麼問題?

對於詐欺罪,除主觀上須有意圖為自己或他人不法所有的意圖外,還得在客觀上施用詐術且因此使人陷入錯誤,致交付其財物,使能該當。而詐欺罪的要件之所以如此嚴格,有很大的原因是在避免將單純的民事不法入罪化,畢竟刑法是所有法律規範的最後手段

以未滿65歲卻買敬老票來說,客觀上,確實有施以詐術之嫌,但必須注意的是,如此的手段有無使人陷入錯誤之可能,卻有很大的疑問。尤其在主觀上,如果是對65歲的界定產生錯誤的認知,就不可能是故意,頂多為過失;在詐欺罪不處罰過失的情況下,此類行為根本不具有刑事不法性。

但如何判斷行為人是否有此誤認?這當然還是得從客觀事實來判斷,若買票者距離65歲僅數月,且按照如此年齡層者普遍仍習慣以虛歲來計算年齡,已能證明行為人所言不假,檢察官自應以不起訴處分為終結。就算認為行為人是故意要貪小便宜,區區83元的差額也不值得起訴,檢察官應以微罪不舉的緩起訴處分,儘早讓被告脫離刑事司法程序,讓此事件回歸民事法解決。

就上述事件來說,列車長對未滿65歲卻買敬老票的婦人,不讓其補差額,卻以詐欺現行犯報警處理,實就得檢討,如此明顯屬於民法的問題,為何還要求以詐欺罪舉報,到底是台鐵的內部規則出現問題?抑或僅是列車長個人行為?再來,警察對於此類屬於民事不法行為,卻仍以刑事案件處理與移送,除了凸顯執法者的法治教育必須加強外,恐還來自於警察並無處分權有關。

依據《刑事訴訟法》第92條第2項,對於現行犯,法條規定是應移送檢察官,就算是屬於一年以下有期徒刑的輕罪,還是得得到檢察官同意,才不予以移送。換言之,對於現行犯,警察並無權為釋放,未來是否讓警察有某種程度的微罪處分權,或可為立法論的考量。

當然,最該質疑者還是檢察官對於犯罪成立要件的該當與否,似乎產生了很大的問題。面對如此的濫權起訴,或可藉由檢察長發揮檢察一體的功能來防止,只是目前檢察長對於檢察官起訴案件,雖有核閱之權,似可因此對不當、甚至不法的起訴來糾正。但問題是,目前的核閱恐都是由襄閱主任檢察官來檢查錯字與否,早已流於形式,若檢察長針對案件有所意見,反可能招來干涉辦案的質疑。而如果此途徑不通,則起訴後,依據《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2項,仍可由法官來為起訴審查,以駁回不當的起訴;惟此規定從2003年增訂至今,院方對於檢方似乎多所禮遇,致使此條文早已是宣示重於實質。

也因此,即便是明顯濫訴,似乎很難在刑事司法的初階段就被攔阻,只能待實質審判而為無罪判決來防堵。但又有問題的是,目前《刑事訴訟法》對於無罪判決,檢察官仍可上訴,這實嚴重違反雙重訴追之禁止,也讓被告繼續糾纏於訴訟中。更慘的是,即便最終無罪確定,但若被告未曾被羈押,也無請求刑事補償之可能。依據《國家賠償法》規定,司法人員必須在此案件的職務上犯罪,且經判決確定,當事人才可請求國家賠償。但問題是,檢察官濫訴,連被以濫權追訴罪起訴的可能性都無,更遑論有被判罪確定之可能,國賠請求有如天邊的雲彩。凡此種種凸顯出,目前對於檢察官的濫權起訴,或設有諸多監督機制,卻幾乎無以發揮任何功能。

好文推薦

吳景欽/借鏡日本《宇宙活動法》 爭一席未來太空權

吳景欽/發展太空科技前先立法 以日本《宇宙基本法》為例

吳景欽/老大哥們都在看著你

●吳景欽,真理大學法律系所副教授兼刑事法研究中心主任、法稅改革聯盟發起人及超徵還財於民公投提案領銜人。以上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分享給朋友: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女老師只穿內褲」房東3人狂盯 2年偷看破萬次!私生活全曝光

法律熱門新聞

聯明掏空案定讞 吳宗憲脫身

林慈偉/縱火即殺人?湯景華案疑點

劉時宇/沒上學為何還要收錢

混摻棉籽油 富味鄉二審判賠1550萬

柯怡如/告訴權的行使

雷皓明/不小心匯錯帳號有救嗎

狼警性侵當事人 二審判4年半

5男關一起 牢房竟變炮房

告訴6月期限 法界:過了就GG

陳雅譽/陽台加裝窗戶算違建嗎

王齡梓/偷拍攝狼有刑責

給說法/借車出事,車主要賠嗎

買手指虎當戒指 當心牢獄之災!

賴瑩真/散播性愛照、謠言,犯法嗎

相關新聞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